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木革,聲響宇宙:《青ㄟ搖擺》、《擊樂劇場─罪大惡擊》的擊樂跨域展演
10月
12
2020
青ㄟ搖擺(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提供/攝影小川先生)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57次瀏覽

蔡孟凱(專案評論人)


在形形色色的音樂跨預展演之中,打擊樂可能是最有潛力的音樂領域。在各種樂器的演奏方式中,打擊樂有著最明顯的肢體呈現、最多元的樂器形制、最豐富的音響呈現。再者,民俗節慶、歲時祭儀、生命禮俗乃至於說唱戲曲,對打擊樂的重視,更讓各種地域、文化的打擊樂,先天就具備了劇場的基因。

九月的最後一週,我欣賞了兩場擊樂跨領域展演,分別是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主辦,由黃子翎、尹雯慧、齊藤伸一等人共同創作的擊樂跨界3號作品《青ㄟ搖擺》,和Drumily擊樂團的《擊樂劇場─罪大惡擊》(後稱《罪大惡擊》)。兩個製作形式不同、風格各異,關照的面向也大相逕庭,但同時都表現打擊樂在跨領域展演中的潛力與優勢。

《青ㄟ搖擺》的創作成員身具劇場、文學、音樂、舞獅等不同專長,解構傳統舞獅藝術中的操偶、鼓陣、文武場等元素,再混搭即興電音、詩詞、古調、影像等藝術形式。其由民俗藝術取經,開場一段原味生猛的舞獅表演便成功的再現民俗現場,再從中拉出敘事脈絡,描繪一群來自島嶼各地的北漂女子,若即若離又藕斷絲連的家族羈絆。《青ㄟ搖擺》在多元、繁複、且不斷轉變的表演形式之間,層層編織起一段溯源的旅程,最後表演者和觀眾在樂音與文字的陪伴中,與內在徬徨而孤獨的遊子和解。

擊樂劇場─罪大惡擊(DRUMILY擊樂團提供/攝影許博彥)

Drumily擊樂團則是由一群臺藝大國樂系的校友組成,《罪大惡擊》以天主教中所描述,人類的「七宗罪」【1】為主題,七項罪行各由一位演奏者和一首樂曲詮釋,曲目之間並穿插簡單的戲劇呈現,最後再由一首名為〈救贖〉(由Drumily擊樂團委託作曲家林明琦創作)的樂曲作為總結。《罪大惡擊》的每一首樂曲獨自成立、各具風格,在展現演奏者的演奏技術與表演實力之外,更成功地詮釋了七宗罪的性格與形象。再輔以穿插其中的戲劇表演,切身的表現每一位演奏者各自的課題和與團隊的矛盾。八首樂曲、七段自白,串聯起一場表演團體之中的茶壺風暴。

擊樂劇場─罪大惡擊(DRUMILY擊樂團提供/攝影許博彥)

拜上世紀末至今風靡全球,英國打擊樂隊「破銅爛鐵」(Stomp)所引領的潮流所賜,我們幾乎可以在每一部打擊樂的跨領域製作中,看到日常物件的運用。所採用的創作策略、物品種類各有千秋,但基本上不脫兩種概念:「物件的樂器化」「樂器的物件化」

前者譬如《罪大惡擊》中,〈Drumily III〉一曲運用飲料杯、啤酒瓶、各種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響組織樂曲;或是〈阿斯莫德〉最末段,作曲暨演奏者張旭以皮鞭抽打建鼓的聲響入樂。後者則像是《青ㄟ搖擺》以鼓棒比擬炷香、織杼、或是輔助孩童敘事的木偶。而無論「物件的樂器化」或是「樂器的物件化」,其實主要目的大同小異:藉由物件本身在日常生活被賦予的意義,加強音樂和敘事主題之間的連結。然而當代的擊樂劇場創作者所做的又更多,並不只是停留在「欸,這個東西也可以拿來當樂器演奏喔?」的表面挪用。

青ㄟ搖擺(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提供/攝影小川先生)

青ㄟ搖擺(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提供/攝影小川先生)

在《青ㄟ搖擺》中,一個只有骨架、竹編製成的舞獅獅首貫穿了整個作品,與表演者互動、對峙。獅鼓在演奏的過程中,被表演者不斷的推動如玩具推車,而樂器與竹編獅首的並置、對話,呈現了民俗現場與劇場展演之間,彼此撞擊出的戲謔和幽默,這是物件與物件之間自然產生的場景效果。又如《罪大惡擊》裡,演奏家徐易達在〈Le Corps Á Corps〉中,演奏伊朗手鼓的同時扮演賽車手、觀眾、賽評員。樂曲中他不時搔刮手鼓又發出大聲的喘息,模仿賽車場中車輪高速磨擦路面的聲音,除了讓樂曲的音響更為豐富之外,更進而詮釋出某種焦慮的精神狀態。這些手法都不只是關照樂器/物件本身可能的象徵意義,而是在樂器/物件相互模仿的過程中,藉表演發展出更多元、更深層的延伸意涵。

我時常在想,「音樂劇場」其實很像是一把雙邊都開有窺視孔的萬花筒。從音樂的這一端看進去是一個樣貌,從劇場的這一端看進去又是另一番風景,而兩種視角所想要觸及到的目的地,其實是同一個終點(或中點?),只是因為不同專長的創作者,自然產生的觀點、策略、思維的差異,而最終在觀眾面前呈現了不同本位所架構而成的景觀。《青ㄟ搖擺》和《罪大惡擊》,正好呈現了擊樂跨域展演的兩種不同的創作邏輯──前者從劇場的這一端出發、後者則從音樂的這一端出發;前者以文本為核心、後者以樂曲為核心。而這兩部作品的確都發揮了打擊樂在跨領域展演中的優勢,並藉由音色、肢體、舞美,編織出獨樹一格的聲響宇宙。在跨領域展演儼然已是顯學的今日,各種規模、型態的跨域製作一個個都想搶到潮流浪間上的位置,在那,相信擊樂劇場將會有其不可輕視的一席之地。

註釋

1、分別為傲慢、貪婪、色慾、嫉妒、暴食、憤怒及怠惰。

《青ㄟ搖擺》

演出|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
時間|2020/09/25 19:30
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果酒練舞場

《擊樂劇場-罪大惡擊》

演出|Drumily擊樂團
時間|2020/09/26 19:30
地點|誠品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