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祖靈的氣息守護傳統《呼吸》
10月
03
2019
呼吸(傳源文化藝術團)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47次瀏覽
童柏壽(表演藝術工作者)

新事物的推陳出新總是伴隨著舊時代的沒落,成立九年的傳源文化藝術團以《呼吸》溯源那被遺忘的時光,藉由九十分鐘不間斷地舞著,呈現缺氧的空間,將會窒息死亡。當土地沒了生氣、傳統文化死寂的時候,我們還能正常呼吸嗎?我們還是原本的自己嗎?回首來時路開始探索、自省反問我們能再找回自身的文化價值與認同嗎?

游移在傳統與現代之中,呼吸是文化的延續。啟幕前時而快、時而慢,頻率交錯的呼吸聲在劇場環繞著,氣息的不平穩已把觀眾帶入急促與不安中,猶如泰雅族人最初引以為傲的印記──紋面,隨著耆老凋零、傳統文化快速地流逝,是否也使族人們開始感到焦躁不安,我們還保有什麼?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呼吸》以關心原住民民族議題與自身成長的經驗,編創出五個篇章「生命」、「崩解」、「陷阱」、「甦醒」與「呼吸」。訴說土地由綠色逐漸轉為土灰色,就像老族人臉上的紋面一畫一畫的消失,原住民青年唱出的傳統歌謠中,帶著濃厚的傷悲,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著同樣的養分,最初的頻率再也回不去。當獵場失去自有的權利,獵人設計的陷阱,反將自己設入陷阱中,現在獵人還能打獵嗎?未到終寂之時,新的氣息會逐漸甦醒,而祖靈的話語從未停過,文化以不同地樣貌頑強活著。最終當歌聲再次響起,訴說了部落的歷史與文化──當舞蹈再次跳起,傳遞了族群的精神與勇氣。傳源文化藝術團的原住民青年正一步步調整呼吸,用祖靈的氣息守護傳統。

舞作首尾兩個篇章採以破題與呼應相互對照,首章「生命」由原住民嘹亮動人的歌聲,唱出耆老生命盡頭,走向彩虹橋前心境上的擔憂。過程中的「崩解」、「陷阱」與「甦醒」舞作,在舞臺呈現上是快速流動的,舞者們需要充沛的體力去展現所要傳達的畫面。編舞家並非以學院派的舞蹈來編排內容,反倒保留原住民傳統舞蹈中的些許元素,再依故事情節套入表演者的身上,當中還看到電流似不規則的舞蹈與充滿情緒的臉部表情。這群非科班生訓練出來的原青年舞者,能將肢體線條極至展現,與生俱來的潛能與爆發力不容小覷。最後的「呼吸」回到了原點,再以歌聲讓舞群們急促不安的呼吸漸漸地平緩下來。

傳源文化藝術團的組成,從兩個人到一群人,這群人把原住民傳統樂舞轉換成舞作《呼吸》,而編舞藝術家DJANAWKIVALAN(伊法蘭迦惱,來自排灣族,屏東縣來義鄉文樂部落)功不可沒。筆者在未觀賞前,對原住民舞的印象僅停留在儀式、圍圈歡唱、豐年祭等,孰不知泰雅族樂舞透過編舞家的拆解、重構、再生是如此充滿生命力與感動力。

《呼吸》導演陳光明、藝術總監郭志翔與這群原青年都來自部落,他們以最熟悉的旋律、舞蹈紀錄了屬於他們的文化與歷史。只要用心地去做、努力地去實踐,「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原住民的舞蹈與音樂就是最具特色的文化藝術。

《呼吸》

演出|傳源文化藝術團
時間|2019/09/28 19:30
地點|苗北藝文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繼鄧肯.麥克米倫的另一部作品《好事清單》之後,四把椅子再一次成功轉譯當代重要劇作,藉由個人生命關懷,連結更廣泛的全球觀照,擴展劇場的創作視野,也同時再次確認語言思辨在劇場中的必要。
4月
07
2023
「難關過後,生命還有何可能?」可謂貫穿《好事清單》與《呼吸》的問題。與《好事清單》以自我終結來啟動問句相反,《呼吸》中是由生小孩與否的問題來向生命發問。
3月
28
2023
一個遠渡重洋而來的劇本,反映了異地共有的現代性問題,顯然沒有造成太多跨文化差異,而是壟罩為全球化現象迫近彼此,在環境每況愈下,群體政治內的個人存有議題夾擊之下,我們尚有喘息的空間嗎?
3月
28
2023
一百分鐘無中場,捏在多數劇場觀看的理想時間;但巨量台詞疊進了「情節時間」,作為第二層表現。《呼吸》經歷一對男女的交往、討論生子、懷孕、流產、分手、再次相遇(甚至可以説是外遇)、再次懷孕,然後導向結尾;更因全劇未有明確的段落切割,讓所有情節、對話都直接被銜接,進一步錯亂了時間感⋯⋯
3月
20
2023
雲門「春鬥2024」的三個作品,以各自獨特觀點去解析並重新排列舞蹈身體之當下片刻,呈現出肉身在凝視(Gaze)中的存有時空與鏡像延異,無論是運用科技影像顯現存在卻不可見的肉身宇宙;在喃喃自語中複演詮釋地震當下的平行時空;或是在鬆動的空間與肢體裂縫中挑戰可見與真實,皆為對觀眾視域下的舞蹈身體所提出的質問與回應。
6月
20
2024
說到底,余雙慶這個主體仍舊不在現場,所有關於「他」的形容,都是「她」在我們面前所描繪的虛擬劇場;喬車位、推櫥窗、拉鐵門以及起床的身姿,余雙慶就如同一位站立在夕陽餘暉下的英雄一樣,藉由匪夷所思且神乎其技的身體重心,他喬出了我們對於日常物件所無法到達的位置與空間(起床的部分甚至可以跟瑪莎葛蘭姆技巧有所連結),而余彥芳的背影宛如一名當代的京劇伶人,唱念做打無所不通,無所不曉,將遺落的故事納入自身載體轉化,轉化出一見如故的「父」與「女」,互為表裡。
6月
20
2024
白布裹身,面對種種情緒撲身襲來的窒息感。余彥芳將肉身拋入巨大的白布中,她與蔣韜的現場演奏這一段是設定好的即興,只是呼吸無法設定,仰賴當下的選擇。追趕、暫離、聆聽、主導,我預判你的預判,但我又不回應你的預判,偶爾我也需要你的陪伴。做為個人如何回應他人、回應外界,客套與熟絡,試探與旁觀,若即若離的拉扯,對於關係的回應隱藏在身體與鋼琴之間,兩者的時間差展現了有趣的關係狀態。
6月
20
2024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