影像凝視,結構深淵《神話學II:人造地獄》
四月
26
2022
神話學II:人造地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提供/攝影陳藝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25次瀏覽
黃馨儀(駐站評論人)

繼2019年《餐桌上的神話學》,藉由與亞洲五國表演者共同工作,導演Baboo與助理導演溫思妮,重新翻轉西方史詩文本《奧德賽》的詮釋視角,以物件探索「亞洲」這一過大集合名詞下的認知狀態;2022年「神話學」的第二部曲,莎妹則挪用但丁神曲,創造《神話學II:人造地獄》(以下僅稱《人造地獄》),藉由影像拼貼,揭露跨國移工處境,並在差異之外,看見嚮往西方的亞際(Inter-Asia)內部矛盾。

前往天堂的美德養成記

首部曲的《奧德賽》很快就被拿來蓋泡麵,《神曲》在此也是概念的直接擷取:地獄成為了移工的母國,與之對比,天堂則為「西方世界」。為了到一個更好的地方、開展更好的生活,移動成為必須。要能前往天堂,達成跨國移動,亦得由七宗罪轉換來的七項美德協助爬升。「七美德」由不同故事串成,並構成場景章節:藉由「謙卑」學習保持界線,不妄想一步登天;藉由「良善」雇主也練習對移工好一點。亦需要「慷慨」,向仍在地獄中的親友分放禮品,帶來一些天堂的恩澤;並保有「貞節」,穿著保守不誘惑,但要注意不管穿多穿少被侵害死傷都還是有可能。當然作為一個好的勞動力更需要「節制」、「勤奮」與「忍耐」。

神話學II:人造地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提供/攝影陳藝堂)

演出中,觀眾坐在實驗劇場中央,被八個投影幕環繞,觀看印尼、印度、台灣、泰國、柬普寨與菲律賓六名表演者的天堂爬升美德養成記。其中又有著真實的案例:竊取藍鑽石的泰國移工,在科威特殺害後被藏匿於冰箱的菲律賓女傭,最後則是手無寸鐵的越南無證移工阮國非,遭員警九槍殺害的案件。【1】——當一個個場景推進,故事也終於落在「台灣」,伴隨敘事的聲聲槍響,不知是否有射中觀看者的心?六個國家中,菲律賓與印尼更是台灣主要的移工引進國,從事漁業、家庭看護與工廠工作,支撐了沒人要做的危險、骯髒、辛苦的勞動缺口,其中家庭看護工甚至不受勞基法保護。【2】

凝視影像的環形監獄

因為疫情限制讓跨國表演者只能以視訊連線方式進行演出,但《人造地獄》巧妙地以影像作為媒介,加強展示觀看與被觀看,挪移著「我們」與「他們」的距離。如演出起始,移工們的啟程畫面為當地景觀,或移動的風景。在較遙遠的敘事與海洋、鄉村、市集畫面後,回到唯一有著真人演出的現場:陳武康與跑步機,先以仲介角色連線,將原本旁觀的我們轉為「購買者」。遠方突然被拉進,這是個現代人肉市場。觀眾置身勞務交換的現場後卻又被拉開距離,補償現實的勞動力買賣被置換成出國行程,協助逃離現實。由此也顯示不同移動的階級意涵,同時讓另一個互動環節「你去過哪些國家」、「如果投胎你想在哪個國家」成為一個強力撞擊。

國演出者經由zoom軟體演出,然畫面是經由後台分配,以不同形式投影到現場的螢幕上,加上部分預錄影像,也讓「何時為現場?」成為一個關鍵。這樣的提問亦給予觀眾看國際新聞時的真假判斷感,只是真假辨別的利基為何?會相信哪個觀點多一些?細緻的心理覺察也成為我觀看的樂趣之一。《人造地獄》中表演者多不扮演,而是以敘事者的方式對著觀眾說話,時而可能是自己的故事、時而是轉述的故事。敘述者會在不同的螢幕上出現,其他螢幕則或有設計影像輔佐,也可能什麼都沒有,於是觀者需要主動挪動去選擇要看見什麼。不斷發生的變動觀看,也挑戰著閱聽人的接收意願——你想要知道多少?而看見就真能理解嗎?

