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先啟後,奧匈的璀璨世紀末《璀璨雙城2─奧匈霞輝》
七月
24
2019
璀璨雙城2─奧匈霞輝(NSO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46次瀏覽
武文堯(專案評論人)

NSO國家交響樂團2018/19樂季最後的三場演出,以「璀璨雙城」為題,聚焦在匈牙利與奧國兩地的音樂家,將奧匈帝國世紀末的音樂同場呼應。從十九世紀中葉、較早的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J. Brahms, 1833-1897),到匈牙利的巴爾托克(B. Bartók, 1881-1945)、「第二維也納樂派」的荀貝格(A. Schoenberg, 1874-1951)、魏本(A. Webern, 1883-1945)、貝爾格(A. Berg, 1885-1935),NSO分別以兩場音樂會、一場歌劇(巴爾托克《藍鬍子公爵的城堡》),安排了上述作曲家的經典作品。《璀璨雙城2─奧匈霞輝》音樂會,是NSO 2018/19樂季的最後一場音樂會演出,由音樂總監呂紹嘉指揮,並攜手台灣年輕小提琴家黃俊文與樂團協奏巴爾托克《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Bartók: Violin Concerto No. 1, Sz 36),扎實豐富的曲目,特別值得關注、討論。

來自台灣的黃俊文,在與NSO合作這場演出前,因為在美國代打慕特(Anne-Sophie Mutter)演出莫札特《第四號小提琴協奏曲》而再次受到台灣媒體的關注。筆者聽過一次黃俊文的現場演出,那是2015亞洲切爾西音樂節的演出,當時黃俊文演奏的是尼爾森的小提琴奏鳴曲,筆者在聽聞他的演奏後,曾如此評論:「黃俊文有著深厚紮實的基本功,音色非常漂亮,論及姿勢與手型都非常漂亮,由運弓與音準看得出黃俊文在基本功方面著實下了番功夫。」【1】這次黃俊文與NSO協奏巴爾托克《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同樣再次令人驚豔,原來我們台灣出了這樣一位低調、紮實的小提琴家!黃俊文的音樂不走譁眾取寵的路線,他有驚人的技巧,卻不在演出中做過分的炫耀,而是突顯技巧背後的音樂性。以巴爾托克的此作品為例,第一樂章開頭由小提琴七個小節的獨奏開始,加上第一、二小提琴陸續的加入對話。黃俊文在這段開頭的獨奏中,就有著非常精彩的演奏。漂亮的音準與有些不同於調性音樂的和聲走向,敏銳的帶出了巴爾托克的風格。指揮呂紹嘉讓樂團的小提琴聲部小心的應和著黃俊文的獨奏,音樂逐漸流動、發展,卻維持著精緻、細膩的質感。

巴爾托克《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只有兩個樂章,在第二樂章裡,獨奏者有著比較吃重的表現。困難的技巧被黃俊文迎刃而解,不論是快速的半音階進行,或是三度、六度、十度的三連音連接、大幅度跨絃等,對於黃俊文來說都顯得十分輕鬆。除了獨奏之外,黃俊文是小提琴家中少數有著很好合奏技巧的一位,他的音色、表現力不會特別突出、穿透在樂團之上,而是像是與樂團合作室內樂般,有著親密的對話,與指揮、樂團緊密的融合。這樣的特色不一定適合每一首協奏曲,不過在巴爾托克這首私密、音樂情緒幽微細緻的作品中,是相當合適的。本場音樂會適逢樂團首席李宜錦將離任、赴北藝大專任教職,故而在上半場的安可曲中,特別安排黃俊文與李宜錦合作演出法國作曲家雷克萊的《第五號雙小提琴奏鳴曲》第二樂章(J. M. Leclair : Sonata for Two Violins, No.5 in E minor, Op. 3),在這首精緻的巴洛克晚期樂曲中,由李宜錦演奏主要聲部,黃俊文應和著,在這裡又可以見到獨奏家深諳室內樂,在合作中彼此幫助,又能有精彩演奏。

