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城裡的親密關係《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12月
11
2019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松菸Lab創意實驗室提供/攝影李晉捷)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44次瀏覽

陳盈帆(特約評論人)


「記憶不是過去構成的意識,而是通過當下的蘊涵重新打開時間的努力。」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這樣寫,而胡鑑在《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用觸覺這樣輕喚觀眾的身體記憶。

這支舞不是亞麻,不是尼龍,不是嫘縈,不是羊毛,是棉布。燕麥白的柔軟棉布Henley shirt懸垂在舞者肩提起的手臂上。糖杏仁棕的柔軟棉布A-line skirt pants懸垂在舞者後提的腿肚上。棉布吸濕,穿起來涼爽,單穿一件上衣和一件褲或裙的男女舞者,給我不怎麼寒涼的場景印象。兩位舞者的舞台上有一幢小屋,木製的房屋骨架底下除了一朵雲和他們兩個人以外,只有一席散落成堆衣物的長毛地毯。觀眾自由坐在右舞台和下舞台兩面的人工草皮上,與約九米乘六米的演出空間非常貼近。棉布不易產生靜電,耐得起兩位舞者身體接觸的大量摩擦。接觸是本支雙人舞的重要主題,尤其,當兩個人必須「自然地」接吻,便形成了動作發展的限制。有個段落,男舞者林昀正微曲著身,站在地毯內望向地毯外邊的女舞者吳孟庭,林昀正的右手拉住情人的右手,克制地將後仰的吳孟庭往自身靠,臉碰上臉,他們輕輕接吻。貼著雙唇,林昀正維持站姿,彎下腰,吳孟庭雙膝落在地毯上,再轉腰跪坐回身,即使轉了一圈仍持續接吻地慢慢站起。當兩個身體的必要接點在於面向彼此的頭部,他們往往做出對角線的借力或鏡像的動作,給予和諧穩定而非張狂競爭的感受。但當兩個身體分開,在地毯上滾動的動能,一會兒來自男方的逃離,一會兒又來自女方的拽回,卻非爭執而是搶著示愛。當他們擁抱,圈住彼此的雙手成為落地的支點,溫柔地保護著對方。吳孟庭與林昀正的演出自然,雖沒有開口說話,這支舞作的戲劇成分卻不低,正是年輕舞者的挑戰。於是,在舞蹈以及非舞蹈段落之間,仍能看出演繹熟練度與身體自在程度的差距。

對編舞家胡鑑而言「親吻可以代表一段關係的明確性」【1】這項前提排除了接吻與親吻不同部位在人類文明史上的各階段意義,而以對嘴親吻可被推測為情侶關係的彰顯,以這項共識將接吻視為戀愛愛意的表達。同時,由於舞台上從頭到尾都是一女一男,這段戀愛關係的明確性,可延伸為單一伴侶制的「限制性」關係與限制「性關係」。不過,雖然舞者們的生理性別與衣著皆顯示這對情侶為順性異性戀,卻並未將戀愛封閉於慣常的主流結構中,而是以一種老派的戀愛喚起觀眾自身的親密關係經驗與記憶。例如,為彼此打理穿著,套進袖子,拉上褲管,一顆一顆扣起鈕扣,這些靜謐的尋常時刻,便是情侶的相處。舞作中有兩人不時的接觸,也有刻意以雙方各一支手結合訴說手語的段落,當他們指尖碰上指尖,刺麻的感覺特別能喚起觀眾的同理感受。

