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再相見……真的嗎? 《再約》
11月
02
2018
再約(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秦大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561次瀏覽
杜秀娟(專案評論人)

阮劇團的《再約》是一部描寫當代的寫實作品,故事圍繞在一對已離婚但未公開消息的男女身上,某日他們相約幾位好友到熱炒店,卻意外揭露眾人的諸多秘密。舞台上擺著一張圓型餐桌和幾張板凳,擴音器傳來夜市街頭、杯碗盤相碰撞、卡拉OK的氛圍。戲一開始,服務生上場(余品潔 飾)檢查桌椅的擺設;接著她講著手機,觀眾得知她的好友自殺,電話另一端是好友的母親指責著她(後來我們知道好友是她的未婚夫)。她帶著沉重的情緒,手上拿著一把菜刀,肢體與面容明顯的僵硬,接待前來的顧客李俊元(舒偉傑 飾)。觀眾其實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只見她與李先生的互動與對話,因為怪異(強調數次啤酒放久不好喝)產生某種緊張懸疑感。李先生交給她一個蛋糕與戒指,說是慶祝結婚五周年並要她之後送上來給他的「太太」。

接著蔡書羽(廖家輝 飾)上場,明顯的變裝打扮,透過眼神與李俊元的對話,我們知道他們之間發生某種曖昧的關係。「太太」許惠萍上場(張如君 飾),懸疑的氣氛更濃了,三個人眼神飄來飄去,要不低頭玩手機,要不就是利用電視或卡拉OK沖淡尷尬。等到同學朋友趙宇豪(陳盈達 飾)到來,四人的關係更形錯綜複雜,言談之間觀眾得知李的學生自殺了。蔡與趙原本不相識,被蔡性感陰柔的外貌吸引打情罵俏,兩人相偕到廁所。「夫妻」因細故下台去,在空無一人的舞台上,服務生頭戴白紗,幻想自己結婚,套上婚戒後低頭哭泣。

趙不知蔡男扮女身,氣沖沖的回到舞台上;許公開離婚的消息,並說隔天就要出發去澳洲。就在混亂之際,服務生送上蛋糕,假死亡的陳永慶(陳懷駿 飾)冒雨前來,開啟一連爆的過程。亂紛紛之際,酒家女孩林姵慈(張晅慈 飾)上場,哭著尋找強暴她的趙宇豪。在此戲劇高潮之際,導演李銘宸安排了一段暗場廣播,對於場上發生的事件予以說書評介,之後舞台動作翻轉,酒家女作勢要殺趙宇豪,服務生要殺許惠萍,進一步揭露他們不為人知的深層糾葛,戲於服務生在後台自殺而結束。

這是一齣每個人心中都有秘密的戲,推動戲劇的動力就是這些秘密的揭露,是一部三一律劇作。三一律溯源至亞里士多德【1】與十七世紀的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2】,其原則就是一齣戲所敘述的故事發生在一晝夜之內,地點在一個場景,情節服從於一個主題。《再約》從頭到尾不過是一個晚上的時間,地點集中在熱炒店,主題就在藉由一群人的相遇,接露他們不欲人知的渴/慾望、情感與關係。不同的是,三一律的劇本通常會有五幕,而《再約》嚴格說來是獨幕劇,說書評介的廣播只是在高潮之前短暫喘息,讓之後翻轉的舞台動作更加緊奏、更有動能。

導演李銘宸採用環形舞台,讓舞台緊繃的能量有著流離的動線(比如演員下場到洗手間或者廚房),觀眾跟隨劇情發展但總有無法目睹清楚的片刻,呼應本劇秘密的主題。表演整體上,口語對白有時不夠清楚,有時過於平板。在幾個緊張的場景,演員做到了肢體的擬真,但不夠有說服力;比如下半段起於酒家女哭告趙宇豪後,掏出一把刀作勢要殺他,他跪坐在地不敢動彈。演員陳盈達的身型壯碩,其粗獷的花花公子特質與害怕一把小刀的景象叫人難以連結。當服務生摔破酒瓶,欲以酒瓶當武器,觀眾可以看到破碎的酒瓶一點也不可怕,但基於劇情需要,場上每個演員都作勢緊張狀,繪影不繪神,是寫實表演常犯的缺點。

