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陳三五娘」群的《行過洛津》
12月
16
2017
行過洛津(陳煜典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024次瀏覽

文 劉祐誠(台北藝術大學戲劇所研究生)

如果把《行過洛津》視為南管戲,劇中諸多的國語口白,可能讓經常欣賞南管戲的觀眾感到突兀,因此不能同意如此分類,如果把兩者倒反順序,把此製作視為現代戲劇,其中添加大量南管戲元素。在此框架下探討《行過洛津》劇作,可能會比單純用南管與戲劇的結合更加適切,透過現代戲劇的視角,探討以泉州七子戲團旦角許情至洛津發生的生命歷程,並輻散成為現代戲劇的《行過洛津》。

《行過洛津》是以施叔青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劇作,在原著小說設定下,《行過洛津》是被設定做為台灣三部曲的首部曲,把場景及年代定瞄於清代中期的洛津(鹿港),這個原本是傍河的小漁村,在乾隆48年正式與泉州蚶江口,成為對渡港口。歷來許多研究者,喜愛由性別議題、陰性書寫等角度,試圖找到台灣的歷史走向。做為改編者的吳明倫,在眾多的敘事中,她揀選從泉州七子戲班的男旦許情,成為改編的切入點,並以流行於泉州、廈門、台灣等地的陳三五娘中的〈益春留傘〉,貫穿整個劇情的走向。

七子戲班是種培養尚未變聲前的男童,依照每個孩童臉蛋、身材特質,分別訓練為生旦淨末。在娛樂種類尚未蓬勃發展的清代臺灣,廟口前的酬神謝戲,是個被民眾視為重要的活動,尤其扮演旦角的男性演員,在裝扮的前提下,做為男性演員,可以更加恣意透過表演勾引男性觀眾的情色慾望,諸如劇中表演的「使目箭」,透過樂師的巧妙伴奏下,從眼睛出發的秋波,化作一道箭,射向觀眾。南郊益順興掌櫃烏秋看上許情,並非許情把目箭射向他,是烏秋不再中意同劇團的玉芙蓉後,他才意外成為烏秋的玩物。既然把男旦視為玩物,烏秋想讓許情蛻變成欣賞兼褻玩的女體,除了規定許情不能褪下女性衣物外,還帶許情到妓院學習如何吸引男人的各種體態,並在此遇到許情心儀對象阿婠。

此劇作以國語口白交待《行過洛津》的基本敘事情節,並把烏秋-許情、許情-阿婠及舞台上呈現的陳三、五娘,聚焦於〈益春留傘〉上。以國語口白交代情節的這個方法,雖然是個巧妙的方法,但是不知道是否是導演的要求,偶爾過於快速的講話節奏,有時讓觀眾無法清楚了解演員所述事項。此次舞台主要視覺意象,是透過多排紅色燈籠橫串整個舞台,這樣的表現形式,當然可以表現泉州-洛津的對渡,或是陳三與五娘的角色對位,但是要如何從劇作的蛛絲馬跡,讓觀眾感受到洛津的意象,顯然還有很多空間值得追索。

《陳三五娘》中的〈益春留傘〉這折故事,是述說陳三遲遲無法等到五娘與他一同私奔的確切答案,心灰意冷的陳三在準備離去之際,益春抓住陳三的雨傘,想留下五娘也是自己的意中人。喜愛戲曲的烏秋,也想讓自己成為陳三,因此他要求許情與他共演一齣〈益春留傘〉,做為扮演的許情,他知道只能用身體向烏秋承歡,只是烏秋僅想讓他成為永遠停留在益春的女體狀態,兩人永遠無法互相喜歡。另一方面,做為男子的身分,許情也想與阿婠扮演一回人人稱羨的陳三五娘,縱使阿婠知道他真實性別身分,他仍舊無法褪去女裝,讓自己以男性的樣貌成為陳三,此時的許情對於自己性別身分認同,究竟想成為男人的許情還是女人的許情?在南管樂器「拍」的巧妙運用下,敘事快速行走,最終南管戲中的陳三被發配邊疆,與小說中同知朱仕光希望舞台上的陳三五娘可以走向潔本《荔鏡記》。許情是益春也是陳三,那個美好的「陳三五娘」也只能一直留存在角色人物間的幻想,因為他們全部都不是益春也非陳三。

《行過洛津》

演出|吳明倫(編劇)、陳煜典(導演)
時間|2017/12/10 14: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江之翠劇場從1995年推出《南管遊賞》演出後,以學習南管、梨園戲為基礎,嘗試創造梨園戲演出的新可能。《行過洛津》一如劇團的創作方向,他們想要召喚的,可能是邀請觀眾貼近梨園戲的世界。對於製作團隊來說⋯⋯(劉祐誠)
12月
30
2021
《行過洛津》的舞台設計很有意思,⋯⋯南管戲舞台的安排相對單純,一折〈益春留傘〉演了又演,⋯⋯或許是因為此戲為南管戲和現代劇場的實驗之作,所以要透過這樣子才能平均分配比重?在兩種藝術形式之間展現南管戲曲的主體性?(何玟珒)
12月
30
2021
「黑盒子版」的敘事仍是碎片般地灑落於劇場裡,而一度造成觀看的困難;但,卻有被《陳三五娘》拾起而後串起的跡象,終於有意圖說故事的可能。當「對台」此一形式的流暢度提高後,隱喻結構才真正被生產。(吳岳霖)
8月
10
2018
以小說中串接戲曲的方式,并置了南管戲《陳三五娘》,卻僅只引出部分的敘事精神,無法真正將《陳三五娘》中的人物情懷與樣態完全映照在「行過洛津組」的人物身上,並引出小說文本中的人物幽微的內心,或是「歷史關懷」、「嘉慶咸豐年間的鹿港興衰」。(林立雄)
12月
13
2017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