神話學II:人造地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提供/攝影陳藝堂)

只是,對比於各個螢幕中無法靠近彼此的表演者,觀眾是有選擇的。因此,我們倒像是環形監獄中的獄卒,給予螢幕內的他者永恆與規訓的凝視,如同我們對於所有外來者的要求:要有貢獻的成為我們的一份子。【3】這也是飾演仲介的陳武康的位置。

天堂的視角,人造的地獄

演出開始時,跑步機便已啟動,應著生產要求,資本主義的齒輪從未停止過,並以此碾壓過螢幕中的每一個人。對比於移工所要習得的「七美德」,在中間映照而出的卻是資產階級的縱慾、暴食、貪婪、施暴與詐欺。對他人的規訓,是為了要滿足自身的慾望,這也是勞務代償的意義:因為我不想勞動(但還是需要跑步)。現場陳武康的汗水是真實的,每次中間的場燈亮起,運動的汗水便轉移了螢幕的淚水與血水,畢竟這才是多數現場觀眾置身的位置。

演出最後,疫情給予一切中斷的可能。現實中也確實因為疫情造成的國際缺工,使在台灣的移工有更多與雇主談判的籌碼。只是這樣的中斷真能帶來改變的契機嗎?螢幕上的眾人有著自己的生活,卻也因為「景框」限制著資訊的傳達,也是因這個限制,被凝視的對象難有選擇。【4】

神話學II:人造地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提供/攝影陳藝堂)

最後的故事由印度表演者Sharanya Ramprakash講述:疫情期間因為交通中斷,騎700公里腳踏車帶著老父回鄉的小女孩,成為印度疫情的精神指標。感動的眾人說著要捐錢給她成為競技單車選手,她也不斷訓練著,卻至今仍未獲得任何贊助或資助。

就此可見,資本主義與全球化仍未停止,僅是歇息而已,只要天堂與地獄的定義不被改變。即使天堂中沒有「地獄」隨手可得的家鄉味,但為了更好的世俗生活,移動仍會發生。這也是此作可貴之處:這不僅是移工的個人敘事,更是整個結構的地獄敘事。【5】我們,也是完成這敘事的一份子。 

注釋:

1、可參考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新聞〈我兒子只想買頭水牛回家 —亡故移工阮國非父親專訪〉,網址: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68311

2、泰國勞動力曾為台灣營建業主力,在2006抗議高捷與泰國經濟提升後,泰國勞動力不以來台工作為主要選擇。

3、此處呼應評論人張懿文〈入地獄去找思考的進路——《神話學II:人造地獄》〉觀點:「而每個在環形劇場中的人,再怎麼移動,都無法離開螢幕視點的凝視,有如法國哲學家傅科在《規訓與懲罰》中提出的著名環形監獄(Panopticon)隱喻——誰也無法逃跑、沒有人能離開這個系統和其運作的邏輯。」只是,回到18世紀邊沁設計環形監獄的概念,我們更像是全知的監視塔角色。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73439

4、演後看到泰國藝術家Peerapol Kijreunpiromsuk分享實際演出的狀況:「我們線上表演者像盲人和聾人一樣高度敏感,因為演出中暨看不到也聽不太到,劇院傳來的聲音很吵,卻對我們沒什麼幫助,只能聽到一些節拍聲,我沒有辦法知道現在我的聲音聽起來有多大聲、我聽不到真實音樂的level、看不到觀眾、甚至也看不到在現場的演員,我們只能放手和相信。」不禁也聯想到移工來台資訊缺乏的處境,以及傅柯在《規訓與懲罰》形容環形監獄的空間是「……小劇場,每個演員都是孤獨的,全然地個別化,也永遠可見。」(Foucault, 1979, p.200)

5、《神話學II:人造地獄》同步有一gather town「線上樂園」作品。參與者會在維吉爾帶領下,一步步爬升過七層地獄,掌握正確的美德之門,到達天堂——美國。在每一關如果選錯門就會留在地獄,並且閱讀到劇中的角色文本。不過,到了結局天堂也是動彈不得。天堂之路入口: https://reurl.cc/A7ngMY(開放到5/15)

《神話學II:人造地獄》

演出|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時間|2022/04/16 14:30
地點|兩廳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陳武康在機器前後調整速度,時而輕鬆慢跑、時而快速奔馳,他揮汗如雨、大口飲水,而不斷運轉的機器,與在機器紐帶上隨波逐流的奔跑者,帶出了無法停止的資本主義運轉系統的勞動邏輯⋯⋯(張懿文)
四月
2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