在角色呈現上,廖家輝男扮女裝的表演最具說服力,可說是眉宇肢體流動皆自如。所有的演員皆科班出身,該有一致性的水平,但有些角色呈現與演員特質過於相像而不太有特色。這些角色的扁平或表演凝聚力的不足,仍需要演員在方法演技的高度磨練,才得以讓肢體與對白刻劃出模擬寫實的能量張力。

藉由這齣以自殺開場、以自殺結束的寫實劇作,編劇陳弘洋刻劃出台灣年輕一代的壓力,沒有出口、痛苦到借酒消愁,甚至對傷痛無感的景況(有人自殺了,眾人想的卻是去那裡續攤),是一部對台灣當代深刻批判的作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再約》是阮劇團「劇本農場」成果之一,「劇本農場」計畫自2013年起,有計劃地邀請年輕劇作家寫作,累積關於台灣當代的劇本【3】,不僅極具特色,也將為台灣的戲劇創作挹注全新的動能與面向,值得期待與鼓勵。

(感謝阮劇團提供的演出劇本)

註釋

1、參考姚一葦的戲劇理論,http://thuir.thu.edu.tw/retrieve/3331/096THU00045005-005.pdf (2018/10/29查詢)

2、參考義大利藝術喜劇與法國新古典主義,http://www.general.nsysu.edu.tw/gehs/gehs52/3.pdf (2018/10/29查詢)

3、參考演出節目單。

《再約》

演出|阮劇團
時間|2018/10/13 14: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當劇情超展開的同時,精心鋪排的角色背景、誠懇真摯的情感流露、時而出現的尷尬靜默、時而出現的死亡訊息、對菜始終沒來的無止境等待等,皆讓全戲有了重量,未顯得過於虛浮。(吳政翰)
11月
09
2018
時間的節奏在鬆緩緊弛間,產生張力,彷彿真的是一 頓吃了兩小時的飯局。除了語言產生的節奏,演員表演也是半壓抑的肢體動作,以接近真實的尺幅,丈量身體移動與空間裡的走動。李銘宸用「慢」營造懸疑,用留白啟動觀眾自動腦補真實。(紀慧玲)
10月
23
2018
劇中唱的歌「當愛已成往事」再劇情如此尷尬的局面,兩個不相愛的人怎會願意合唱,這樣的荒謬安排,卻流露出令人鼻酸的滋味。而最後一首「牽阮的手」卻也沒有誰能夠牽著彼此走。劇終以黯淡的方式結尾,結束這一道菜都沒有被端上桌的飯局。(劉俊德)
10月
22
2018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
形式上,主軸三個部分的演譯方式,由淺入深、由虛至實,層次錯落有致,但因為各種故事的穿插,使得敘事略微混亂,觀眾可能會有點難以很具體地理解,主角身上某些情緒發生的原因;再者,希臘故事的穿插雖然別具深意,哲學意涵豐沛,但由於和故事主軸的背景有些遠離,且敘事方式稍嫌破碎,不具備相關背景的人,可能有些不好捉摸,或許是可以再多加思考的面向。
5月
09
2024
若將此作品在客家文化景點長期駐點演出,相信會是一部能讓觀眾共鳴十足的的好作品。但若要與一般商業音樂劇競爭,或許也要在客家元素上精確地選擇,並由之深度探索。對筆者而言,這部劇目前呈現了許許多多的客家元素,但作品每介紹一個新元素給觀眾,筆者就會稍微出戲,頓時少了些戲劇的享受,變成知識的科普學習。
5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