要為這次在松菸LAB演出的《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營造溫暖、親密的氛圍並不容易。在資源有限的舞台場景中,以服裝建立氛圍或許是很好的聚焦方式。胡鑑所選的服裝都是現成服飾而非訂製,顯然,他認為適合這支舞、適合這兩個人的服裝樣式與質地都是勞動用的。Henley shirt、圓立領衫、吊帶、寬棉褲樣式是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西方勞工階級的簡樸衣物,而大地色系傳遞一股過往的懷舊氛圍。可惜在當代舞蹈中為方便大量的大幅度動作,往往難以使用束腰或工作短靴等配件以完整服裝風格的整體性,以至於女性的服裝少了帽子、腰帶、圍裙或披肩,也不穿花樣長袖連身長裙,使得女性的blouse、Gypsy skirt等衣物所指向的年代感,不如男性的服裝形象明確。最後,貼身的內衣褲不分男女都是現代樣式的,使用的小道具隨身聽錄音帶機和手電筒也都是現代舊型號樣式,使我知道懷舊只是懷舊風格,舞台上的四十五分鐘演出並非穿越時間窺探了過去寂寞城鎮中的不知名愛侶,無論視覺或聽覺元素所指的都是不知道現今還存不存在的感傷觸覺回憶。


註釋

1、《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藝術家訪談,網址: https://vimeo.com/374421630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演出|吳孟庭、林昀正、胡鑑
時間|2019/11/30 20:0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作品《下一日》不單再次提出實存身體與影像身體的主體辯證,而是藉由影像之後的血肉之軀所散發的真實情感,以及繁複的動作軌跡與鏡頭裡的自我進行對話;同時更藉自導自演的手法,揭示日復一日地投入影像裡的自我是一連串自投羅網的主動行為,而非被迫而為之。
7月
17
2024
無論是因為裝置距離遠近驅動了馬達聲響與影像變化,或是從頭到尾隔層繃布觀看如水下夢境的演出,原本極少觀眾的展演所帶出的親密與秘密特質,反顯化成不可親近的幻覺,又因觀眾身體在美術館表演往往有別於制式劇場展演中來得自由,其「不可親近」的感受更加強烈。
7月
17
202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
而今「春鬥2024」的重啟,鄭宗龍、蘇文琪與王宇光的創作某程度上來說,依舊維持了當年與時代同進退的滾動和企圖心。畢竟自疫情以來,表演藝術的進展早已改頭換面不少,從舞蹈影像所誘發的線上劇場與科技互動藝術、女性主義/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意識抬頭、藝術永續的淨零轉型,甚至是實踐研究(Practice-as-Research)的批判性反思,也進而影響了三首作品的選擇與走向
7月
04
2024
當她們面對「台灣唯一以原住民族樂舞與藝術作為基礎專業」的利基時,如何嘗試調和自身的文化慣習與族群刺激,從而通過非原住民的角度去探索、創發原住民族表演藝術的樣態,即是一個頗具張力的辯證課題。事實證明,兩齣舞作《釀 misanga'》和《ina 這樣你還會愛我嗎?》就分別開展兩條實踐路線:「仿效」與「重構」。
6月
27
2024
現實的時空不停在流逝,對比余彥芳緩慢柔軟的鋪敘回憶,陳武康更像帶觀眾走進一場實驗室,在明確的十一個段落中實驗人們可以如何直面死亡、好好的死。也許直面死亡就像余彥芳將回憶凝結在劇場的當下,在一場關於思念的想像過後,如同舞作中寫在水寫布上的家族史,痕跡終將消失,卻也能數次重複提筆。
6月
26
2024
對於三個迥異的死亡,武康選擇一視同仁,不被政治符碼所束縛,盡力關照每一個逝去的生命與其相會的當下,揣度他者曾經擁有的感受。不管可見與不可見,不管多麼無奈,生與死跨越重重的邊界。
6月
26
2024
說到底,余雙慶這個主體仍舊不在現場,所有關於「他」的形容,都是「她」在我們面前所描繪的虛擬劇場;喬車位、推櫥窗、拉鐵門以及起床的身姿,余雙慶就如同一位站立在夕陽餘暉下的英雄一樣,藉由匪夷所思且神乎其技的身體重心,他喬出了我們對於日常物件所無法到達的位置與空間(起床的部分甚至可以跟瑪莎葛蘭姆技巧有所連結),而余彥芳的背影宛如一名當代的京劇伶人,唱念做打無所不通,無所不曉,將遺落的故事納入自身載體轉化,轉化出一見如故的「父」與「女」,互為表裡。
6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