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舞織夢,探掘夢境裡的真實《捕夢》
十月
18
2017
捕夢(雲門2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58次瀏覽
徐承郁(社會人士)

我們總是無法準確夢境的起點,直至夢醒才恍然察覺。《捕夢》的起始如同做夢的過程,燈光尚未暗下,舞者扮演著工作人員從舞台後方跑至台上,此時尚穿著常服匆忙準備的工作身影,下一刻立即跳入超現實的時空,有人身穿黑衣,尖頂藤帽掩住神情,有人披著猩猩毛皮,也有人身著金色蕾絲葉片綴飾包裹全身的華麗洋裝等,各式各樣奇異造型的舞者,以奇詭而充滿張力的姿態演繹著相異夢境,時而獨立,時而交錯。在舞蹈、服裝造型、音樂、燈光交織出曖昧的夢幻篇章中,彷彿喚起了某些似曾相似的情景,細究下卻又感到有些陌生,不知不覺我們早已走入夢鄉。

「夢」恐怕是古往今來最神秘莫測又饒富興味的主題了,散發著讓人津津樂道的魔力。夢既非憑空而來,卻能將人帶入未知的異境,在顛覆既有的規則秩序下,透過極富創造力的方式,揭露出被隱蔽的、蠢蠢欲動的心念。如未特別留心,夢中見聞總是稍縱即逝,種種經歷在睜眼的剎那,便不復記憶。但有時朦朧不清的夢境給人當下的感受恐怕比清醒時更加深刻。再說,無論恍惚清醒,一切終將隨時光流逝煙消雲散。那麼究竟什麼是真實?而我們又能否抓住這份感受?《捕夢》以夢為靈感,嘗試創造出如夢似幻的氛圍,觀眾不只是旁觀舞者的夢境,而是共同入夢,交疊彼此的夢來溝通對話,這也不限於私密的經驗或是再現主觀感受,更是將之昇華為「美」。

《捕夢》還原了夢境打破、重組現實元素的特性,而這正與創作的過程不謀而合,如何將融會傳統尋求創新?如何突破慣性?如何轉化個人生命感悟,提出另類視角?上述問題皆可回歸人「追求超越」的本能/慾望,這也是推動人類前進的內在驅動力。而夢可以被視為梳理自我的過程,揭露了潛伏於意識之外的動能,讓我們得以跳脫現實的視角回觀現實,藉此激發在現實與超現實中尋求內在矛盾的統合。

這便是《捕夢》耐人尋味之處,傳統與現代,本土與異文化的素材被自由運用,在音樂上也令人印象十分深刻,無論是琵琶、口簧琴、胡琴、大提琴、節奏口技等,又或生活周遭環境的聲響,在熟悉聲音中創造出耳目一新的聽覺效果,為這場夢境增添虛幻迷離的色彩。

觀眾在舞作末了時,被邀請一起用自己的方式成為補夢者,讓一般總是坐在台下遙望的我們得以來回穿梭於舞者之間,拉近互動的距離。恰巧捕捉到孩子純真的反應,毫不掩飾示的好奇臉孔以及不自覺蹦跳著模仿舞者的動作,那動人的畫面或許便是闖入夢中的意外收穫之一吧!

《捕夢》

演出|雲門2
時間|2017/10/14 20:00
地點|淡水雲門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每個片段都充滿了所有參與藝術家、編舞者和舞者全力配合的巧妙設計,雖是囈語慾望的幻想截圖,而這異樣夢境卻可以怪誕的如此清新美麗,正似在狂風暴雨的颱風夜欣賞高雅的劇場演出的衝突性,在看完演出的當下也覺得再合理不過了。(張懿文)
十月
17
2017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
這並非是為了要重新驗證劇場現場崇高性,而是在區辯出AI和人各自被賦予的使命畢竟不同,也保留了「虛/實」如「6/9」般相互提攜的兩造之能⋯⋯
十二月
14
2022
舞蹈也與傷痛脫離不了關係,傷痛與時間似乎讓舞者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
十二月
14
2022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十二月
09
2022
在「身心耗盡」的社會之中,個人的、擬仿的身體是如此努力的接近社會的速度,然而,極限正是來自於身體自身的不可能性,以及,組成社群(三人)之後,自我反覆的無限迴圈就可以被打破。
十二月
09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