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深層的渴望《家》
5月
16
2019
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0次瀏覽
杜秀娟(專案評論人)

這是一個沒有劇情、沒有台詞的肢體劇場,創作者不用語言講故事,而是使用意象來創造生活的片段,比如起床、上廁所、準備出門、購物回來等等。而這些日常生活中看似平凡的事件,以出其不意的舞台手法而有著新奇(awe)。

傑夫‧索貝爾(Geoff Sobelle)《家》(Home)使用了肢體律動(movement)、幻象(illusion)、現場演唱與音樂,進行一場興建住家的舞台工程。漆黑之中,索貝爾由觀眾席走上台,將不透明塑膠膜釘上木框,成為屏風狀。屏風後光源起,一張床、一個門、一個房間在眼前現形。他脫去外衣上床躺下,出現更多人物:一個男孩、一個年輕媽媽、一個男人、一個太太、一個老媽媽。這些意象來自演員快速的無縫變身,或者進出於那扇時間之門。沒有敘事的線性邏輯,而有著夢與記憶的邏輯。這段楔子透過一個男孩的現身,讓接下來的舞台風景成為一個成長的隱喻。在空無之中,工人架起兩層樓的房子,搬進大大小小的物件,構成了客廳、廚房、洗手間、臥室與書房;在其中,男人、女人、媽媽、男孩進進出出。在編排得宜的律動之中,觀眾目不轉睛,見證一座房子的硬體朝向一個家的方向演進。

創作者到底使了什麼魔術吸引觀眾的注意力呢?原來是善用了節奏(輕快的探戈韻律提供如水流般的順暢節奏)、重複(比如連續三個人搬椅子進門來、連續四個人開冰箱拿水果與杯子等等的橋段)與編排流暢的走位動線。不僅在屋體建構上如此,屋內人們的互動也採用類似的手法。在鬆緊合宜的節奏之中,這個房子有著數不清的出入口,彷如會呼吸的載體──人會從浴簾中冒出來,或從床沿現身,在狹窄的空間中旁若無人,重複一套的動作。除了預期之外(unexpectedness)的驚喜深深吸引在場觀眾的注意力之外,重複橋段也製造觀看的興味。適度的重複本來就符合美學覺知的原理,加上演員變得彷如半機械般,而有著「人成為物」的荒誕美感。

索貝爾也善用動靜的交替來產生深刻的意象,比如日落之後,一切繁忙漸歸於寂靜,遠方傳來狗吠聲,花園中有著蝴蝶展翅,一幅鄉間景象細膩地呈現在眼前。同樣地,當晨光緩緩灑落屋內每個角落,一幅由睡夢中甦醒的過程活靈活現。歌手於換場之間的現場演唱則提供了回顧、沉澱、反思、加強情感,類似說書人的功能。

下半場舞台策略一轉,巧妙地融合觀眾參與,是個即興劇場的展現。一個又一個觀眾被邀請上台,扮演起主人、訪客、友人等等與演員互動,成就一場熱鬧非然的聚會場景。看起來是演員透過卡片、口語提供上場觀眾一個個戲劇指引,可能是要他們做什麼或說什麼,使他們很快融入家庭聚會的戲劇世界裡,而抹除被觀看的焦慮。這個派對景也延伸到觀眾席,演員在席間架起照明,成為每個人都參與的劇場。導演高明之處是,透過種種指令與舞台調度,創造了歡慶的氛圍;在其中有人畢業,有人結婚,有人死亡,有人收到禮物,有人生了寶寶,連聖誕老公公、提著鐮刀的死神都曾在其中。最後群眾散去,打包的箱子處處可見,有人敘述對家的記憶,雜亂之中透露出滄桑與破敗,再度成功地使用意象營造了一個家的凋零與終結。

由索貝爾領軍的團隊,富含精湛的舞台技藝,幾近完美地呈現人類深層對歸屬的渴望。這是個看似簡單,卻技藝高深的作品;看似自然,卻寓意深刻,沒有一句說教,卻能直指我們賴以為生的精神真諦──是愛與關係的連結,成就著生命的延續;而其中,我們的關係與互動,深深影響著何處為家的哲學命題。

《家》

演出|傑夫‧索貝爾
時間|2019/05/12 14: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索貝爾在空無一物的舞台上擺弄兩盞刺眼黃光直射觀眾時,我們早已全都被帶進《家》的展演現場,而這個現場指的不只是劇場,更直指促使我們主動思考的現場:我們以為的「家」的主體、內與外的界線究竟是如何建立起來的?(楊智翔)
6月
04
2019
這樣的橋段對參與互動的觀眾而言一定是非常有趣的經驗,相對於座位上的觀眾則非常有距離感,瞬間像是與舞台間隔了一層很厚的透明玻璃。外頭的人就像是在觀看一場很大型的沈浸式劇場,裡頭很熱鬧卻怎樣也進不去,即使中間有小段落是讓觀眾席的大家一起協力把燈拉起來,卻令人意猶未盡。(朱殷秀)
5月
20
2019
是什麼讓一處住所成為家?索貝爾透過層層的動作鋪陳與劇情開展,回答了他的提問。家的靈魂不是建築結構而是情感溫度、氣味與色彩、情緒與回憶;是人活動其中所經驗、連結的生命歷程。(徐瑋瑩)
5月
20
2019
看了《毛月亮》在衛武營首演後,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是:該如何看待影像(Image)在舞蹈作品中的位置,以及舞台上觀眾目光注視的焦點,究竟是影像還是舞蹈?換句話說,《毛月亮》的主體是作為「影像的身體」?還是作為「舞蹈的身體」?(羅倩)
5月
13
2019
赫佐在創作上給舞者空間,在呈現上也給觀眾空間,並藉由這些來自各個不同個體的回應,去拼湊成一個完整的《家》。(許芷榕)
4月
02
2019
《家》的結構呼吸,隱喻著某事的建造與誕生,也關於某事的消逝與死去,可能是家、關係、社會或文化。其多了一層世界觀的想像,於是身體與其他元素一樣,有他的位置。(樊香君)
4月
02
2019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