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覺Déjà vu──《定光》的光聲體
10月
28
2020
定光(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李佳曄)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89次瀏覽
陳盈帆(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當代舞蹈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失去發聲的呢?雕琢某種在地語言的指向性有助再建集體認同嗎?《定光》(Sounding Light)【1】所嘗試的「一種聲音一個光線」是種聯覺,企圖使觀眾透過聽覺的「Déjà vu(既視感)」來凝聚共感。

舞台的純白天幕和雙側台以平整的純白布幕圍起,劃定了純白但不刺眼的單面台,其上經反射的光暈緩緩印出軌跡。不滅的光源變化照射在陳邵彥設計的柔滑米白褲裝上、在十二位舞者肌膚上。「正在」是燈光本次的任務,李琬玲所設計的反射光暈如本作的抽象化的聲響,都是有機且持續的運行。

這部作品的聲音和節奏多變,聽覺上絕非視覺上的白淨安寧,反而有股竄動。最引人注意的舞者發聲部分,除將身體當作打擊樂器外,聲音暨人聲創作張玹使舞者們仿音,但編舞家鄭宗龍未仿動作語彙。當舞者發出鳴唱,有幾位彷彿有點像生物,他們定點姿勢有些許擬態,動作流動時卻未複製生物的移行。因此,符號、象徵與情節於此作影響不大。那些舞者聲帶發出的聲音據特刊介紹是來自「自然」,尤其以森林環境為本。乍聽我卻有種闖入異世界或其他星球的感覺,這裡的重力陽光空氣水或許與地球接近,那些生物(creature)卻非我認識的。有種咋舌聲讓我想起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孵化的異形(Xenomorth),海豚群體的對話,或策馬疾行的暗語。那些口腔發出的「ts」、「tsh」等擦音,或許是無意識地抒發,偶爾又給我正在傳遞訊息,或正在召喚不在場的、不知名的感覺。彷彿是語言消失之後,或語言出現之前的世界。本作還有音樂,林強與鄭宗龍挑選的器樂聲中,罄的聲響「tia-teng-ng…」【2】在歌劇院大廳繞行的回音相當清脆又流暢悠長,而聲音的共振在此場館環境成為延伸身體動能的助攻。不過,舞者們究竟是聽聲音還是看動作繼續在《定光》的群體中往下跳呢?

這部作品下半身的流動多於《在路上》或《十三聲》複雜的手、臂、肘、肩串連動作,且大多數的舞句對稱並在同一段落中持續綿延不斷的能量。以某段落雙手雙足接地的動作為例,四分之三的舞者們一同降下臀部,左腿移步躍過右膝之前,雙手一抵轉向,右膝跪地再起,雙膝外開成蹲姿,提高臀部回到起始姿態,並再一次循環。而進入下段落時,主題動作與聲音也隨之改變。在呼吸中運作身體對舞者是道摸黑進廚房也端得出的家常便飯,但如何在延續出聲中找到縫隙吸吐同時運作全部的身體,是道刀工細緻,鮮度直曝的複雜料理。或許對跳過《十三聲》的「前雲2」舞者而言,在表演時出聲不是陌生的經驗,但對「前雲門」【3】舞者而言,或許是堵高牆。不過,《定光》的聲音不同於《十三聲》的請神咒或恆春古調,《定光》的聲音失去可參循的文本或旋律,對於舞團中習慣沉默的舞者皆是更高強度的挑戰。或許鄭宗龍想提問的是,舞蹈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失去發聲的呢?借助張玹以神秘的抽象化聲韻法則,他們為各個舞者挑選了原音疊字、塞音、鼻音、擦音,他們企圖捕捉未曾出現在臺灣口說語言中的音,發展身體內部的發聲器官以及保留聲音竄動到身體末端的感覺。

某種在地語言的指向性有助再建集體認同、擴大集體認同嗎?《定光》(Sounding Light)所嘗試的光聲聯覺方法,或許假設某種音素聯覺即便出自個體(張玹或林強或舞者),仍可能具有普世性,使通曉此在地語言的大眾觀眾能夠捕捉到可親近的辨識性。《定光》所選的發聲是以臺語本位思考所提出的一種臺灣主體性,可能也是因應臺語失去霸權地位的復興運動,使具備共同基礎的人們就「已知」去強化聯覺,透過聽覺的「Déjà vu(既視感)」來凝聚共感。