整場音樂會的下半場,無疑是重頭戲。貝爾格的《三首管弦樂作品》(A. Berg:three pieces for orchestra,OP. 6)編制龐大、管弦技法複雜,在台灣相當難得演出。呂紹嘉自上任NSO總監(2010-2020)以來,第一個樂季就安排大量的「第二維也納樂派」作品,因此指揮與樂團早已累積了深厚的默契,十分熟稔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期的音樂語法。貝爾格的《三首管弦樂作品》有三個樂章,雖然是以無調性(atonality)手法寫成,但貝爾格本身深受世紀末後浪漫風格的影響,以這首曲子為例,從編制、樂器使用(像是大鎚子großer Hammer)等,都可以聽到來自馬勒(G. Mahler, 1860-1911)的影響與傳承。三個樂章有動機上的呼應,風格上也十分不同。在「音色旋律」(Klangfarbenmelodie)的段落,一條旋律線條,藉由不同的樂器呈現出不同的色彩變化,呂紹嘉讓NSO煥發出細膩的色彩;在第二樂章圓舞(Round Dance)中,首席的精彩獨奏與樂團氣象萬千的迷離氛圍彼此呼應。這個樂章本質上仍然帶有濃厚的浪漫色彩,呂紹嘉緊扣住這一精神,而讓NSO清晰、重細節的做了一次優異的演奏。

與貝爾格的曲子在同半場呈現的,是布拉姆斯的《海頓主題變奏曲》(J. Brahms:Variations on a Theme by Haydn, Op. 56)。在這首回歸架構古典、音樂較為簡潔的樂曲中,雖然布拉姆斯的和聲設計並不全然是古典、保守的,不過整體的方向仍與世紀末德國樂壇興起的「華格納風潮」背道而馳。在這首作品中,呂紹嘉開頭就刻意的讓樂團以較短的樂句始之,每次反覆中大小聲的對比充分。儘管呂紹嘉希望樂團演奏的輕盈洗鍊,然而法國號聲部卻顯得有些笨重,留下了一點遺憾,好像脫了長長的尾巴一般,無法達到指揮預期的設計。之後在每一個變奏中,大致上都相當流暢,不同的個性、風格都被清楚的掌握,由此可見NSO的水準,是相當優異的。這場音樂會由兩首巴爾托克的作品開場(包括上半場演奏的舞蹈組曲Dance Suite Sz. 77),加上下半場布拉姆斯與貝爾格的音樂,讓奧匈帝國世紀末的發展有著承先啟後的關聯,也讓一場音樂會多了音樂史上的邏輯連接。

註釋

1、武文堯:〈質量精美音樂節典範《2015亞洲切爾西音樂節:閉幕之夜-台北夜未眠》〉,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17375

《璀璨雙城2─奧匈霞輝》

演出|呂紹嘉、黃俊文與NSO國家交響樂團
時間|2019/06/28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音樂要能以正向發展的「生態圈」成長或維繫下去,不是用禁慾和高尚達成的,而是真真實實的聲響「感官刺激」(如不用高尚的詞彙如「美學創意」的話)。
十一月
27
2022
相對當今流行的各種名家演奏,列維特的音樂表現猶如水墨畫的留白,在其中卻也有顏色的暈染,因此能讓人聽見時間的色彩。
十一月
25
2022
生命的過程本身就是沉浸在時間、空間、以及其呈載的網絡中的各種變化。作曲家將詩人的詩詞創作,透過合唱音聲呈現,轉化出生命詩歌給聽眾。
十一月
22
2022
他過度在乎「古樂」作為一套美學實踐手法的達成與否,卻忽略了身為演奏者本該有的自然稟賦與樂思流瀉。
十一月
22
2022
語言與歌謠均縈繞半島特有的閩南語韻味,不急不徐,與月琴、落山風的樂聲與體感,織就出獨特的恆春印象。
十一月
22
2022
是否是「傳統」(或稱古裝可能更精確)製作獨有的時代疏離感,讓這股力量強大的作品,在呈現時與觀眾產生了不必要的距離?
十一月
14
2022
作為首齣在北藝中心上演的西方傳統歌劇,這次演出沒有將新劇場與新設備技術使用得淋漓盡致,在整合上也有多處未能到位的遺憾。
十一月
13
2022
如此以族群文化為基底的生活節現場,不僅提供人們交流的機會,也盼此友善開放的氛圍,有助於我們思索自己的身分認同、島嶼/地方文化與國家遠景。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