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教育的年度展現《奪》
四月
12
2021
奪(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提供/攝影陳韋勝)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33次瀏覽
李宗興(專案評論人)

作為舞蹈系所舞團的年度展演,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以下簡稱「臺體」)推出的大型舞劇《奪》,其「教育」與「宣傳」的功能是大於一般藝術創作作為創作者個人發聲的媒介。臺體的專任老師們,不畏艱辛、耗費心力地策劃製作大型展演作品,不外乎讓學生舞者們能從中學習,並藉以讓觀眾瞭解臺體的教學特色。正因有此展演目標,編舞者們在舞劇的創作上則須帶有不同的編創思維,在學生舞者人數的最大化、學程內容的呈現以及編創的經典表現手法等方面必須兼顧,也因此所著重的藝術創作意義,也有別於當代藝術所強調的創新、思辨與社會功能。

《奪》雖看似有敘事結構,但實際著重於舞蹈的情緒表達。舞劇包含六個段落〈奪佔〉、〈川流〉、〈安魂〉、〈再起〉、〈安好〉、〈同心〉。從段落名可以大致看出舞劇的敘事結構,並找來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擔任導演,但實際在作品呈現上,並未清楚交代故事發展的因與果,而是透過舞蹈表現群體的情緒與轉折。從一開始的〈奪佔〉,並未清楚表達為何而「奪」、為何而「戰」,而是透過開場的鳥瞰視角影像中,舞者如同求救一般伸手抓向鏡頭,或是舞台上舞者的拉扯、掙扎,或在末段由群舞堆起的舞者緩慢地朝天空伸出象徵勝利的手勢,比比表現出抽象的戰爭情境。又如〈安魂〉中,舞者魚貫地從左舞台進入,端著燭光,輕輕地安置於倒臥的舞者身旁,看似透過儀式安撫戰爭的逝者。而在〈再起〉、〈安好〉中,男舞者們奮力地拉扯繫於瞭望台的粗繩、攀爬竹竿,表現出建設新家園的辛勞,然而在末段時,舞者們突然跌落哀嚎,彷彿建築坍塌,所有人皆因此負傷。這些段落皆沒有清楚的故事,然而透過抽象化的敘事,以及舞蹈肢體所呈現的濃烈情緒,讓觀眾感受到劇情發展的大致樣貌。

[caption id="attachment_66189" align="aligncenter" width="750"] 奪(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提供/攝影陳韋勝)[/caption]

《奪》劇中以舞蹈作為抽象敘事與情緒傳達的創作手法,同時也讓人聯想到許多臺灣舞蹈前輩的經典舞作。〈安魂〉的獻燭儀式中,舞者細膩的行走,令人聯想舞垢舞蹈劇場特有的道教儀式氛圍。〈再起〉中男舞者赤裸胸膛,透過群體的吶喊以及使力的手臂肌肉線條,所展現出的同心勞動氛圍,也讓人聯想《薪傳》中〈拓荒〉片段。又或〈同心〉中,兩組群舞同時佔據舞台,以眾多舞者、眾心同一的氣勢表現團結感。這些經典的表現手法,也是透過抽象化的敘事,以及舞蹈的情緒感染,成就臺灣舞蹈史上的經典作品。

此外,從教育的觀點來看,四位編舞者,同時也都是臺體的專任師資,也融入課程的內容,包含現代舞、芭蕾、中國舞技巧等,讓學生舞者們得以從做中學、從學中做。在〈奪佔〉與呼應的末段〈同心〉,群舞者穩定核心、奮力揮展雙臂、邁開步伐,表現振奮的主題動作;〈川流〉則以讓舞者揮動中國舞中常見的的彩帶,表現出水的流動感;而在其他段落中也可見男舞者舉起女舞者,展現出芭蕾舞的雙人技巧。這些舞種的呈現,不僅讓學生舞者從表演中學習舞蹈,同時也像觀眾展現臺體的課程內容,讓有興趣就讀的未來學子與其家長可以瞭解系所的舞蹈教學特色。

舞蹈系所舞團的年度展演,背負著不同於一般藝術創作的功能,更多的是教育工作的意義。盡可能最大化舞者數量,除了讓多數學生能夠透過正式展演的機會,親身體驗編舞工作的流程與上台演出的成果,同時也對台下觀眾展現系所的教學成果,建立系所的品牌形象,吸引未來的學生報考。《奪》以整合的劇場美學與抽象化的敘事,展現臺體於現代舞、芭蕾舞與中國舞方面的教學成果,以及師生同心的團結氣氛。這樣的劇場美學與師生情誼,也展現了臺灣舞蹈高等教育系統的傳統。

《奪》

演出|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
時間|2021/03/24 19:30
地點|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奪》這部作品裡,我們並未看到歌頌站在成功面前意氣風發的人,反而看到了黃致凱導演作品中向來最細膩也是最動人的部份:小人物的故事,那些在過程中被遺落下來的人。那是歷史發展過程中最易被人們遺忘忽略的部份,卻也是為過程立下堅實基礎的人。不禁讓人想起,今日的繁榮昌盛是立基於多少前人的全心付出。這也是《奪》這個作品提醒我們的最重要事情:看見「勝利之外」的那些無名之人與事。(鄭宜芳)
五月
17
2021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
表面上,兩者看似未有交集,然而兩件作品皆在舞蹈中製造了一定程度的遊戲性。《#標籤》內建在演出裡,《解剖學與策略》則是誘發觀眾的參與興致,靈巧地達致合作關係。
十二月
05
2022
在「策展」作為一個動詞,逐漸以流行符號般的姿態,進入表演藝術界,取代「藝術總監」、「導演」、「製作人」等名稱之際,我們應該期待什麼樣新的「表演策展」?
十二月
05
2022
在一拉一扯間,折磨亦或拯救早已模糊了分界,伴隨著急促的切分音,不斷在舞台來回的拖行延續至結束。
十二月
02
2022
《崩》一言以蔽之,始終是創作者意圖展現「生」的意圖,確實是在無盡的循環律動當中,找到一股與周遭抗衡的力氣。
十二月
02
2022
8字型日軌跡在此已不只僅僅是天文景觀的意象,那沒有開始亦沒有結尾的路徑圖像,似乎也象徵著金小姐母女兩代人
十一月
24
2022
作品蘊含一絲力量的曙光。遊走在浩瀚穹蒼中的渺小人類,需要面對平凡孤寂的現實,然而,生存的姿態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十一月
24
2022
三位舞者扭成一綹髮束,與他人產生關係,親熟,交換彼此的鼻息,讓個體的意識黏結成群體,再將這些凝鍊成群體共識。
十一月
23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