反向來說,會不會透過「誤讀」所產生的趨同性,可能會比「辨識」的趨同性更有力量呢?像是我差池地聽見了外星生物,進而有末世科幻之感。或我不知道會臺語或不會臺語的藏語朋友、越南語朋友、泰語朋友觀賞《定光》時,是否會清晰地知道那些發聲取材並非來自他母語的音素,或者可能以為那些聲音正是他們的母語。畢竟這數個語言之間共享了許多聲韻,只是輔音或尾音調各地特色不同。甚或,《定光》的發聲鑽進耳膜,在臺灣與歷史共時性更緊密連動的十六族原住民族朋友【4】,五腔臺灣客家話朋友【5】,華語朋友【6】,所感受到的親密度又是如何?張玹於此作中利用許多高頻率出現的子音,將其轉變音調或接上罕見的母音,藉以製造聽覺上的Déjà vu。而關於誤讀,我能舉例舞作中的「Khiah-Hah」。許多觀眾將此音誤聽為「khiàm-phah欠打」,這便是以自身的文化經歷,腦補了Khia後的m又丟失了Hah 的h音,轉而推論自己聽見「khiàm-phah欠打」並油然而生親切感的例證。

不過,我最關心的是未出聲時的呼吸。此作中發聲的動作往往是口部吐息,那麼,吸氣何時發生呢?有條不紊的呼吸是舞者掌握舞作的關鍵,如果過去習慣吸氣的動作在此作必須吐氣發聲,該如何調節呢?這個艱難的課題似乎落在各個舞者身上,他們各自有各自的solo或duet及相對應的聲音,他必須自己找到自己新的換氣方法。同時,在調配自己的同時,要記得顧及整個群體的動幅、的發聲、的氣。那些氣的flow在此作六十五分鐘不下台的壓力中,於最後的數分鐘,當群舞者們數度企圖趨近黃詠淮行雲流水的獨舞時,拍擊自身的眾身體將張力積累到最大,進而所有舞者跨進一連橫排的陣列,在昂揚一致的節奏中迎接finale。最後,身體安靜下來,各自散落開,回到開場個體不一的安靜姿態。如此群體與個體的幻化轉變,似乎正也是雲門舞者們眼前的議題。

《定光》是雲門藝術部門合併後一年內,新任藝術總監和表演者們揉合發展的第一個新創作品。二十四個發聲的舞蹈身體一邊丟掉過往已經會的東西,一邊試圖打開身體空間讓新的元素流進,讓彼此流進,他們正在試著向夥伴走去、跟夥伴走在一起。「雲門標準」正在改變,而觀眾們也正在接受挑戰,試著繼續一起走下去。

註釋

1、《定光》巡迴第三站臺中場,cast與首演臺北場十二位相同,於整體表現上表演者們自在許多,並且本站結尾與前兩場不同。臺北臺中cast:吳睿穎、李姿君、周辰燁、邵倖紋、范家瑄、陳宗喬、黃律開、黃詠淮、葉博聖、鄒瑩霖、廖錦婷、蘇怡潔。高雄cast:林宜萱、侯當立、張育慈、陳慕涵、陳聯瑋、黃立捷、黃羽伶、黃彥程、黃柏凱、黃敬恆、鄭希玲、顏斈芯。

2、我很努力以臺羅拼出「罄」的聲音,有賴讀者們發揮想像力並給予指教。

3、「前雲2」(慣稱2團)及「前雲門」(慣稱一團)指的是第一任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卸任後不復存在的雲門和雲門2。

4、是指2020年原住民族委員會所公布之十六族,未來數據可能更新。

5、臺灣客家話也有七腔之說。

6、華語,漢語七方言:官話、吳語、閩語、客語、贛語、湘語、粵語。

《定光》

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20/10/24 14:30
地點|臺中國家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定光》只是常義的自然論,把緣起於「錠光佛」的「定」字之施行義,連結到不時響起的罄音、山上的光景與書法心學的光境,跟舞作結合成一套編舞的語義學,意圖於文化養成,倒退為一種德行化的美學規訓。(陳泰松)
11月
16
2020
相對於《十三聲》的嘈雜多聲,鄭宗龍於接棒後首部全新作品《定光》在宣傳上便以「安靜」為主軸,⋯⋯鄭宗龍創作上的迥變,反應出「雲門舞集」舞蹈美學的傳承,來自舞者長期訓練的身體。因此,《定光》一作實則凸顯了舞者作為《雲門舞集》創作的主體,舞者的身體延續了雲門的品牌與美學。(李宗興)
10月
22
2020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