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的身體動力學《一般之歌第二部──磷火之海》
3月
24
2020
磷火之海(差事劇團提供/攝影曹禹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30次瀏覽
吳思鋒(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新成型的磷火鑄型所繼前年九月在蘭嶼演出的《燃燒的風:一般之歌首部曲》後,在畸零的寶藏巖演出《一般之歌第二部──磷火之海》。此作由李薇、關晨引與黃緣文擔任舞者,根據相關資料,其明顯連帶的社會場景為1980年代迄今的蘭嶼反核廢運動,這些地向的作動,因而成了對「現代」吞噬「自然」的回應,也成了當前「土地」、「在地」詞語泛濫的反詰。從中反省現代文明的排除機制與線性進化觀,以及「犧牲體系」在國家內部分化的疊層。

「地」的意象在《磷火之海》無所不在,無論是通過舞者李薇的倒吊/掛,抑或舞者欲表現蟲化或動物性的趨/驅能狀態,而把頭埋入土裡或將身軀壓低的動作等。在此,人體與地心引力脫離了單純的物理關係,通過劇場的中介,再造為連帶蘭嶼反核廢的身體雕塑,以及他異性的美學向度。

也難怪,後段燃點的磷火,燃燒得如此溫柔而不殘酷,因為那些是達悟族文化裡,在天空的白色島嶼中,祖先的眼睛。又或者,當舞者跨入上層平台,倒掛於木槓,同時因為核廢料桶吊高,平行於偏上舞台中央的雙層平台上緣,兩者在位差上的疊置,遂激發出了一種行刑台的意象。令人顫動的是,行刑台上的犯人不是國家、不是政黨,而是一個先裸身倒吊,然後穿上(同樣掛在木槓上的)達悟族服的「一般之人」。換句話說,舞者才是被凝視的對象、獻祭的牲品。

因此當李薇躍上抱住核廢料桶,把過往在黃蝶南天舞踏團跳鋼管時散發的「死亡的性感」,變成通過人桶同一的作動產生的「犧牲的同在」,仍然具有他異性的會遇先於社會控訴、存在先於語言的意思。可惜的是,舞者沒能表現出徹底精神分裂的存在狀態,因而被裁減為相對同理的,身分的交換與代償,不然更能描繪歷史暴力內化的痕跡,以及難以言喻的疼痛。另一方面,也可以說,這是創作者守著相對嚴苛的、藝術創作者的代言界線所致。

在線上發布的前導文字,提及八零年代蘭嶼青年找不到詞彙表達核廢料堆放的焦慮,最後以「惡靈」(Anito)代稱。就此,舊的詞語寬大了自身,暫緩了部落青年的失語,驅逐惡靈的儀式做為一種集體的身體文化,取代了涵義明確的詞語。也許這正是為什麼舞踏/舞蹈得以介入的隙縫,因為舞踏/舞蹈的表現場所是語言之外的「餘地」。

雖然編舞者李薇說,她不認為她在舞踏,只是跳舞,但對舞踏在台灣的發展稍有接觸的觀眾來說,的確很難一下子把黃蝶南天舞踏團和磷火鑄型所分開。不過在此作,我們倒可以看到,磷火鑄型所的舞者們從眼神的放掉,到身體語言的鍛鑄,都不再刻意通過器官,如眼神、臉的扭曲等貼近舞踏的容器論,而嘗試從黃蝶南天舞踏團的影響、舞踏的日本身體文化,探出一條在混雜中創造以身為器的新路徑。事件及敘事亦相對具體,其中尤以眼神的放掉最令人印象深刻。

磷火鑄型所的舞者們,彷彿在說,不如讓我們先回到生之地,看看「我」如何活在他者裡面,在磷火的包覆與看顧之下。

《一般之歌第二部──磷火之海》

演出|磷火鑄型所
時間|2020/03/13 20:00
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磷火之海》的最後畫面並不張狂也沒有給予答案,卻在相依之中又回到那莫名的安詳寧靜。成蟲呼應著第一場的幼雛,蟲子們成長了,並從彼此競爭而彼此相依,自帶光亮,也帶著生命與抗爭的火種。(黃馨儀)
3月
18
2020
舞踏是庶民生活的表現,而庶民生活不是鐵板一塊,尤其台灣社會更是前與後殖民力量、西與東強權爭霸的交疊;即便在蘭嶼,純粹的前資本主義社會型態亦難復見,而基督教更已經是大宗。這並不是說我們就這麼承認、放任美國資本主義與西方現代性。恰恰相反,我們必須不斷與之對話和對抗,在亞洲也在它們內部思考反客為主的可能。(張又升)
3月
18
2020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