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的觸撫、 謎樣的微笑《少女須知》(中)

謝淳清 (專案評論人)

舞蹈
2019-08-30
演出
蘇品文
時間
2019/08/24 14:30
地點
納豆劇場

《少女須知》(中),是藝術家蘇品文自2018年起,以一本同名書籍作為創作靈感的女性主義獨角系列第二作。這本出版於上世紀八〇年代的女性戀愛教養守則,成為蘇品文追溯、質疑、批判與呈現當代女性身體的一種反諷參考。並將這個以「約會」為主題的單元,設計成有如相親般的交誼活動,邀請觀眾共同參與一場類實境秀,於是,演出被賦予遊戲與互動的元素和步驟,虛構的設定因而觸及真實的感受。如關卡般的整體流程,從容執行,毫不馬虎。觀眾先是於門外排隊等候,再逐一依鈴響聲掀揭布幕入廳,微弱燈光中,只見蘇品文口裡含枝筆,一手持手電筒,照著寫在自己另一隻手上的是非題「初次約會可以愛撫嗎」,並要人將答案的yes或no寫在她的裸身。接著,她似乎再根據答案引領觀眾入座。這項針對參與者的初步分類,猶如遊戲的首要規則,讓「進入關係」的前提,深繫於身體親密接觸的意願。

同時,觀眾群的區隔,形成類似安全區的界定,便於下個階段的互動。就在觀眾全數就座後,蘇品文席地坐於場中且迅速穿起褲襪、連身裙等衣物。穿戴過程中,廳內維持幽暗,唯獨她的手電筒燈光,隨著穿衣的搖擺,不停晃動閃爍,產生極度富於身體動感的畫面聯想,既是作為銜接下一道遊戲關卡的過場,更是身份重新轉換的過渡,藉由另一種造型的面貌,再次展開身體接觸的溝通。場上看似直接分明的肢體交流,傳達出曖昧不清的情緒流露。蘇品文穿著貼身裙裝、高跟鞋,以及蕾絲眼罩,閉眼以手碰觸坐在前面幾排的觀眾。先是觸撫腿部、軀體,然後擁抱或是拉對方起身共舞,有時又彷彿在耳邊細語。或許單純出於當下感受,又或許經過先行溝通,一番接觸之後,共約有五位男女觀眾依序受邀上台,進入遊戲的新一輪。

舞台擺設,就像早已預備好的社交席。 台上參與者持杯圍坐,蘇品文為他們倒滿透明飲品後,提問如:我從十九歲開始減肥,但沒有成功,你願意和我交往嗎?或直陳:我不是處女,你願意和我交往嗎?其幽默與自白式的句型表現,轉化了性別意識或自我認同議題本身的鋒芒;而二擇一的應答方式,直接略過灰色地帶可能造成的衝撞。席客們以飲用動作,表示自己對每道題的同意與否,飲者留下.直至場上只剩一名男子。於此,開誠布公的選角結束,一對一的關係登場。蘇品文將原先分開擺放的方椅併合,坐或躺於其上,與男子形成對座。拉起對方的手觸滑自己的身體,並漸漸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直至全裸。結合愛撫的舞蹈動作延展、持續,時而她將身體貼於對方身上,時而領對方擁舞。主動大方的姿態似乎絲毫不脫謹慎;無遺展露的體態不反所謂的女性柔媚或奔放。 男伴緊緊跟隨,也許投入,也許尷尬接受.其實都是感受的牽動。

這場名為雙人舞的互動,落幕於兩人面對面坐下的片刻,既如戲劇的化學變化,也是周到設計的結果,兩人彼此以手捧撫著對方臉頰,短短數秒之間,眼神專注互視。這當中的視線交流,莫非就是最後的揭露,因其穿透的本質,指向可能的到達,抑或是說,目光的愛撫,原是身體親密接觸的最高庇護,藉由觸覺的懸置,綻放慾望的強度。

我們或許曾經聽聞過行動藝術家VALIE EXPORT【1】的《Tap and Touch Cinema》(1968)及其年輕後繼者Milo Moire的《Mirror Box 》(2016)在公共領域,透過「觸摸」,挑起關於女性身體慾望與暴力的議題;也可能早已熟知女性主義經典如《像女孩那樣丟球》(Iris Marion Young, Throwing like a Girl: A Phenomenology of Feminine Body Comportment Motility and Spatiality, 1980)裡,有關女性身體深受制約的論述。如果說這些先驅者們致力於社會建構面向的批判,《少女須知》的探索可能在於生理感受與身體形式的開發,重點似乎不在於拆穿,而是塑造,伴隨著沈着自信的行動力,以及臉上的一抹微笑。謎樣、謎樣的微笑。

註釋
1、VALIE EXPORT,奧地利藝術家,其名稱是對香菸品牌的諧擬,刻意以全大寫表示,呈現其諷刺性。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