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
洪郁媗
台中人,目前即將迎來人類學學徒身份的第四年,其實只有修過一門戲劇系開的選修。長期不務正業兼戀物喪志,在學社畜合一的日子偶爾動筆。曾經寫過展評、書評、食評,當然還有劇評。
熱門文章
應把靈感拿去寫詩——《致疫情時代:三個短篇》
763
七月
30
2022
這不是一場表演?——《不知邊際、不知所謂事件》
717
八月
16
2022
災異前的短暫歇息——《潮來之音》
495
七月
21
2022
所有文章
7 篇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在一拉一扯間,折磨亦或拯救早已模糊了分界,伴隨著急促的切分音,不斷在舞台來回的拖行延續至結束。
十二月
02
2022
似乎,唯有扮演女兒的馮程程,滯留在暴風雨那魔法尚未失效的世界,她想用石頭填平海,或許,特別是那片讓中國警方截獲十二位意欲渡台港人的海。(洪郁媗)
八月
26
2022
老實說,我也對這場藝術事件百感交集,一方面我欣賞創作者的聰明巧思,另一方面對作品的完成度感到愕然,似乎有太多想說的想法,卻仍找不到恰好的詞語,或是某個能接起事物的影格。(洪郁媗)
八月
16
2022
或許,「變形」可作為遁入《綺夢遊》營造之氛圍的關鍵,舞台上的身體並不扮演單個身份,而是隨著燈光、節奏的變化不斷切換形體。(洪郁媗)
八月
15
2022
《致疫情時代:三個短篇》猶如創作者吐出未經消化的傷感所形成的食繭,亦像是疏離和自憐的切片。它的質地則正如任何消化不全的東西一樣,即零散與破碎的產物。(洪郁媗)
七月
30
2022
當她再次向伴侶覆述這幾乎稱得上末日的夢境時,本劇的療癒時刻即將到來。結尾兩人緩步攜手前行,共同抵抗看不見的巨石,場景正如劇中人物的自述:「兩個薛西弗斯。 」(洪郁媗)
七月
2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