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滿載,皆大歡喜《第十二夜》
12月
15
2016
第十二夜(台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79次瀏覽
吳政翰(專案評論人)

「音樂,假如是愛情的食糧,奏下去吧。」這是莎士比亞的喜劇巔峰之作《第十二夜》全本中的第一句台詞,由為情所困的公爵奧西諾說出,不僅以音樂揭開了愛情的序幕,亦點明了音樂在這類愛情喜劇中的重要性,而要說最能將愛情與音樂的結合體發揮至極的戲劇風格,則莫過於載歌載舞的印度歌舞劇了。此次受邀來台演出的印度團體劇場(The Company Theatre)重新詮釋此莎劇經典,由導演阿圖・庫瑪(Atul Kumar)執導,融入了印度傳統民間歌舞Natunki形式,富饒視聽動量,幾乎將歌舞成了主旋律,戲劇成了副調,喜上加喜,火力全開,呈現了此劇的喜感極致,也展現出活靈活現的生命力。

舞台上,立了數根金色柱子,簡約地搭建出宮殿般的空間感,深處牆上是一幅換上了印度風裝扮的莎士比亞大圖,宛如廷中裝飾,也如莎翁親臨,共襄盛舉。劇中不斷流轉的諸多地點皆於此空間演出,沒有換景,亦未刻意營造戲劇幻覺,轉而著重當下與現場,著重每個能直接與觀眾產生溝通的環節,藉由樂舞、歌隊、即興表演等方式。

位於莎翁圖像前方、舞台上緣的平台是樂池區,毫無遮蔽,自始至終清楚地成為場上焦點,三位樂手以打擊樂、簧風琴及諸多小型樂器,串織出全劇豐富多元的聲響。歌曲不時穿插於劇情行進間,有時像是角色的出場介紹,如《托比與瑪莉亞的情歌》、《安德魯之歌》等,不過大部分的歌曲並沒有推進劇情的功用,啟歌點也無強烈動機,反倒像是每段情節的主題曲,例如《情侶無可奈何之歌》、《弄臣唱愛情及愚蠢之歌》、《弄臣唱安撫受傷的心靈之歌》、《瑪莉亞給馬孚利歐設下陷阱之歌》等,在演唱時沒有上字幕的情況下,聽眾無從得知歌曲意思,卻可直接從演員們滿溢而直接的情緒表達中,感覺到歌曲所帶來的情感和氛圍。因此,歌曲安排不往戲樂扣合、以樂帶戲的西方音樂劇方向走去,而是回歸到寶萊塢歌舞敘事邏輯,不僅帶有更多表現色彩,讓樂舞純粹成為視聽景觀的一部分,亦將純粹的生命欲望和能量,以更直接、豪邁地的姿態盡情揮灑。

除了樂手之外,所有未上場的演員們也坐在樂池區中,像是觀眾,隨性喝水、閒談、鼓譟、嘲弄;同時也是歌隊,身份流動不定,隨時從容上場,並未刻意換裝。當薇奧拉/西薩里奧初次代替主子來到奧莉薇亞家中求愛,此時,在原劇本中,奧莉薇亞命令侍女瑪莉亞裝扮成自己,兩人交換身份,與來者玩起了猜謎遊戲,而在此版詮釋中,遊戲變得更大,扮成奧莉維亞的不只是瑪莉亞一人,而是全體歌隊;爾後管家馬孚利歐錯認的信件內容,不再是原劇中自己讀信,而是由歌隊眾人的口中一一說出。藉由如此歌隊的運用,豐富了聽覺和畫面上的調度,也增添不少戲劇節奏層次。

