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鑄身體,串聯邊陲《一般之歌第二部──磷火之海》
3月
18
2020
磷火之海(差事劇團提供/攝影曹禹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07次瀏覽
黃馨儀(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2015年黃蝶南天舞踏團開啟「蘭嶼行動計畫」,並於該年十月帶著日本祝島反核的紀錄片、拆解改編前作成《飛魚馬戲團》,分別在野銀、朗島與核廢料儲存場外空地進行初接觸演出。此行動計畫也為成立逾十年的黃蝶南天舞踏團東亞邊陲的串聯前哨,接替的是2016年二月由成員與達悟族夥伴共同踏上沖繩,進行沖繩戰役考察與反美軍基地點的實地聲援,同時也放映關曉榮《國境邊陲──1997島嶼上的人類》,與沖繩人交流分享抗爭經驗。同年七月,則又前往蘭嶼,以新作《飛魚馬戲團──爆發前夕篇》與紀錄片放映,希望藉由舞踏找到深入並行的力量,和達悟族人一起思考未來的可能。然而也在這一週的演出之後,黃蝶南天舞踏團決定停止,主要成員分頭回到在意的「戰場」,更聚焦地尋找島弧邊陲的行動方案。

2018年,前團員以「磷火鑄型所」繼續行動,並推出第一個作品《燃燒的風:一般之歌首部曲》,搭配三十年前關曉榮在蘭嶼的紀實攝影《尊嚴與屈辱》,以時間與歷史作為軸線如同「蘭嶼,蘭嶼人三十五年來的抗爭沒有停過,天空燃起點點磷火,那是白色島嶼的祖先眼睛,心痛的看顧他們的子孫。」【1】而作為二部曲的《磷火之海》,讓達悟人長年的抗爭與痛苦,隨風延燒過海。

磷火鑄型所此次在台灣本島的演出,一樣本著達悟族人核廢抗爭的脈絡,卻不由「人」的視角開始。黑幕降下後,中央舞台區域大空,觀眾僅在角落樹旁看到兩隻蠕蟲,不細看可能不易察覺,兩位舞者李薇與黃緣文相連又如若一隻。蠕蟲相互推擠著、相互角力著,似還未知曉未來與目的,只是本能地動著、求取空間,試圖攀升上樹。下一個場景則是以鷹架下亮起的燈泡開始,舞者關晨引蹲踞在旁,懵懵睜眼,直至另兩位舞者再入場才發現牠們其實是雞。三隻雞膀翅拍簌,咯咯行走,又聚攏而睡,寧靜安詳。用「寧靜安詳」形容舞踏表演其實很怪,但在《磷火之海》中卻不時閃現這樣的時刻,或許是呈現過去的和平,或許是風雨飄搖的室內靜好,對比多數時間的面目糾結,片刻的靜謐異常美好。

然而雞群後來卻有了變異,顫動而倒立而起,最終吊掛著。但舞者的倒吊不是鬆軟死滅的,雙腿有力地勾著鐵架、雙手仍放於體側,即使受縛也絕不投降、繼續抵抗。畫面暗去後,再度現身的舞者李薇穿著閃亮舞衣,性感起舞。音樂是西方的,歡快優雅,她流動地舞著,而後才發現他是魚非人,當隨著吊環而起,更看見了其為飛魚。飛魚閃耀、飛魚展現,吊環是飛魚的舞台、也是其圈套,但飛魚即是達悟族的表徵,共生共榮,生死相依,也傳承著祖先的許諾與教導。【2】然而最後閃耀優雅的飛魚卻掉入黑箱中、不再見身影。下一景再上場的兩位舞者成為防守的人,以竹子抵抗、以竹子布陣,只是巨大的生鏽鐵桶兀自由黑箱中升起,佔據生靈生活的天空,灰暗沉重又時不時洩漏出沙塵。兩人的抵抗成為徒勞,改拿石子想要反擊卻不斷倒地、難以穩固彼此。局面狼狽,但抗爭者從不放棄。演出當晚下著雨,雨水從山城廣場的遮棚縫隙滲出,地面濕滑,鋪排的紙箱也已破爛,表演者倒得真切,更讓觀者的無力與擔憂上升。

即使跌落顛頗,他們仍義無反顧,如同前一景,舞者在沒有任何保護下吊掛上環,僅憑藉已經因雨因汗潮濕的身體作為支持,展現生命的各種姿態。這些瞬間的每一個動作都令人動容,如同底層之人(以底層來形容又是多麼自抬身價的字眼啊)沒有後路的行動,沒有資源等待保護,沒有時間犯錯重來,他們的生命是走在鋼索上的,他們的抗爭是全然地不得不。再下一景,三位舞者更是持著火圈,直接與危險共舞。三人樣態不同,或是小心、或是擔心、或是自信而謹慎,那也是舞者本人的應對態度。可是每一個人都「接招」了,生鏽的大鐵桶仍高懸,舞者玩火,達悟族人也與火共生。後來站在火圈之中,女舞者們跳起了頭髮舞,曾經祈求男子捕魚平安豐收的舞蹈也祝念著今日的達悟族人,而在此一場景之後,李薇的單人舞延續了這樣的念禱。

