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惡則不憐——戲曲行當的變與辯《地獄變》
4月
08
2019
地獄變(大稻埕戲苑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96次瀏覽
楊禮榕(專案評論人)

創新與拼貼

2019年「大稻埕青年戲曲藝術節」的四齣館內製作都是全新創作。就筆者所觀賞的《聊齋─【幻‧夢】》、《地獄變》、《化作北風》三部作品而言,皆是新編文本首演,以現代劇場導演手法和社會議題入戲,大量使用流行樂、搖滾樂、投影、歌舞、現代舞等。藉由直接置入當代元素的方式,意圖消解傳統戲曲與現代觀眾之間的隔閡,筆者都能感受到創作團隊對於戲曲的熱誠與喜愛。令人惋惜的是,這些美學創新似乎都還處在貿然試驗的階段。不僅當代元素入戲的方式近似大雜燴,各種傳統戲曲的身段、唱腔、曲牌則更加破碎地被任意剪裁使用,彼此之間的美學邏輯既不協調,也缺乏一致性,致使觀眾無法清楚拿捏觀看距離。當表演者在台上辛苦地切換各種表演方式,觀眾也在舞台下略顯得噪動不安。這樣的實驗手法與其說是創新,不如說是拼貼。

跨方法與跨媒材的實驗京崑

《地獄變》則比較明確有美學實驗路徑可尋。主創者都有其明確的表演藝術專長,由崑曲演員、京劇演員、落語表演者、傳統戲曲劇作家共同合作,由京崑兩位演員同時擔任導演。《地獄變》結合了京崑、日本落語等三種表演方法,戲曲與小說兩種文本載體,以小說改編為戲曲的跨媒材創作。在創作團隊有意識的控制下,三種表演方法都有一定的表現空間,以及相互滲透的場景。筆者認為,《地獄變》的戲曲創新實驗有三種路徑,並置、交融和變革。

並置——以演員為核心

京、崑、落語三種表演體系在劇本結構中相互穿插。劇作家依照演員的表演類型為依據,藉由角色的行當化來改編成劇本,設定成老生——呂玉堃、小旦——黃兆欣、落語——戴開成。雖然落語不是戲曲行當之一,但藉由獨立說書人的角色,避免了京崑與落語的差異性問題。由落語開場、擔任說書者、演繹畫師良秀虐待弟子來捕捉地獄中受苦人們的形象,近乎著魔的場景非常亮眼。京崑兩位演員則以小旦和老生的行當,堅守其表演方法,形成三種表演方法的相互辯證關係,非常有趣。對於習慣現代戲劇的筆者而言,能夠一次盡享三種具有文化傳統厚度的表演體系,是相當過癮的經驗。

交融——以戲曲為核心

藉由落語表演者融入傳統戲曲的身段唱念,來保持戲曲作為作品核心。創作團隊所預期的應該是透過演員之間相互學習,打破不同表演藝術的分水嶺,並維持戲曲為核心的整體氛圍。然而,傳統戲曲絕非能夠速成的技藝,尤其是面對無論唱腔或身段都講求精緻、風格纏綿婉轉的崑曲。善於落語的戴開成過於重視咬字,幾乎轉唱為念,其口語表達的清晰與宏亮等優勢,反倒使得唱念對答中的不協調感無所遁形。

變革——從小說到戲曲的行當之變

《地獄變》是從小說到戲曲的改編,保留基本人物和情節,增加了許多少女的場面,重點在於透過將小說人物行當化的方式來改編成戲曲文本。不過,小說與戲曲兩種文本載體在人物塑造上有很大的差異。小說是時間流,以人物前後的行動矛盾與內心流轉來塑造角色,傳達的是人物的真實性;戲曲則是時間切片的空間流,藉由人物的遭遇、對照關係來建立角色形象,以激起觀眾的共感經驗。換句話說,小說的人物是亦善亦惡,而戲曲中描述的是人的善,人物則是非善即惡。

