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之必要與探索——《無題島:孽種與魔法師》
五月
19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49次瀏覽

康旼甄(出版社編輯)


踏入劇場前,沒想到《無題島:孽種與魔法師》(下稱《無題島》),竟是這麼一齣色彩繽紛的作品。結合現代劇場、歌仔戲、喜劇、舞蹈、偶戲等元素,搭配 Cyberpunk 風格的舞台布景,具野台色彩的七彩霓虹燈,揉合魔幻與古典色彩的戲服,既現代又傳統,俗艷卻不感到過時。乍看或許混亂,然而劇場裡的三個小時,卻感覺自己無拘無束地穿梭於無名小島,體驗前所未有的娛樂與多元美學,在嚐盡人世間愛恨情仇、酸甜苦辣後,驀然回首,始醒悟自身依然端坐於席上。

過去因為跨界一語過於俗濫,而曾質疑跨界之必要及意義。《無題島》高明之處便在於化跨界於無形,傳統與現代的界線模糊迂迴、難分難捨。亦雅亦俗、亦生猛亦嚴謹,歌仔戲自身的即興與野性,碰撞莎妹慣常的知性路線,沖淡文青腔與哲學思考,為整齣戲增添了面向普羅大眾的娛樂色彩。

尤以陳昭香飾演的落難國王東方應寒,與蕭東意所飾演的公主乳母,就公主婚嫁嘴上交鋒的段落留下深刻印象。主僕一靜一動,一不動如山、一四處奔走如花蝴蝶滿場飛舞,兩相對照下,明明表演風格各異,卻又合乎彼此人物設定,因而產生了十分有趣的舞台效果。另演出手冊訪談也提到,陳昭香與飾演公主的吳靜依對戲時,告訴對方順應人物自然演出,不需過度注重傳統身段,如此反而更能顯現公主此一角色的個性。《無題島》正是在善用演員自身特長,又同時推進劇情的輕鬆步調下,讓觀眾循序漸進接受了堪比八點檔般的衝突設定。

十分喜愛曲調的流暢切換以及切入點,以詞盡情述說人物心境,搭上十足歷練的深厚歌唱實力,過去從未曾將歌仔戲與音樂劇聯想,然而《無題島》在曲調與歌聲完美結合,加上小事製作的舞群搭配之下,腦海中不禁浮現過往看過的音樂劇,只是器樂有別,形式也更多元多樣。

劇末在歌聲中娓娓道出悔恨的孤獨君王,到頭來爭得的,只剩眼前茫茫滄海。正當觀眾認為戲已落幕,先前攤落台上的紅布卻緩緩收起,悲劇瞬間轉為喜劇,頓悟原來眼前所見,竟是精靈們善意施下的魔法。僅以一塊紅布,便加重了東方應寒人格上的悲劇色彩,又快速轉換劇情走向,手法十分讓人驚豔。

較可惜的是劇情要素過多、議題紛雜,登場人物已較往常作品來得多,其中關係更是如絲網般交錯複雜;重重提起、輕輕放下的自然與環保議題,在親情之前亦顯得無足輕重。待事後回想,只知一切僅是船過水無痕。劇本的輕重緩急、濃淡調配,或許可再斟酌揣度。

歌仔戲不必然苦悲,現代劇場也不一定嚴肅正經,刻板印象很多時候限制了邂逅的可能。資訊海量的時代,不一定是沒有興趣,而是需要一個接觸與了解的契機。《無題島》做出的努力與創新,讓跨界不僅是拼盤、過場似的大拜拜展演,而使領域間有流動、交流的可能,也讓觀眾接觸到傳統戲曲嶄新的一面。如同劇中結尾精靈與小王子終於尋得自身所嚮,攜手遊歷世界,觀眾也能由《無題島》出發,踏上探索傳統戲曲的旅程。

《無題島:孽種與魔法師》

演出|明華園天字戲劇團X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時間|2022/05/08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無題島》讓許多當代戲劇觀眾、劇場演員粉絲享受了一場歌仔戲盛宴。不過,對於戲曲觀眾來說,《無題島》是不是一場歌仔戲盛宴,或許就不是那麼肯定了。(楊禮榕)
五月
16
2022
在21世紀的現在,對於傳統戲曲總是強調需要實驗創新,那麼如果跨界是一種實驗,實驗的假說是什麼?我們在《無題島》中看見了不同劇種的對話、自我挑戰以及劇種差異,那麼跨界之後,是否能夠當作回頭省思劇種本質的養分?(許美惠)
五月
16
2022
演員表現的落差,主要原因其實不在世代或媒介差異,而在於導演對演出的整體掌握:場面調度、節奏變化、場景氛圍,雖然沒有太大疏漏,許多重要細節的處理,卻顯得有些草率,甚至粗糙,不僅讓文本既有的問題更加凸顯,也讓原本應該充滿戲劇張力和衝突趣味的段落,變得蒼白、無味,令人尷尬⋯⋯
一月
20
2023
若問此次製作能否足以見證當代臺灣舞台作品的成熟度、高度與廣度?筆者認為成熟度是有的,但對於成為經典作品應如何與當代臺灣社會關切議題對話、如何納入當代劇場製作思維,似乎仍有未完之夢⋯⋯
一月
20
2023
玩偶裡填裝的是來自新疆的棉花;甚至是大喜利橋段康康(何瑞康)在白板上寫下煙火飛太遠打到共機的答案時,觀眾們很有默契的拉出了敏感的長音。這些關鍵字早幾年、晚幾年,摩擦的力道都會不一樣,無聲警示了人們生活正在改變。
一月
18
2023
天亮了,颱風離開了。大家圍在圓桌吃早餐,這是每個人與這個家、與姊妹們的和解。整個故事劇情在討論手足、家以及女性主義。姊妹這份關係與血緣緊緊相繫, 我們無法選擇、無法改變,呼應了最初在巧蓁新書發表會的圖,四姊妹代表著房子裡的四隻麻雀,儘管窗戶打開,卻還是離不開這份血緣、這個「家」。
一月
18
2023
《第十二夜》的可看性與吸引人的程度很符合大眾對藝術的要求:放鬆與愉悅,且其在爵士音樂的撰寫和台詞對白的融入上十分用心,旋律耳熟能詳且很有辨識性,當下落幕時感動非常。走入劇場,欣賞這麼一部精緻度高的音樂劇,在歡樂、深沉、求而不得、皆大歡喜的情緒裡反覆拉扯,彷彿目睹那一個時代的滿目繁華,迷失在既瘋狂又沒有禁忌的愛戀中。
一月
17
2023
《灰男孩》最大的工程是進行更為精練的縮減,特別是全劇以「劇中主角小鴨的媽媽希望他不要去讀軍校」作為開場,並將這種輕忽母親告誡的悔恨充盈於全劇的縫隙之間,正呼應了《霧航》此書的副標「媽媽不要哭」,作為《灰男孩》暗藏於時代控訴背後的情感引線。
一月
16
2023
細心的觀眾會發現,兩人的關係也和「你的身體是國家的,但你的心是我的!」這句擷取自楊傑寫給小鴨一信的宣言有所對應⋯⋯。不過⋯⋯
一月
16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