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片的烏托邦《台灣有個好萊塢》
7月
17
2019
台灣有個好萊塢(瘋戲樂工作室提供/攝影秦大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28次瀏覽
陳佩瑜(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碩士班研究生)

雖說是由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改編的音樂劇,但除了角色基本設定外,故事幾乎全部改寫;主線也從以愛情為主軸,轉變成以劇中編劇陳正華為首的圓夢勵志大戲,愛情成了調味料。因而,同樣以「向台語片致敬」為主旨,音樂劇倒是切題的多。

35釐米台語片從1956年《薛平貴與王寶釧》起首,至1981年《陳三五娘》為止,看似有二十五年風華,實際上自1970年代起,出片量已徒降。因此可以說不只是年輕觀眾,甚至中年觀眾都對這段稍縱即逝的歷史,感到無比陌生。開場不久,本劇即利用台語片的哭倒枕頭俗套及置入性行銷通乳丸,引發觀眾興致,帶領大家進入台語商業片時代。之後兩條戲劇衝突線分別是名門閨秀郝秋月為演電影而鬧家庭革命,和劇組因資金不足而讓黑道大姐介入引發的一團混亂。基本上到上半場結束前,都是輕鬆搞笑的調性;唯有中場前最後一段戲,結束得令人愕然與莫名──開拍前一晚,正華和秋月愛苗已漸生,正華還深情暗示說:「你的初吻就用我的筆來守護。」隔天秋月竟看不出正華在片場對吻戲的一再阻撓是為了愛?最後居然叛逆的發狂般吻遍眾人,逼得正華憤而撕毀國旗而鋃鐺入獄?

中場後,故事的調性幾乎轉成了魔幻寫實。出獄後的正華不顧台語片已然沒落的現實,四處找尋當年已分崩離析的劇組人員,要重新創作出一個完美劇本,讓世人知道台語片的美好。像日本著名漫畫《二十世紀少年》,把幼時伙伴一一找回,共同拯救世界般;原本已過著新生活、委婉拒絕的幕前幕後隊友們,突然又受其感召,全部歸位,齊心協力的拍出了奇情諜報片《天字第零號》,並在隔年的金馬獎橫掃各大獎項,重振台語片榮光。如此天方夜譚的故事,永遠不會發生在現實中;專為「獎勵優良國語影片」而設的金馬獎,從來就沒有台語片的空間。但劇場本就是個做夢的地方,本劇主旋律「夢想是甘中帶苦,生活是苦中帶甘」,已點出追夢主題。何況,音樂劇(Musical)起源其實是音樂喜劇(Musical comedy)的簡稱,特色原本即為鬧劇的場面、機智的台詞、與音樂性大過情節性,硬要用嚴肅的歷史劇標準看待此劇,既不需要,也是緣木求魚。

當「金馬奔騰」的音樂響起,劇場搖身一變而成頒獎會場。觀眾都知道這一切是夢幻泡影,感動與歡呼卻是如此真實的流洩而出。在這兩個多小時內,觀眾們對台語片從陌生到基本瞭解了它的興衰起落而產生感情,看著一群小人物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總希望他們能得到回報;連「場記」都能迎來金馬加身的一刻,相信台下不少幕後工作人員為之動容。此時此刻,台上台下觀演合一的將台語片推崇至極,不就已達成「向台語片致敬」的目標。

「追求夢想」對台灣的文創人而言,一直都是奢侈品,一言難盡的外在因素,始終考驗著創作者對作品的堅持能到什麼程度,如劇中提及最常見的資金問題,如台語片面臨的國語政策。本劇可能沒有嚴厲的政治批判、沒有深刻分析台語片自身的困境、沒有解決任何一個文創的難題,因為它根本上是一齣不切實際的浪漫劇。舞台上碩大的月亮背景,不只是象徵女主角秋月,更代表著月娘無時無刻不在照看著這群熱愛著藝術的傻子、這群被現實團團包圍卻咬牙堅持的夢想家們。如同毛姆《月亮與六便士》小說隱喻的大哉問:究竟是要仰望代表夢想的月亮,還是屈服現實,低頭撿起地上的六便士硬幣?這才是這則當代寓言希望每個藝術工作者深思的課題。