小說《地獄變》中,老君侯地位高、與人為善、備受崇敬,對他的惡則極盡隱諱,甚至是即使做了壞事也不算惡的角度來書寫他。良秀面醜心傲,藉由描寫師徒關係來盡顯其惡,其鍾愛女兒之心為善。少女則溫婉而孝順,僅在一瞬間露出「眼睛大大閃耀著,雙頰紅紅的燃燒著,蓬亂的裙子和裡衣,一反平常的幼稚而平添著妖豔。難道這真是事實上弱不禁風、凡事腼腆的良秀的女兒嗎?」【1】的形象。三者各有其矛盾之處,老君侯善中有惡,良秀惡中有善,少女的良善中隱藏著不明的妖豔。

《地獄變》創造了亦善亦惡的戲曲角色。編劇大致沿用小說的角色設定,先將小說人物行當化,再配合演員特質重新編寫。老君侯成為地位尊高、面白和善的老生,少女是天真美麗的小旦,良秀面醜心傲,演員本身雖然較為粗獷,扮相卻較為接近老書生。老君侯擺脫戲曲中直接聯想的惡人形象,採取小說中亦善亦惡的姿態,行當從宣傳照的花臉改成演出版的老生。其惡行也相當隱晦,僅多次呼喚少女來暗示其邪佞之心。埋幼童來安天下的惡舉,也比較接近是時代之惡,而不是個人之惡。老君侯既無惡人之形,也無惡人之舉,在焚燒少女的場景出現之前,只呈現了一個帶有傲氣的老生形象。小說中幾乎只有側寫的少女,改編中增加許多場景來凸顯少女的性格,包括在父女相處的日常、火災中救彌猴、色誘又嚴詞喝叱等等。

無惡則不憐。《地獄變》大膽的挑戰了戲曲行當的既有形象,創造了「亦惡亦善」的戲曲人物。老君侯從花臉變成了老生,小旦在溫婉之中,加入了勇敢和正氣凜然的形象。然而,打破戲曲人物既定形象的同時,也消減了觀眾對行當的聯想,反而讓三個角色之間的關係變的模糊。為了讓少女的性格更鮮明,增加了一段色誘又嚴詞拒絕的橋斷。但老君侯既然「不惡」,少女也就不怎麼可憐。而且,少女色誘他人的豔麗形象比前半的溫婉形象更為鮮明,少女色誘再嚴詞喝叱的場景變的難以理解。因此,當少女被綑綁牛車、焚燒致死的時候,觀眾仍在猜測老君侯的惡,一時半刻無法明白少女為何遭此境遇,實在難以全然投入地為少女感到淒然或同情。此外,小說中良秀因大火焚燒的地獄之美而忘卻女兒之死的瘋魔情節,在戲曲中並未被琢磨。良秀僅呆立捲縮於一旁,在這關鍵性的場景存在感卻相當低落。良秀雖然虐待徒弟作畫時頗為瘋魔,在老君侯的責難和少女的管教下,大半的時候反倒顯得良善可憐。出乎意外地,老君侯的不惡、良秀的不惡,竟然連帶使得被火焚燒致死的少女不甚可憐。

戲曲的美與程式化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在長久的歷史脈絡下,戲曲表演已經與觀眾建立了一套共享的想像空間與情感經驗,這是戲曲新編中角色塑造上難以突破的既有模式。因此,戲曲行當雖然有其典型問題的限制,卻能輕易地帶出角色關係,激發觀眾對特定角色的共感經驗。人物的複雜性是小說載體的特色,而芥川龍之介的《地獄變》是描寫人物複雜性的代表之作。戲曲《地獄變》將小說人物戲曲化、行當化,融合了京崑落語等跨文化的表演體系,從小說到戲曲的跨界改編,甚至挑戰了行當的既定形象。可惜的是,這樣角色的複雜性,在戲曲《地獄變》中並未達到相稱的效果,反而與行當之間產生了矛盾,削弱了行當之間自有的美感經驗。

註釋

1、芥川龍之介著,葉笛譯。《地獄變》。桂冠出版社:2001。頁23。

《地獄變》

演出|兆欣╳候青藝團
時間|2019/03/17  14: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地獄變》屬於「心理劇」,全劇著重於唐代畫聖吳道子由「識才」、「愛才」,到「妒才」、「害才」,最後沉痛自責的「心理裂變」。這種獨特的心路歷程,演員內心如果缺乏細膩的揣摩技巧,只依靠外部的程式表演,人物表現則必定蒼白無力;但從戲曲表演的角度出發,要在舞臺上呈現演員的「內心戲」是一大挑戰。(楊閩威)
5月
07
2019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