李薇由赤裸倒掛,到穿上類達悟族服飾,這一段的舞踏似乎是種脫胎換化,在人的姿態下也連結著第三場飛魚的身姿。而她最後親吻、挖掘土地,將採出的根莖作物(猜想是島上主食芋頭)放入懷中。婦女照料的芋頭包覆在身前如同胎兒,孕育著生命。當其落下、散布地面,如同現代化之後散佚的傳統,或是在輻射之下族人殞落的生命。在意料之外,火星竄起,燒盡背景布幕,磷火處處;同時,李薇也猛然一躍,攀附攫住鐵桶,一如撲火的飛蛾,以生命一搏、共同吊掛著。

但桶子遮掩著抵抗的人,抵抗者又再一次只有單薄的肉身支撐,如果沒有外援、如果沒有組織,這樣的堅持能有多久?火燃燒之際,另兩人頭戴火星,化為甲蟲走入,最終三人共成群體。《磷火之海》的最後畫面並不張狂也沒有給予答案,卻在相依之中又回到那莫名的安詳寧靜。成蟲呼應著第一場的幼雛,蟲子們成長了,並從彼此競爭而彼此相依,自帶光亮,也帶著生命與抗爭的火種。如同磷火鑄型所期待的──變身是其反抗、表現、溝通進而連結的途徑,【3】而火光也串起了抗爭的意志與堅持,藉由舞者的身體而彰顯。

「舞者的身體不是自由的,舞者的身體是被占據的,舞者的身體是騷動的……舞者不只是為在場的觀眾而舞。舞者與海上的磷火一起出現、閃耀,在你們面前。」【4】舞者的身體展現著這樣的宣告,所以擔心火燒害怕滑倒憂慮失衡,在半闔向內的視線中,仍感受著能量的外放;在身體的蜷縮抖動中,仍能感受到核心的堅挺。他們的舞蹈是有目的、有意念、有生命的,並且藉由身體發射。這樣變形與騷動的型貌,也讓磷火鑄型所脫出黃蝶的蛹型,有了自己的不同姿態。

唯可惜此次演出皆使用現成音樂,部分帶有歌詞,或是該音樂的既定印象太為強烈。如火圈舞趁著溫德斯電影Pina的主題曲Lilies in the Valley,讓觀看一時被切割,然後牽引到另一脈絡。在以舞者的形體鑄型外,若能再音樂的型塑,也會更靠近「一般之歌」所希望的、不斷傾訴的話語吧──

讓四處分散的沉寂的嘴唇

自泥土的每一部分聚合起來,

並且從無底的深淵終夜不斷地對我說話。

──聶魯達《一般之歌》第二章〈馬祖匹祖高地〉

註釋:

1、引自當日演出策展文字〈斷面,在亞洲冷戰記憶體中〉,此為鍾喬引李薇所言。

2、參考台灣大百科全書,達悟族飛魚的神聖傳說:「在古老的時候,達悟族的祖先們在海邊找尋食物時,有人看到了兩條有翅膀的魚在海上跳躍,於是上前圍捕。雖然後來只抓到一隻,仍很高興地將魚帶回去和其他在海邊拾到的貝類,螃蟹一起混著煮食,結果族人卻開始生病長瘡,而被抓到的飛魚族群,也生了病;這時黑翅飛魚便託夢給族人長老,告訴他,請在煮飛魚的時候,不要將飛魚和其他的魚類,食物一起烹煮,才不會斷了飛魚的食源。也要用尊敬的心態來面對飛魚,以後才能擁有豐富的飛魚可吃。於是長老在第二天醒來,即以神聖的穿戴著禮服、穿丁字褲、戴銀帽、首飾和珠寶項鍊等,用最虔誠的心,在海邊面向大海,脫下銀帽,把帽子朝向大海,對著飛魚唸道:『我生命的泉源,飛魚神明,用銀帽,呼喚您的聖明,謹遵守您的指示和教誨。』這就是現今我們所看到的招魚祭,其過程非常地莊嚴且神聖,一年的飛魚季節就從此展開。 」全文網址:http://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11108。

3、參考演出節目單,磷火鑄型所介紹:「用『磷火』的火焰熔化合金成水注流到身體的鑄型模子裡,變成動物,變成樹,變成妖怪,變成門,變成牆……變身是我們用以反抗、表現、溝通進而連結的途徑。」

4、引用演出節目單文字。

《一般之歌第二部──磷火之海》

演出|磷火鑄型所
時間|2020/03/13 20:00
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磷火鑄型所的舞者們從眼神的放掉,到身體語言的鍛鑄,都不再刻意通過器官,如眼神、臉的扭曲等貼近舞踏的容器論,而嘗試從黃蝶南天舞踏團的影響、舞踏的日本身體文化,探出一條在混雜中創造以身為器的新路徑。事件及敘事亦相對具體,其中尤以眼神的放掉最令人印象深刻。(吳思鋒)
3月
24
2020
舞踏是庶民生活的表現,而庶民生活不是鐵板一塊,尤其台灣社會更是前與後殖民力量、西與東強權爭霸的交疊;即便在蘭嶼,純粹的前資本主義社會型態亦難復見,而基督教更已經是大宗。這並不是說我們就這麼承認、放任美國資本主義與西方現代性。恰恰相反,我們必須不斷與之對話和對抗,在亞洲也在它們內部思考反客為主的可能。(張又升)
3月
18
2020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