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與反凝視:女體主權的回奪《少女須知》、《身體計畫》
8月
18
2018
蘇品文《少女須知》(臺北藝穗節提供/攝影鄭雅文)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230次瀏覽

《少女須知》

演出:蘇品文

時間:2018/08/07 19:30

地點:思劇場

《身體計畫》

演出:Eisa Jocson

時間:2018/08/09 19:30

地點:水源劇場

文  紀慧玲(2018年度駐站評論人)

女性身體作為被欲望與凝視對象,在女權運動、性平主張、女權意識的歷史進展與進步觀點下,產生反制與襲奪,並不是新鮮事。從掙脫傳統規範,到批判父權中心文化思維,再到身體自主、性/欲流動,女性身體成為女性主義論述「根據地」,擁有強大張力與動能。今年臺北藝穗節蘇品文的《少女須知》,與台北藝術節菲律賓藝術家Eisa Jocson《身體計畫》,兩齣作品即再次如此強悍地主張:剝除性別符碼,我是我身體的主人。唯一不同,蘇品文突顯「單身/性」,Eisa進一步跨入「複數/性」,在不同文化背景與批判策略上,展現了不同路徑。

《少女須知》是一本佚名翻譯書,書寫內容與古中國《女書》目的相同,旨在訓誡、指導女性該有的德行儀表,蘇品文藉題名與內容,較多的展現女性該有的儀態、行止,從一開始觀眾入門,即見她笑意盈盈、頭頂一部《美的歷史》硬皮精裝畫冊,立定,彷彿待客般久候與靜止。截至演出結束,頭頂厚書這個動作一直沒有放下,以至蘇品文所有動作都須小心翼翼維持平衡,包括從皮箱拿出煮咖啡器具、燈具、按摩棒,到一一展示著日常作息與西洋畫冊女體姿態。

演出中,裸裎是一步步被揭露,在細肩帶洋裝下,她讓觀者在某些瞬間瞥見裙底深處黑叢,而後,在無暗影室內照明下,她先褪下兩腋肩帶,露出雙乳,隨即掀脫洋裝,完全赤裸立於觀眾眼前。蕭邦鋼琴曲流瀉全場,白熾燈光如一般家居,裸體的蘇品文無異樣地繼續做出一系列動作,包括刻意重複了斜坐、倚站、趴伏…類似畫冊裸女的姿勢,【1】於時間與重複下,觀眾被迫凝結視線,直視眼前的裸體。幾乎長達四十分鐘的全裸,表演者一直保持笑臉盈盈,一度甚至走近觀眾,觀者視線無可遁逃。【2】

蘇品文的策略是,揭露禁忌與規誡的女體,在大白光與再現日常的動作中,還原肉身本體,等同一具活生生肉體而已。她營造觀視環境與氛圍,從無邪笑容開始,一切如常,隨後進入詭譎的禁忌邊線,調動身體,配合懸疑節奏,一步步進入論述空間。她刻意使用女性柔美身段(加上她一頭染色的金髮)、陰性氣質的鋼琴旋律,與公私領域混淆的曖昧性,最終,挑起了情欲課題:拿起按摩棒,於耳鬢廝磨聆聽,以手勢表演著抽、震、轉、擰、波浪…種種程式與力道。眼前這具無畏袒露的女體,連情欲都可自助,男性至此完全被排除,女體自主宣示達於高潮。

