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昭昭,英雄與美人的《在梅邊之緣》
8月
25
2022
在梅邊之緣(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林榮錄)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83次瀏覽

蔡孟凱


作為梅派在臺灣的唯一傳人,魏海敏幾乎可以說是臺灣京劇旦角藝術一整個世代的代言人。時至今日,魏氏拜入梅門已逾三十載,魏海敏以《在梅邊之緣》為題,連續三日搬演三齣梅派藝術經典折子,佐以相同文本題材、不同藝術形式的表演節目。【1】連三場緊湊且密集的演出不僅陣容堅強,魏海敏一人連續三日主演三齣吃重的大戲,更是令人感佩。


梅門之內,邊緣之外

《在梅邊之緣》這個題目頗值得推敲,「梅」字指涉魏海敏所師承,梅蘭芳、梅葆玖一脈相傳的旦角藝術,自然殆無疑義。但「邊緣」所指為何,則相對耐人尋味。直觀來看,邊緣兩端是不同的表演藝術形式,一方是京劇,另一邊則是現代舞、現代國樂、評書。三個場次輪流搬演,從戲曲之外映襯梅派藝術詮釋故事、打造藝人的韻味手法和藝術風格。

就我個人理解,「邊緣」二字既有地緣、亦有時間意義。時間上,魏海敏正好站在國內京劇從前隸屬黨政軍系統、享盡國家資源挹注的時代;和今日由青壯年演員支撐,與其它百家爭鳴的表演形式一同爭搶舞台焦點的劇場現況。地緣上,魏海敏同時屬於強調流派系統的原生對岸,和逐漸在島嶼生長出自京劇主體脈絡的福爾摩沙。可以說,邊緣二字不僅僅指涉舞台上色彩紛呈的藝術形式,更暗喻了魏海敏和其背負的梅派傳承,在臺灣京劇世代交替的脈絡之中,一個同時關照對岸與島嶼、過往和今日的思考位置。


在梅邊之緣(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林榮錄)


演員劇場懾服眾生的極致魅力

舞台上的魏海敏、吳興國兩人,無論出將入相、登場與謝幕,觀眾的叫好和掌聲沒有一刻停歇。讓全場觀眾驚嘆的,不只是吳興國如何以將屆七十的高齡,和一群足以作他兒孫的青年演員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武戲對打;也不是魏海敏在多年的舞台、教育實務之中,仍然能保嗓音清亮如月、身段柔軟似水——而是這兩位足以代表臺灣京劇一整個世代的藝術巨擘,在各自一方天地戮力耕耘多年之後,仍能有幸在舞台上再搬一回〈霸王別姬〉。

在當下的舞台,觀眾不必然期待何等精準或炫麗的表演,而是在大師重逢、共享戲場的那一刻,這晩便足以成為經典。或許「演員劇場」走到極致也不過如此,藝術家不需言詞、不必亮相,只要站在那兒,便能散發懾服眾生的無盡光環。歲月昭昭,當藝術家的成就被時光鑄成某種銘刻歷史的高度,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足以成為點燃全場的悸動。

但也因為這種獨特的觀演默契,整場《在梅邊之緣》都給我一種「過度導演」的感覺。前半場以類音樂劇場形式呈現的〈虞兮夢〉,各種布幔、投影、燈光不時在四位音樂家的周圍盤旋,搭配演奏者不明究理的走位;曲目下半的〈十面埋伏〉,演奏琵琶的林慧寬更煞有其事地架高在一個假石上彈奏。這些手法在樂曲之外添增許多裝飾,本質上卻與音樂本身無涉。


在梅邊之緣(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林榮錄)

〈霸王別姬〉亦然,導演十足用心地在一桌二椅之後投影戰地星夜的精美圖像。最後美人自刎的全劇高潮,更是以腥紅灼眼的燈光籠罩霸王虞姬二人。這樣的呈現手法或許更貼近我們今日對於「在現代劇場演傳統戲曲」的想像,但也不免干擾些許魏、吳兩人精湛而細膩的情緒渲染。我其實更私心期待兩位演員的表演能量能,能更加直觀地被觀眾看見,而不需這些錦上添花的外在元素。


這一夜,足以銘刻歷史

三十年前,魏、吳兩人合作無數精湛的新編大戲,與無數藝術家們一同為臺灣的京劇藝術展開當代的篇章;三十年後,兩位戲曲巨擘都早在經典傳承的道路上,為下一個世代的京劇火花添上薪柴。在《在梅邊之緣》充斥全場的激情之中,我暗自猜想,在場的觀眾是不是內心都在感嘆這麼一場〈霸王別姬〉到底還有沒有重現的一日?


在梅邊之緣(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林榮錄)

即便這對老搭檔不時仍在舞台聚首,像今夜一般的梅派經典卻也讓觀眾等了十餘年。美人綽約、英雄風姿,觥籌談笑之間時代又翻過了一頁,這一回〈霸王別姬〉是否將成絕響?無人知曉。但大師身影或許將在戲台佇立不朽,和戲迷一同期許下一個世代的經典誕生。


註釋:

  1.  現代舞〈洛神引〉對應〈洛神〉;絲竹室內樂〈虞兮夢〉對應〈霸王別姬〉;評書〈楊家魂〉對應〈捧印〉。

《在梅邊之緣》

演出|魏海敏、吳興國、采風樂坊
時間|2022/08/13 19:3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大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而魏海敏作為臺灣梅派的代表演員,傳承梅派戲,對她而言是致敬,是個人修為養成,是文化的傳承。對於繼起的新秀來說,她也已是大師典範:從傳統走向跨界,卻仍不忘初心地鑽研傳統藝術。(蘇恆毅)
8月
31
2022
《相看儼然》作為文學改編成戲曲的作品成熟度頗高,透過戲劇語言講述文學情懷,不同劇種同台融合、共敘故事相輔相成,但未有突破原著力度之觀點是較為可惜之處。
5月
27
2024
短短的兩個小時,戲劇情節含括了友情(年兄弟)、愛情、姑嫂情與母子情,集喜、趣、悲、憐之情緣際遇於其中,甚具戲劇性與可看性
5月
21
2024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絕色女妖》目前最可惜之處,是欲以女性視角與金光美學重啟「梅杜莎」神話,惟經歷浩大的改造工程,故事最終卻走向「弱勢相殘、父權得利」局面。編導徹底忘記壞事做盡的權貴故事線,後半段傾力打造「人、半妖、同志、滅絕師太」的三角綺戀與四角大亂鬥,讓《絕色女妖》失去控訴現實不公的深刻力道,僅為一則金光美學成功轉譯希臘神話的奇觀愛情故事。
5月
03
2024
《乩身》作為文學改編的創作,文本結構完整、導演手法流暢、演員表演稱職,搭配明華園見長的舞台技術,不失為成功「跨界」的作品、也吸引到許多未曾接觸歌仔戲的族群走進劇場。但對於作為現今歌仔戲領導品牌之一的明華園,我們應能更進一步期待在跨界演出時,對於題旨文本闡述的深切性,對於歌仔戲主體性的覺察與堅持,讓歌仔戲的表演內涵做為繼續擦亮明華園招牌的最強後盾。
5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