同時,整場演出充滿即興橋段。薇奧拉的雙胞胎哥哥西巴斯辛,在原劇中只是個篇幅不多的功能性角色,但在此版詮釋中卻加重了其份量,時常像是個說書人般跳脫出戲中框架,主動且輕鬆地與現場觀眾交談互動,一方面解釋背景,另一方面像是脫口秀般與現場觀眾大聊排練是非,不僅自嘲自己戲份太少,也抱怨導演難搞等,以十分即時且直接的方式,得到了現場觀眾的迴響。西巴斯辛在開場不久後的現身即興,為此戲與觀眾之間先搭建好了演出溝通基礎,立下了基調,之後演員們也不時把觀眾作為談話對象,例如請觀眾幫忙挑項鍊,或宛如置身於演唱會般向觀眾討掌聲、配合動作把手舉高等,並在台詞中偶爾穿插中文用語,更加拉近了演出與觀眾之間的距離。

全戲調度流暢,音轉聲揚,手舞足蹈,扭腰擺臀,一路狂歡到底,但整場下來,多了現場盡情放肆的玩樂,少了莎劇模糊曖昧的玩味,加上正向情緒直衝到底,原本劇中所暗藏的悲傷情緒幾乎完全沖淡,從一開始奧西諾被愛情困鎖的鬱鬱寡歡、薇奧拉面對胞兄生死未卜的憂心忡忡,到奧莉薇亞因兄長過世的守喪矜持,全都輕描淡寫,甚至趨近結尾,馬孚利歐被愚弄、欺負過後,竟也迅速地以毫不違和的態度融入歡樂的人群之中,悲喜之間幾無反差,以致喜的層次表現略顯單一。

只不過,有趣的是,從一而終的嬉鬧,似乎將此戲原本最難解的結尾輕輕鬆鬆解了套。劇末在薇奧拉一揭露自己女扮男裝的真實身份後,本來深戀奧莉薇亞的奧西諾,瞬間接受、愛上了薇奧拉,這一切看似不合理的轉變,在此戲「超展開」的喜劇邏輯中,反而顯得十分合理,某種程度上,也隱隱呼應了莎士比亞為《第十二夜》劇本所下的副標題:「隨你便」(What You Will)。

《第十二夜》

演出|印度團體劇場
時間|2016/12/03 19: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當代莎劇改編如何走出新意?核心在於:文本中的意識形態不可視而不見。但,這次的《第十二夜》,導演對這兩個棘手問題的處理顯得避重就輕,尚是可惜。像是馬總管遭到眾人霸凌,最後被送進瘋人院的委屈(其實台上的其他角色才瘋),戲的最後並未交代善後,狼狽回到舞台上與眾人尷尬唱跳,便是一個遺憾。(程皖瑄)
3月
24
2020
劇中角色們既藉著登上舞台唱出自己的心內話,也貫徹了「處於這個時代與這個場域中,特定形式下的演出本質」。舞台上,大紅布幕搭配上霓虹燈泡、舞台景片和鏡面地板的閃爍,以及在舞台上呈現樂隊的後設巧思,形構出一種紙醉金迷的歡樂氣氛。(林映先)
3月
24
2020
音樂滿溢或戲劇上未有明確層次切分的情況下,時而戲中許多轉折之處被匆匆帶過了,時而歌中各小段比重類似,使得每段都成了重點,節奏上缺乏輕重緩急,以致讓原本音樂推動劇情的美意,時常僅止於音樂介紹劇情。(吳政翰)
10月
22
2018
抓住劇場(尤其喜劇)與觀眾同在的需求,再用歌曲勾起觀眾自身文化土壤中的相關記憶;而外放的表演方法,加上對所有角色情感細膩的形塑,總和起來,喜劇的空間,因此被拓展。(張敦智)
10月
16
2018
不僅僅弄巧成拙使得整個製作看起來像是個不成形的音樂劇,更突顯了導演對於莎翁語言的不信任。莎劇語言──莎士比亞最為人稱道、四百多年來仍被世界津津樂道細細品嘗的文學遺產──在此製作中幾乎蕩然無存,淪為第二線的次角。 (劉威昇)
5月
19
201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