《少女須知》揭露了裸體作為被欲望的對象,在凝視與反凝視翻轉下,女性身體作為欲望客體被抹消,情欲的能動性進一步宣示身體自主與單性主體。

相對於蘇品文以私密性進入論述策略,Eisa Joscon的《身體計畫》更多展露了性別身體的社會性與文化性。在第一段《Macho Dancer》裡,Eisa扮演菲律賓情色娛樂產業裡的男性舞者,模倣展示男體欲望的陽剛動作,她站踞於高台上,睥睨環繞T型舞台下與遠方觀眾席的觀眾,從自我沈浸到下台與觀眾一一目視,觀者目睹一具女體如何流轉於男/女體性別與欲望界線,如何奪回性別身體的詮釋權。第二段《Corponomy》以多段影像、示範、解說、扮演,多層次地展現Eisa從2011年《Death of the Polo Dancer》、2013年《Macho Dancer》、2014年《Philippine Macho Academy》展覽、2015年《Host》,到2017年最新作品《Happy Part 1:Princess》,以檔案型式作為展演,討論菲律賓文化與社會脈絡下的性別身體建構機制。

《Macho Dancer》等舞作裡的身體,是產業化下的勞動身體與商品化身體,無論是表演鋼管舞、猛男舞、女侍者,或影視故事裡的白雪公主,都有既定形象,背後連結的是觀者的欲望想像、階級位階與文化認同。《Macho Dancer》這支舞驚人的是,Eisa將自己的身體操練得具有猛男舞者一般凸起的臂膂,也能表演滑跪、深蹲、弓背等高力度動作。在表演節奏裡,她同樣調度著懸疑,由緩而急,由戰裝到半裸,當她裸裎上半身,雙乳、腰線、臀線更加明顯,男女合體的含混性高漲了性別界線高潮,既宣示著女人可以成為男人,也挑動了原來固定的觀看性別位置,觀者分不清眼前性感肉體究竟是男是女之際,觀者的情欲性別對象也從此游走,解構了男女性別二元論。作為被欲望的客體,當Eisa走下高台、與觀眾一一對視,更將凝視權力翻轉為主體,展示的身體從而成為論述的身體,質問觀者將身體物化的政治性與社會性課題。

這一切質問於《Corponomy》最後,Eisa扮演白雪公主,與觀眾一一互動之後,她一邊快速替換著各個舞作特定動作,比如女侍者的日本扇舞姿態、猛男舞的弓背,一邊口裡虛弱地以白雪公主口吻重複說著「對不起,你不知道我經歷了什麼」…,負載著各種社會符碼或商品化標籤的身體,蒙太奇式的展陳,(性別)身體的流變與生成(becoming)眼睜睜在觀者面前披露,身體如何被定義與形塑,在敘事裡是社會文化結構下的弱者,當Eisa依樣畫葫蘆的展現,揭露了其背後的性別意識,以及(女性)身體的政治背景與文化因素,她成為女體主權的主人,宣示不依從與反制、抵抗。

綜觀來看,《少女須知》與《身體計畫》同樣將凝視與反凝視對立,讓凝視的客體(身體)從被欲望的對象解放出來,也將觀者的主體觀看位置奪回,讓展演成為主體。此外,兩者也都超克了男女性別二元界線,可以男女混體,可以單性自足。第三,當女人自主談論身體,就是自我賦權,不再依附傳統或主流價值,從能動性裡取得自我詮釋與主張。第四,透過身體動作的重新編碼,不論是解構情欲身體,或解構身體性別差異,或重建身體/自主情欲認同,當女性身體找回自我意識,回到主體性,女體書寫得以重新建構,一具活生生的肉體可以有各種想像,性別平等的身體權力因而解放,身體觀才有進步的出路。

註釋

1.蘇品文解釋她所設計的姿態動作一部分來自她曾擔任人體模特兒的經驗。

2.蘇品文說,她會刻意與觀眾眼神對看,也因此,演出中她多少知道觀眾的反應與表情,有趣的是,有些男性觀眾都狀似睡著了,她猜想是太無聊了,「一直看身體無聊」。女性觀眾則有人會面露害羞,不敢與她直視。

《少女須知》

演出|
時間|
地點|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12月
09
2022
這當中的視線交流,莫非就是最後的揭露,因其穿透的本質,指向可能的到達,抑或是說,目光的愛撫,原是身體親密接觸的最高庇護,藉由觸覺的懸置,綻放慾望的強度。(謝淳清)
8月
30
2019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