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的主場——《仲夏夜汁夢》
四月
11
2022
仲夏夜汁夢(台南人劇團提供/攝影山大王)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27次瀏覽
陳盈帆(駐站評論人 )

歡迎來到The Wood

改編為音樂劇版本的《仲夏夜汁夢》(以下簡稱《仲》)使用了標誌性的符號,將原著中的雅典及附近森林,清楚指向臺灣都會中心一處的同志夜店The Wood。The Wood有紫色螢光標語、有打著背光的酒牆、有live band與舞台,它之所以是gay bar的主因,在於當你走進實驗劇場,低頻環繞香氣四溢,環顧身旁觀眾,熊猴狼豬身材美妙逼人,這樣緊繃而興奮的壓迫感,就是同志夜店的每一晚。

仲夏夜汁夢(台南人劇團提供/攝影山大王)

莎士比亞筆下的狄米特律斯和拉山德,在劇中一樣是追求赫米婭的男子,一個是不出櫃的富二代阿狄,一個是未開發的鋼鐵直男賴山德。赫米婭改名郝蜜雅,同樣是美麗的富家女,只是成為更加奔放的浪女。沒人愛的好閨密海麗娜,則變身成有著無辜小狗眼神的俊俏男同志Allen。

如同劇中將兩女兩男的三角追求,移轉到一女三男之間,女性觀眾在《仲》是多餘的存在。或許LGBTQ+族群能夠享受友善空間的禮遇,但本劇中心主旨都是展現愛著男生的痛苦與歡愉。就連女性演員的角色都展現出弱勢,反串的精靈王drag king,雖口口聲聲呼喚仙后為老婆,我卻知道仙后鐵達尼沒有在聽。順性別女性蜜雅的性歡愉和性傾向,是異性戀、雙性戀或其它戀不被重視也未獲詳述。不愛男生,或不熟悉同志文化符碼的觀眾,在不能入座的實驗劇場站三小時,以音樂劇的既有標準挑剔舞蹈不齊或抱怨音場模糊,恐怕難忘情於演出。

主場優勢

不過,如果你身在「主場」,體驗則稍有不同。劇中使用性傾向的設定,將象徵符號集中在同志文化之中。無論是精靈王的皮革大棒棒,還是驢人的氣球大棒棒,仙后和小賤貨仙子的昆蟲drag queen妝髮,印尼男孩的熱褲,阿狄和山德大包性感內褲,全部都是異性戀主流所陌生的符碼。其中黑色皮革是最常出現的服裝,並三番兩次地指向BDSM 的Puppy Play。皮革狗頭套做得格外精緻,臣服的狗不只是清楚且特有的男同志次文化標誌,也代表了Allen的心境。只可惜,皮革束縛的戀物精靈們都被繃得不夠緊,還好演員們結實的肌肉線條補足了遺憾。

仲夏夜汁夢(台南人劇團提供/攝影山大王)

一女三男的性傾向組合,強化了本劇「為何不愛」的理由。在原著中,不愛是自由意志,因此透過仙水扭曲主角們的意志,強迫自我覺察。然而《仲》之中,阿狄聲稱不愛Allen是因他在抗拒異性戀以外的性傾向,而Allen深愛阿狄則因他們曾經發生的肉體關係,讓他深信阿狄不可能只是直男。被小神仙羅賓下藥後的山德,突然拋去對陽具的厭惡及對玩屁屁的恐懼,大力追求Allen,導致Allen做出順性別異男不可能追求自己,這必定是場作弄的結論。被晾在一旁的蜜雅,也因人不可能瞬間「轉性」而崩潰,後再因原本擁有異女的既得利益,卻落得沒人愛的下場而慘哭。

性傾向的設定使觀眾更能同理四個角色愛或不愛的理由,四人之間,情感刻劃最深的是「異男忘」。阿狄利用Allen的對他自己的癡迷,在花博公園的廁所裡,在福和橋下的草叢間,追求了性的歡愉。上了卻不能承認是男朋友,是不少男同志經歷過的情感陰影。這樣的遺憾,導致Allen表白一片癡情時,觀眾都忍不住為他嘆息。

仲夏夜汁夢(台南人劇團提供/攝影山大王)

《仲》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的再演【1】,對部分觀眾可能太過張狂,對部分觀眾可能沒有必要。對我而言,卻是必要的,未探究極致禁忌但未閃避太多,露骨尚屬及格的輔導級演出。我想記得那些「當今」依然不能出櫃、不能自由戀愛的人們,這場美夢如果能定期在全台巡演,作為同志文化、坎普文化(camp)、愉虐文化的健康大使,對LGBTQ+群族肯認自我的形象,可能會是莫大的幫助。

註解:

1、《仲夏夜汁夢》曾於2020年底在臺北同志熱點西門紅樓,以劇名《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跨年演出。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試營運期間演出兩次《仲夏夜之夢》,第一齣為阮劇團的《熱天酣眠》,第二次為台南人劇團的《仲夏夜汁夢》。

《仲夏夜汁夢》

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22/4/7 19:45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