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與我的非普通關係——新人新視野之一《After》
5月
15
2023
楊世豪 After(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攝影李欣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33次瀏覽

文 陳佳伶(專案評論人)

在空無景緻與人煙的舞台上,唯有黑膠地板遺留的刮痕與被拆解的大環,靜置其中,瞬時有些迷惘,究竟來到了是個曲終散戲的表演場地,還是靜待揭幕的創作空間,抑或在某一時空境遇中,兩者已被不著痕跡地融接起,形成自我參照與循環的能量?物件的物理特性在尚未運動之始,已具備了表露的線索,它必定是沉重而堅硬,才能遺留如此顯著而夯實的行進軌跡;它的外型大抵不如想像中穩定,是可曲扭、並擁有變異分離的質性。

章節由記憶而起,就像是與物件初相遇,觀察的探勘轉為觸覺的摸索,聲響則是附加而來的效應,摩娑與刮擦的動作,形成極靜中才能感受到的聲音,金屬的紋理在無數次的接觸中,變得平滑而溫馴,它當初的野性不羈,都在砥礪打磨中轉印至愈益粗糙的掌心,環與手分別以自身的減損彰顯了對方的成就。重量與質地也是屬於物件環節的特性,負重與手執的沉甸感是否有所不同,共同的背負前行可否有比單向的拋擲,更能達到身與形彼此的共鳴,以人的身體度量屬物的律動彈性,在反作用的力場中,喚醒主體與客體可相替的共舞關係,形構著物我兩忘的目的,開展了現場能見可聞的共感頻率。


楊世豪 After(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攝影李欣哲)

在兩個段落中的靜與動及慢與快,感受到一種身體的寫實主義,如果說上一段靜態的脈動,是透過自我扮演所形成的追憶過程,那這一段極為躁動的情緒,就是在重現表演場域的戲劇張力,不論是將自我映照於外,或是摺疊其中,都歷經了時間的積累與轉化,不再是那個充滿欲求的原我,而是摻入純化後雜質的我,有著更多的意識與思辨依附其中。大環的生命力因循著速度感,被暫時收納進身體的操控裡,受動能的催化服膺著慣性而動,但也正是拋下那游移的心緒,讓本體儲存著自動性的機械能量,產生了加速度運動,在快速的旋轉中,仿若錯視了軸心線的存在,而身體似乎也要能辨識那條虛線,才能落實自己的軌跡,才不至於產生偏移與眩惑。身體雖可覆手宰制,卻也仍需克服反逆而來的搖晃衝擊,經由不綴地技藝磨練,始能促成兩造的平衡相惜。

大環與身體也好似運用了軸心旋轉時,所產生的離心曲線,將物與我拋開了既定的套式,拖曳出恆常的慣習,在動能趨緩後,才能另闢蹊徑轉入靜態的解構與重組,若大環有屬於自己的靈性,難保它被拆解、重新賦形後,還能是原來的大環嗎?所幸與之相互扶持與較勁的身體,擁有技藝的積累與靈光的紛呈,讓它在不動中也得以照見堅韌之餘的可變性,不論是動如機器,或者靜如雕塑,本心依舊常在。演出終有觀眾散去的時刻,從面對他人的狀態,回歸到創作正視的自己,哪一個片段會是自我真實的期待?真實的面向所指,並非自行演繹創作作品,更非揭露自己的在場,也不是單一地浪漫化物我關係,寫實含括的是理性而節制地反映自身所處的創作意志,開啟多面向思索的表演取徑,勇於拾取與排解小我的片段提問,因為那或許是更大群體的共同難題。

《After》

演出|楊世豪
時間|2023/04/28 19:30
地點|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本屆新人新視野是由三個獨立小品集結而成的一場匯演,分別是楊世豪《After》、張雅媛《喂!你好⋯⋯我叫高敏》,以及戴啟倫的《大解脫者》,以自己做圓心,藉由創作,照見自己所處的世界。
6月
29
2023
在本屆的三個作品中,看到內斂、看到驚喜、也看到更多值得修正的空間,那些嘗試為新人們打開的視野,也打開了當代觀眾的期待。
5月
24
2023
這個演出玩出來的,是距離與空間限定下的共感與恐怖。因為距離近,每一個物件的象徵意義或細緻程度都必須考量,8Rojo在這方面可以說是相當厲害,尤其是面具,每一個都有著不等程度的恐怖,不只是外型,而是面具所賦予的意義。(劉純良)
8月
30
2018
8Rojo這次的演出,不啻為一個極好的範例,在這個經濟效益極低(本次世界首演,總票房最多不過新台幣一萬五千元,而這個團隊來自加拿大)的製作裡,藝術家能夠完全不迎合觀眾,專心致志地做好一個撼動人心的精準創作。說明藝術真正的價值,可以不是用數字來衡量的。(曾志誠)
8月
22
2018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