《台灣有個好萊塢》

演出|瘋戲樂工作室
時間|2019/06/16 14:30
地點|台北城市舞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台灣有個好萊塢」這部戲劇沒有特別豪華的場景,也沒有特別誇張的音效,它全程都用最貼近台灣六〇年代場景的裝飾與服裝設計,以樸素卻精采的劇情吸引了觀眾的目光,貼近生活的合理劇情,也讓觀眾跟著演員的情緒一起起伏,帶給了觀眾難忘的回憶。
1月
06
2023
本劇的電影主題和歷史場景的建構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虛構遂有了取代現實的意圖,但同時又將虛構建立在對於現實的否定和改寫之上。《台灣有個好萊塢》之所以能夠帶動觀眾的情感正是因為它的劇情有多麼遠離現實,角色們越用力想要證明台語電影存在的意義,越是從否定性的意義證明台語電影在歷史主流論述中的邊緣性。(林映先)
8月
28
2020
《台灣有個好萊塢》透過現場拍攝一鏡到底的還原,配上契合六○年代實際境況的道具佈景,用倒退電影歷史足跡的方式論證出了早期台語電影的靈光。直到最後虛擬出的金馬頒獎現場讓觀眾完全地沈浸在平行時空的榮光喜悅中,《台灣有個好萊塢》無疑是用最創新的橋段、最貼近人心的手法來歌頌並傳遞台語電影黃金時代的美好,用最浪漫而不切實際的劇本來達到最陳舊的美學現場性主張。(顏采騰)
8月
17
2020
所以,當最後藉由虛構的頒獎典禮與演後謝幕一一介紹難以被看見的幕後共作者,展現表演藝術團隊的共同集結與臨場性,人與人的凝結度增高,也豐厚了夢的密度。其實,在這「(造)夢的產業」裡,為的只是那一個跨步,好好完成一個故事與一個遇見,避居現實創造真實的場。(黃馨儀)
1月
30
2020
事實上,就搬演歷史題材而言,音樂劇可能比起其他戲劇形式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如果忠於歷史仍然是創作考量,那麼除了文本,如何在音樂、舞蹈層面體現出時代感,是編劇、作曲、編舞以及導演所共同面臨的問題。比起創作,其核心可能更接近翻譯,或者駕駛一艘將已逝時間領回當下的渡船。(張敦智)
7月
04
2019
劇中各角色有冤,有怨,無論是女兒無情誤解了父親,妻子無意外遇造成了悲劇,女學生無心害死了老師,如果這些冤結要解決,就必須被打開,才會有可能痊癒。做為女兒的陳怡靜活在惡夢中,反覆輪迴,直到遇見黃巧雲。⋯⋯德國學者韋伯(Max Weber, 1864-1920)談到宗教團體,其領袖經常有克里斯瑪特質(charisma),這來自基督教傳統,象徵得到上帝的幫助,造就跟一般人不同。
11月
30
2023
《神諭之時》編導在這趟從百年後的未來,回返當下的旅程中,以神秘學符碼,交織穿插在連結歷史現實的物件(寶特瓶與幻燈片)與事件(月光社區反迫遷與WDI獨立運動)的脈絡中,建構一則我們並不陌生的末世寓言——先進科技的發展,無法阻止生存環境的崩壞、人類社會的沈淪(確確實實地沉入地下),而這一切都肇因於反覆發生的災異。
11月
29
2023
俗套,乍聽負面,卻是編劇的絕佳手筆。編劇鄭國偉來自香港,《好日子》也為香港話劇團而寫;但場景轉換後仍有效符合臺灣,並與觀眾達到共鳴——這其實就是俗套的功能。
11月
29
2023
從舞台意象來說,導演將「盈虧」的概念發揮的淋漓盡致,整合了繽紛的燈光與壓低視覺的燈桿、肢體,提煉了潛藏在亂世中的焦慮和紊亂⋯⋯
11月
29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