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陳韻妃

兩次隔椅對打身段,張瑄庭(飾王月英)單腳立於椅後橫條、朝下威逼張育茂(飾程咬金),女高男低的體位,既讓演員表現平衡功底,亦是火爆打架的休止符,也暗示夫妻關係之主導者為誰,非常好的動作設計。(陳韻妃)
七月
10
2017
齊天一番穿梭生死,見了自己、天地、眾生,讓取經西行變成析理內心的道路,一來表達創作者對時下議題的思考,二使古代奇幻世界不再遙遠無干、身邊人世即修羅場,成了方寸騷亂不安的現代隱喻。(陳韻妃)
四月
27
2017
《蝴.蝶.效.應》人主動創造改變,還道出《梁祝》死別結局以外,「人生若只如初見」的別樣情懷,明白一切而止於生離的無情,正是最大深情。(陳韻妃)
四月
13
2017
唐文華在因情陳理大段臺詞中,語速由緩漸急、表現生死關頭交逼的激動,戲感相當緊密,甚至不一定需要鑼鼓點穿插敲擊,也能傳達出極佳的情緒節奏。(陳韻妃)
四月
07
2017
《西遊記》奇思妙想故事、活潑潑神魔群相,實在是戲曲搬演的好題材,尤其美色劫難章節,很適合注重生旦情愛傳統的歌仔戲來詮釋,加上劇種特有庶民性質,有情節、笑料再搭配熱鬧對打,已具備好看條件。(陳韻妃)
二月
08
2017
導演手法為戲另一好看所在。眾將死傷陣亡,本可極度渲染大灑狗血,但導演選擇淡化,如楊三郎被馬踏而死和七郎受萬箭穿心,運用昏暗不明燈色與「夢見死亡」虛幻作法,避免強烈血腥刺激,反倒悲涼之感無窮。(陳韻妃)
一月
19
2017
作表唱唸均向舞臺劇靠攏,部分演員受的古典身體訓練不一定能發揮,唱詞雖維持傳統曲詞填法,但套詞編製的音樂非京劇板式,服裝現代感強烈,凡此種種,不禁思索戲曲之必要性。(陳韻妃)
一月
11
2017
《浪子燕青》屬古冊戲規矩演法,臺詞運用許多四句聯,不徒做定場詩晃眼即過;音樂以大量打擊樂器營造磅礴氣氛,但鼓聲裡常夾著悠揚笛鳴,恰似燕青豪氣之餘又孑然一身的音符寫照。(陳韻妃)
十二月
03
2016
李靜芳嗓音寬厚具辨識度,詮釋傳統曲調深刻有韻,無論板式如何,字字均清晰有力,聲塑出人物決烈氣勢與力量,比起劇本,性格益加鮮明。(陳韻妃)
十一月
24
2016
世代不同的經典定義──純文字書籍轉變成影視、漫畫、電玩等圖像為主,影響創作取材,好處是觀眾容易理解有共鳴,卻難免流於輕易。(陳韻妃)
十月
07
2016
不競嘹亮卻剛緩並濟,聽來十分有味兒。最後一場〈山神廟〉林沖單對八打手,藍侉衣侉褲(快衣快褲)的戴立吾,甩衣奪刀槍、以腳尖勾提刀把等動作,衣著舉止都俐落矯捷。(陳韻妃)
八月
24
2016
許多身段的曲線設計如圓場、旋轉、臥魚,在走步或旋繞的大大小小迴圈中,劉珈后均維持身上物件拂塵、劍、披風整齊不糾纏。邊舞邊唱西皮系列板式時,嗓音清亮,營造人物俠女英姿風采。(陳韻妃)
二月
23
2016
劇中人的情感貫徹力度如此強盛,故要求演員在表演上必須具備相應形象。陳昭婷飾演女主角,但唱腔過於柔弱。兩名男子柳筠卿情感如洪水熱烈,王庭飛顯較潛藏深層許多。(陳韻妃)
一月
19
2016
從改編本仍擇取原著要義──人的意志推動著情節致使人性生變,但劇名、舞美投影設計呈現「文化中國」思維,人依附在天地、家國下,不強調個人主義。(陳韻妃)
十二月
30
2015
編劇使用不同茶葉比喻人物性格和感情類型,茶、水溫的沖泡飲用時間示意感情的冷卻熾熱變化,卻在主角感情癥結點、音樂和導演方面進行太快,以致失去品茗需淺斟低嚐的回甘和品韻。(陳韻妃)
十二月
07
2015
劇中論畫,非一味引用專業術語或畫品意境,特別強調畫透出的情感,故知藝術固然要求技巧,更在意如何用最深的情反映心靈和宇宙萬象,達到美的境界,而箇中,自然沒有真、假存在。藝術情感的表現,正是本戲有別過往作品的特色。(陳韻妃)
十月
26
2015
經典劇目的傳承內容除是前輩唱腔身段的準確再現外,重要是將戲的深刻感發力量,傳予青年演員,後者如何掌握得當,證明經典的魅力所在?而謝、劉倆當天的表演,確實做到讓人動容。(陳韻妃)
六月
16
2015
本齣戲的英雄好漢,到底是熟老江湖,有點年紀的演員方掌握得住歷練之感,是以本齣演員有拿下戲(戲曲行話)的條件,期待就欠缺處繼續琢磨,使之成為自己「看家戲」。 (陳韻妃)
六月
10
2015
裴艷玲在暢談學戲體會、親身示範和講解身段功法過程中,也是提點眾人看戲門道──從規範提煉出來,進一步欣賞「美」,這是裴以為的戲曲本質罷。(陳韻妃)
四月
15
2015
在這齣眾說紛紜的戲裡,很難尋著足以說服人的觀點,主角自己沒說破,徒留周邊人等代為解套,偏又沒說到重點,英雄定義在不同意見中來回擺盪。(陳韻妃)
四月
03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