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散的夢,失卻指向的歷史《國姓爺之夢》
十二月
15
2021
國姓爺之夢(三缺一劇團提供/攝影鄭雅文)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32次瀏覽
黃馨儀(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三缺一劇團睽違數年的「土地計畫」終於來到貳部曲,並從首部曲《蚵仔夜行軍》與《還魂記》中人物角色所依憑單一土壤地域,擴大至整個台灣島的身世場景。因著台灣社會的移民性與受殖民處境,《國姓爺之夢》,讓時空地理不斷移易,除了以荷蘭統治、鄭成功登陸的台南為中心,展開四百年的追尋,並將眼界開展到二戰的南洋戰場與移工的印尼家鄉。

《國姓爺之夢》交織著不同時代的小人物故事,伴隨著四百年來由鄭成功主航的幽靈船,尤以荷據時期少女瑪莉的故事作為貫穿紅線:她隨父親遠颺出海至福爾摩莎傳教,也對比見證了荷蘭人來到之前麻豆社西拉雅族的生活與信仰,以至西拉雅族人戰敗為奴、泛靈信仰也被取代的過程。然而曾作為戰勝者的荷蘭人瑪莉,後也在鄭成功佔領後被迫獻身。其愛人葬身航程,懷了國姓爺孩子的她無法回鄉,後又在清領時期失去了孩子,最終無所依歸。另一方面,成為階下囚的西拉雅少年,與其他來自印尼、印度的奴隸共同工作;對應著另一個時空則有日治時期的高砂義勇軍,在印尼雨林和當地士兵相互扶持生活了十餘年;還有印尼漁工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在漁船上工作卻受盡虐待而亡故。歷史堆疊著,相互並行,卻又似相互影響,所有場景與人物紛陳現身。

然相較於十七世紀多族群相處的追述與再現,國民政府來台後的人物故事則較輕描淡寫。以海軍外省老兵唐伯伯為主,再帶出養老院的眾人:日本灣生奶奶、本省的政治犯家屬,具體而微展現在近代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差異涵融,卻也在表徵的符號表示下失卻了心境。

在《國姓爺之夢》中,相較於過去,現在是如此蒼白,於是越觀看也越失去了焦點:所要談的是移民與離散,還是歷史的變異?在眾多小人物的際遇之中,壓迫者又是誰?還是在太不可知的歷史下,僅能咎責當下政權?

國姓爺之夢(三缺一劇團提供/攝影鄭雅文) 國姓爺之夢(三缺一劇團提供/攝影鄭雅文)

為了具現交織並置的敘事,表演者也以三缺一劇團擅長的身體表現與物件轉換演出,在黑盒子中僅憑借表演者、桌與木箱的變換,其中的畫框更是成為不同場景的鏡框甚至通道,靜態也動態地召喚過去,幻化出不同的場景。六位演員不斷切換著角色,調度身體與語言,帶著觀眾一同穿越無盡的時空切面。然而在演出主體混亂之時,過多的切換演出也形成消耗,並在熟悉切換模式後感覺到「炫技」而無法實際推進內容。說炫技或許過重,觀看過程中實可感受到創作團隊在過程的用心與玩心,所以才能創發耍玩出如此斑斕的片段,並能自然地調轉沉重與笑鬧、悲傷與歡快。無論是演員的多語表現或是表演轉換,都需苦心排練,然若三缺一劇團希望以土地計畫發展當代新寓言,藉由劇場語彙帶領觀眾認識與思索這塊土地,那結構上必然需要更加精鍊。

《國姓爺之夢》在表演上實為精湛,在後疫情時代,這樣的實體演出(還回到再開放的牯嶺街小劇場!)著實提醒也展示著劇場的魔幻,並且讓目光回到演員本身,隨他們的切換翻轉而驚喜。回看土地計畫首演時,吳政翰的評論:「如此充滿簡約、流動的美學形式向來就是三缺一劇團所擅長的,而更重要的是,該由什麼觀點進入、用怎樣故事轉化、以何種敘事手法來架構所欲探討的事件和議題?」他提醒著虛實交構之間,失卻辯證性,反會陷入危險。【1】就此來看,《國姓爺之夢》也有相似的問題,雖然不過份集體感傷與療癒,但卻依然「政治正確」,揭露歷史,卻失去主體;探尋著失落的記憶,卻少了些歷史眼光——特別是最後一場,四百年來所有角色如同《最後的晚餐》同桌而食、相笑而語,並置也調解了所有的歷史恩怨。

但真的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些人物,他們最後同桌能只是笑語嗎?那養老院的老者又怎會如此不睦,難道只是老兵唐伯伯在挑起恩怨嗎?個人的和解容易,但歷史的和解需要更多檢視與辯證。

不過三缺一劇團作為以「集體創作發展」為主軸的劇團,其《蚵仔夜行軍》花了七年持續行軍才打磨完成,在首部曲七年後才登台的《國姓爺之夢》,相信不會只是短暫的一夢,唯有讓身世未名的幽靈船再度航行,讓歷史角色們再度自行辯證,這場夢,才會更進入台灣人的集體潛意識吧。

註釋

1、吳政翰:〈紀實與敘事的危險平衡《土地計劃首部曲》〉,表演藝術評論台。

《國姓爺之夢》

演出|三缺一劇團
時間|2021/12/11 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我欣賞三缺一劇團處理臺灣歷史記憶的企圖,這確實是今日臺灣社會在摸索自身主體性時不可忽視的關鍵。這篇評論基於肯定此意圖的立場,並進一步討論,這齣戲以什麼手法處理臺灣歷史記憶,帶來什麼感受,是否還有其他的可能。(洪伊君)
十二月
22
2021
《國姓爺之夢》建基在「『假如』這些角色真實存在」的雙重後設手法:讓假的劇場演出,演繹了假的角色生命故事,進而弄巧成真,讓劇場重新回歸其應有的敘事價值⋯⋯民族主義因此不再只是一種意識形態或政治運動,而是一種更複雜深刻的文化現象,或說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的人造物」。(丁家偉)
十二月
13
2021
雖然我認為這齣戲有其成功之處,但或許就像導演自己在臉書上的訪問片段所說,這齣戲的文本是從排練場上長起來的,編劇必須反覆修改劇本以配合演出。因此,⋯⋯當觀眾試圖梳理釐清整齣戲的骨架紋理時,卻發現段落之間的衝突矛盾⋯⋯(吳依屏)
十二月
13
2021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