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頭落又起,是時間的掌中戲《一丈青》
5月
08
2019
一丈青(真快樂掌中劇團提供/攝影鄭嘉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48次瀏覽
張峰瑋(劇場工作者)

掌中戲在台灣因應不同時代、不同場合、不同觀眾需求而演變出多樣的表演形式及內容。真快樂掌中劇團於2018年於臺灣戲曲中心及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演出的《孟婆‧湯》,以及此次於臺灣戲曲中心演出的《一丈青》,不僅演出內容基於經典卻大不囿於此;在演出形式上,多數掌中劇團來到現代劇場(或說「內台」)演出時,往往於舞台上再搭建一個掌中戲棚──此作法除了表演主要僅在掌中戲台上發生之外,也使現代劇場技術難被發揮──真快樂掌中劇團則充分使用現代劇場的硬體設備,同時亦破除表演空間僅於「台上台」的限制,使得小小偶戲能夠完整地在一個實驗劇場的舞台、燈光、音響及影子、煙霧等效果的襯托下,營造出使人大開眼界的奇妙畫面。操偶師拉開一塊布,布的上沿便可以是戲偶的舞台,旗幟橫打、兩片橫旗相接或相疊則又是另外種種形式的舞台;操偶師在整個舞台遊走,時而融入角色一同扮演,時也兀自扮演其他角色。如此走出掌中戲的新路,雖然近年尚有同黨劇團的《白色說書人》或好劇團與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的《穿紅絲緞的少女》,兩者皆揉合掌中戲與現代劇場元素;唯有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兩部作品以寫意呈現,而帶有獨特詩意,可謂獨樹一幟。

與《孟婆‧湯》秉持同樣的簡單原則,《一丈青》的演出模擬一個高機動性的掌中戲班來到鄉間進行走演。台上先後駛入三台腳踏車,載運了一台子戲所需要的一切行頭,就連簡易的舞台及文武場也包含其中。戲中戲搬演水滸英雄扈三娘闖蕩江湖的故事,然而整個演出更關心的是「戲中戲」之外的戲班日常──早期臺灣掌中劇團在鄉野間走闖的生活樣貌,構成戲裡戲外同樣是江湖,而與扈三娘對照的是真快樂掌中劇團的耆老江賜美女士,兩者同樣在男兒當家的世道下邁開步、走出一條不讓鬚眉之路。而古有的盜賊與狗官,在近代則有地方惡霸與迂腐管區來對應,一齣在鄉里陽春上演的掌中戲便頻頻被打斷,走村撞鄉的演出並不全然逸趣橫生可見一斑。

並不只有外人會打斷鄉間的掌中戲演出,《一丈青》中更演繹了當年鄉野演出的另一個特色,即是會在演出中插入賣藥的橋段來貼補劇團開銷,且呈現方式類似恆春兮那樣妙語連連,恰似現今YouTube、電影、電視劇中的置入性行銷及廣告,而這些在表演過程中所插入的廣告可謂是業配的先驅。觀眾其實也未必會討厭業配,只要能將業配的內容處理得有趣且能讓觀眾接受,那對觀眾、演出及劇團而言便是三贏局面──劇中的業配安排,儼然是掌中戲界的How哥。

然而也並不只有外人和賣藥廣告會打斷鄉間的掌中戲演出,《一丈青》演繹一個戲班行走江湖,並演出一齣女俠行走江湖的故事之各種情狀,比起「一丈青」所指涉的巾幗情懷,其實更強調著「行走江湖」所代表的無盡與無常,無論是戲中戲裡的扈三娘多次奔波,或是戲班多次中斷演出,皆是出來走跳的生存風景。其高潮發生在《一丈青》的結局,當戲中戲演到扈三娘準備要率眾攻打官府替家族報仇時,戲外卻突然下起雨來,於是演出再度中斷,戲班眾人眼看無法繼續,便開始打包行頭,不一會兒台上便只剩下一台腳踏車及一名表演者。他在收拾完畢之後,往觀眾席一看,愣了一下說:「你們怎麼還在?我們要收了,祝大家萬事順心如意,再見。」【1】全劇便結束。我看過小說斷尾,也看過動漫斷尾,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眼前的戲斷尾,確實目瞪口呆、嘆為觀止,不過仍覺得相當精采。這樣的處理方式,也正回歸到現實日常──鄉野戲班時至今日仍然走跳,遇到大雨也仍然是停演,而雨總有一天會停,也總有一天會再下;不過,在種種的週而復始之間,時間的掌中戲還不停上演呢。

註釋

1、此非原話,僅取記憶中的約略意思。

《一丈青》

演出|真快樂掌中劇團
時間|2019/5/4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除卻上述編劇與表、導新意,從戲偶與物件的設計和工藝,音樂與唱腔的編創和展演,到舞台與燈光涵構出的演出環境,俱為出色,在民間戲班與現代劇場的跨界合作下,吸納當代新鮮的思維與技術,體現了「完全劇場」的當代藝術,活出了布袋戲的新生命。(陳韻文)
5月
14
2019
《一丈青》並不以特效喧賓奪主,運用靈活的場景和演員調動,承繼布袋戲的底蘊,豐富其表現手法。(王熙淳)
5月
06
2019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