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辦桌《寶島辦桌》
9月
19
2019
寶島辦桌(攝影師陳宥中)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22次瀏覽
蔡孟凱(專案評論人)

由臺灣國樂團和張孟逸、陳振旺等歌仔戲演員連袂演出的《寶島辦桌》,今年受美國密西根人文協會(Michigan Taiwanese American Organization)邀請,將於十月初赴美演出,本月(2019年9月)則於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舉辦行前公演。

首演於2016年的《寶島辦桌》,最初是以吹打樂組曲的形式呈現,將廚房用具、鍋碗瓢盆轉化為打擊樂器,結合擊樂競奏和簡單的戲劇呈現。後來則加入四位歌仔戲演員,成為約九十分鐘,結合國樂演奏、擊樂劇場、歌仔戲的複合形式的作品。《寶島辦桌》劇情講述聞名鄉里的辦桌達人總舖師,一生籌措上百場筵席,這回輪到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兒玉美即將嫁尪,雖然欣喜於有女初長成的喜悅,卻也難以隱忍將與唯一的掌上明珠分離的悲傷。《寶島辦桌》講述的便是總鋪師在悲喜交雜的複雜情緒中,卻又不吝其力的為愛女擺設一道精彩辦桌的熱鬧場面。除了保留原本趣味橫生的吹打樂段落,擴充後的《寶島辦桌》依循傳統辦桌備宴到婚宴的流程,將演出分為十個章節,猶如宴席中象徵十全十美的十道菜色。透過不同演出形式的穿插,展現辦桌文化特有的人情溫度和豐盛喧嚷。

其中〈水腳〉一段展現了吹打樂合奏在此類音樂劇場(Music theater)中的優勢。打擊樂豐富的肢體與穿透力十足的音響,輔以管樂靈巧的音色和高機動性,讓〈水腳〉成為《寶島辦桌》舞台元素最為豐富的一段展演。拖把、菜刀、乃至於各種大小的鍋碗瓢盆都成為打擊樂器,值得一提的是臺灣國樂團的演奏家們並不只是將一般生活隨處可見的工具當成樂器擊打,更進一步將這些工具在日常生活中被使用的型態融入在表演裡頭。〈水腳〉這個章節某種程度上致敬了傳統吹打樂合奏特有的競奏形式、肢體編排、陣型變化等元素,在創新的形式中納入傳統的精神。可惜的是,這些暫時轉化為樂器的器物所能創作的聲響和發展的表演畢竟十分有限,即便台上敬業的演奏家們如何在演奏的同時放飛自我、盡情熱舞,樂曲卻難免隨時間的進行而顯露出疲態,難以延續樂曲和表演的熱度。

事實上整齣《寶島辦桌》都給我類似的感受──繁複的演出形式在進入中後段時便逐漸疲勞,反而凸顯出其在文本內涵的匱乏與貧弱。歌仔戲演員之間聲音表現的程度落差和略為粗糙的身段編排,都讓故事的感染力打了不少折扣。即便《寶島辦桌》企圖針對劇中主要角色的情緒與心境多加描寫,卻也多半失之單薄而平面,進而讓全劇最後的情感收束顯得尷尬窘迫而缺乏說服力。可以說,《寶島辦桌》或許成功呈現出台灣辦桌文化的人文景觀,留在觀眾腦海裡的仍然只有空泛的表面意象。

當然,作為一個小品音樂劇場,《寶島辦桌》仍是十分精彩且熱鬧的。近年來主打複合形式的音樂劇場多如過江之鯽,呈現品質卻是良莠不齊。形式繁雜卻忽略平衡、甚至是不同媒材彼此爭奪衝突的跨界製作更是不乏其數。而《寶島辦桌》能從簡單的文化概念出發,在創造形式之外讓作品中的每個元素都能各居其位、各安其所,展現民俗事件自然而然的豐沛熱力,便顯得格外清新和雅致。《寶島辦桌》或許不能說是十全十美的滿漢全席,但確實是一頓值得細細品嘗、實在又溫暖的在地盛宴。

《寶島辦桌》

演出|臺灣國樂團、張孟逸、陳振旺、謝玉如、江亭瑩
時間|2019/09/07 14: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單就《空城故事(第一篇)》與《亞穩態》、《晶影(二)》的創作手法,使筆者感受作曲家盧長劍的特別之處——如果多數作曲家的創作如同畫家一般,以音符做為顏料,將繆思在畫布上從無到有地呈現、發展,最後產出的畫面讓觀眾感知,以進入創作者想表達的世界;那盧長劍則更像是一位攝影藝術家,以音符代替相紙與藥水,選用一個特定的視角取景,呈現一個實際的場景或是已存在的現象。
4月
22
2024
所以,我們該如何評價他現今的演奏詮釋?筆者私以為,歷時性地看,從他十餘年前以大賽出道至今,他其實恰好形成了漸進式的變化:從一個圓融和諧、路徑一致的俄國學派鋼琴家,成為面向廣大聽眾、挖掘自身吸引力的「明星獨奏家」。
4月
22
2024
演奏者精心設計了樂曲的開頭,結尾自然也不會遜色;飛快的思緒在〈快速舞蹈〉( “Sebes” )層層堆砌,達到終點時,所有人的急促呼吸終於得到了舒緩,果斷而清晰的結尾彷彿軟木塞自香檳瓶噴飛的瞬間,清新、輕盈的氣息隨之呼出,像是三人同時舉杯相碰:「成功了!」
4月
18
2024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