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傳統客家女性的新風貌《藍衫之下》
十一月
15
2018
藍衫之下(陳家聲工作室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52次瀏覽
賴婉玲(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研究生)

2018/10/19 19:30

陳家聲工作室在中壢五號倉庫藝文基地演出《藍衫之下》,以視覺藝術家歐陽文慧的同名創作影像作品為核心文本。讓《藍衫之下》的表演藝術以及視覺藝術,同時在中壢五號倉庫藝文基地發生。

首演的這天有點冷,還下著微雨。但還是有很多老人家前來看戲,客家阿婆穿著陳舊厚重的濁色大衣,脖子卻繫上鮮豔繽紛的絲巾,前台人員清一色穿著藏青襯衫,頗能呼應劇名「藍衫之下」,並用一口道地純正的客家話問候著、殷勤地攙扶著老人家,一時之間絡繹不絕,演出還沒開始呢,就感受到濃濃地客家在地風味。

四個女演員,在舞台跑道上,跑出生為客家女人的千姿百態,不管是別人希望成為的,或是自覺認為而長成的。

《藍衫之下》使用的舞台是黑盒子劇場,讓觀眾坐著旋轉椅在中間,被四面舞台與攝影展的視覺藝術作品團團包圍,感覺不太像在觀看演出,比較像是一群人正在共同經歷什麼。故事的一開始便以「人生大富翁」展開,像是一場大型競賽,吹哨子的人問道:「今年誰要安太歲,誰要點光明燈?」參賽者氣喘吁吁地回答:「公公和弟弟要安太歲,全家都要點光明燈。」看似非常日常的對談,變成台詞並且在女演員奔跑的過程中吼出來之後,我們才知道,她們並不是在自己的競技場,甚至不是為了自己而跑。在那一刻,我想任誰都會想起自己家裡、每每被這些瑣事追著跑的那個人,泛黃的記憶也鮮明了起來。那個人也許是阿嬤,也許是媽媽,也許是未來的自己。

四個平台,四條跑道,一會兒是房間、一會兒是公車,一會兒是過年大拜拜婆媳戰爭的廚房、一會兒又成了討價還價的市場,但不論切換成什麼場域,始終不變的是,那全是客家女人努力生活、追求認同、找尋自我定位的場域。

世人對於客家女人的定義,不外乎是勤儉持家、刻苦耐勞,但究竟是誰讓「客家女人」這個角色始終苦情不已呢?《藍衫之下》的演員走位設計,正如一次次的交替輪迴,客家女兒長成客家媽媽,客家媽媽終於熬成客家婆婆。然而不管是婆媳之間、妯娌之間、母女之間,周旋在這裡的客家女人們不苦情,儘管生活瑣碎、旁人始終喋喋不休,紛擾永不停歇,也許也感到疲倦,卻不輕易妥協。

藍衫,其實最開始是客家人的工作服,好穿好活動,但它又設計方便哺乳,讓客家女人在農忙之餘,也能夠好好的生兒育女,事業家庭兼顧,兩不相誤。

但是褪去藍衫的現代客家女性,又是怎麼樣的樣貌呢?客家媽媽把女兒當兒子養。殺雞的動作宛如花大錢補習拉小提琴般陶醉,從小到大「媽媽的凝視」更堪比在公車上遇見癡漢的窺視。在廚房、在生活、在照顧家人方方面面都要精明幹練,可是,女孩子還是不能比男孩子強,學歷不能太高,科系和工作都不能太前衛時尚,因為,客家女兒要嫁人,總有一天要變成客家媽媽。藍衫方便哺乳的設計,就像是一道無形的枷鎖,好穿好活動,卻緊箍著提醒客家女人除了要幹練,還要生兒育女,要為了家庭奔跑。

手法誇張荒謬,但絕對真實,笑中有淚。

十九個訪談故事,三個編劇,四個演員,由桃園在地人來詮釋這個故事相當有說服力,再加上演員的親身經驗融入劇本,張力十足。我想,在藍衫之下的不再只是傳統的客家女人,而是立足傳統、卻也勇敢尋找自我定位並迎向未來的,客家女人。

《藍衫之下》

演出|陳家聲工作室
時間|
地點|中壢五號倉庫藝文基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到舞台宛若大富翁框格的照片,是客家女人在屬於自己卻又不屬於自己、獨自一人卻又非獨自一人的房間。認同與壓迫,團結與自我,殘酷與美好,在她們身上向來不是二選一,而是矛盾的疊合。台上的客家女人終究沒有要摧毀什麼,最後還是念著客家年節的味道,或許只希望在文化認同的自豪之後,可以意識到那些「莫講就好了」的犧牲與傷害。(白斐嵐)
十月
19
2020
儘管全劇並無單一明顯的故事,但透過角色互動、演員面向觀眾的獨白,以及安排特定演員扮演節目主持人進行問答等方式,全劇豐富了客家女性遭遇之肌理,非常精彩,喜劇效果也營造得很成功。(張又升)
十月
19
2020
流傳於傳統民間家喻戶曉的禮教,長久以來透過教育體制與流行文化的推波助瀾,成為克盡婦女形象的典範。藍衫之下的身體上其實混雜著男女兩性的文化特質--陰柔特質與陽剛特質。(楊秋玲)
十一月
06
2018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