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異又相互較勁的《風》
九月
25
2019
風(琵琶雅集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77次瀏覽
楊宜樺(專案評論人)

「琵琶雅集」是臺灣少見的琵琶重奏組合,自2015年9月成軍迄今,匯聚了一批臺灣青年琵琶演奏家,多為琵琶演奏家賴秀綢的傑出門生,有已為人師者,也有在學學生。透過內部互相激盪與對外委創合作,每年皆推出一場包含獨奏與重奏編制的音樂會,展現琵琶各式創作。今年音樂會沿襲往年安排,標題取自《詩經》中指涉地方音樂的音樂性質分類名詞——「風」之概念,擇選或委託以民族音樂或異域曲調等素材創作之琵琶作品。相較於以往各類具挑戰性的曲目,這場音樂會內容在此主題的限定下顯得較為保守,但同時透過琵琶合奏的聲部較勁、宛若擂台賽的選曲獨奏,真實展現個別成員的個人風采與發展性。

在曲目安排上,本場音樂會中規中矩地以重奏開場、中場與結束,中間則讓六位成員以獨奏家之姿輪番上陣,總共九首樂曲,又可區分為現代作曲家委託創作、曾主修琵琶後轉作曲者之作與琵琶演奏家作品。當擷取民俗文化之素材或靈感,經由創作者對於琵琶音樂語彙不同程度的熟稔與想像,轉化為琵琶作品之時,越加考驗演奏者的理解與詮釋能力。

先從獨奏曲目觀之,改編自彈布爾【1】獨奏曲的《艾介姆》,全曲幾為仿彈布爾彈奏聲響,演奏者林靖婷平穩地在固定節奏音型上,以不同的音色層次呈現綿延翻轉的旋律,既保有原曲風味,又偶爾閃現琵琶的音聲特質。琵琶演奏家劉德海之作《春蠶》同樣取材自維吾爾族音樂素材,但轉化為琵琶音樂語彙,更善用特殊技法增添音樂層次。這首作品由本場最年輕的演奏者吳凡棋演繹,雖然彈奏時雜音甚多、基本功仍需加強,但也從其生嫩卻具音樂性的表現中聽見音樂的深刻意涵,相當不錯。

由琵琶演奏家王範地、王直取材雲南民間曲調而作的《瀾滄春曉》(1976)為典型的現代國樂作品,由單一旋律發展成不同曲速、具歌唱性或節奏性的段落,穿插炫技般的演奏法。然而,演奏者施禹彤似乎無法掌握此曲的起、承、轉、合,短小的炫技樂句也略有失誤,頻發的雜音顯現其缺乏詮釋此作的能力,僅是中庸、不帶情感的彈奏。而由琵琶演奏家曾慶蓉、楊瑜取材雲南彝族音樂而作的《花腰甩腔》(2017),則運用琵琶多樣演奏技巧與音色渲染出濃厚的民族旋律。演奏者黃暐貿行雲流水地鋪陳各音樂段落的情緒,略剛硬的音色、豐富的音樂表現恰與音樂風格相合,精彩地演繹此曲。有趣的是,這兩首同樣取材雲南地方素材但相隔四十年的作品,顯現數十年來中國琵琶演奏家往「音樂藝術化」邁進時,對於民族音樂的想像卻如出一轍。

黃璿蓉以北歐民謠旋律為基礎而作的《從斯堪地那維亞吹來的吼風》,全曲圍繞在穿插各種音色技巧的單一旋律呈示,如變奏曲般地一段翻過一段,旋律在多次反覆下漸顯無趣。儘管演奏家謝宜芯充分掌握此曲演奏技巧,盡力展現各段落的聲響趣味,但這首新作卻像是重返數十年前的國樂時期,再厲害的演奏者也無力撐起空泛的作品。相較之下,同以琵琶演奏者跨足作曲的謝文彬,其作《Pantun》(琵琶與擊樂)運用異國風情的音樂素材,類似的旋律樂句在曲中迴繞,演奏家劉亭妤以極佳的音樂性與舞台魅力串起無關聯性的音樂段落,搭配擊樂奏出時下熱門的世界音樂流行風,音樂淺薄卻頗具效果。或可思考,當一段音樂素材改編給琵琶演奏時,除了以優美的旋律加上技巧展示之外,還能賦予哪些音樂意義呢?對(曾)主修琵琶的作曲者而言,琵琶音樂文化的既定印象又是否成為其音聲想像的限制?

再論琵琶重奏,本場三首作品皆相當挑戰重奏成員的音色和諧度與默契。孫晶改編的《劉三姐》(琵琶三重奏),如歌的旋律在各聲部輪轉,透過聲部齊奏堆疊音樂情緒,可聽出「琵琶雅集」成員在數年磨合下,合奏音色漸趨一致。兩首臺灣當代作曲家的委託創作則將所選用的素材概念化,透過琵琶的音質特徵來彰顯作品意涵。張譽馨在《夏花》(琵琶五重奏)中以此起彼落的泛音、仿三味線的節奏型共奏轉至聲部層層堆疊高潮的繁花盛衰之景,聲部交錯中每個聲部皆有亮點,但合在一起卻偶顯紛雜忙亂,凸顯出琵琶點狀音色在重奏上難以避免的小瑕疵。林煒傑以布農族八部合音為靈感創作琵琶五重奏《吟》,其中以第三聲部(位置置中)為主導,旋律如蜿蜒的河流般流淌於微分音差交織的聲響氛圍,動機在不同聲部間輪轉,隨著音色層疊與變化尋找和諧與不和諧間的平衡,無限循環到最後連那定弦上的微分音在聽覺上似乎也被和諧了。可以說,這個作品巧妙地避開琵琶彈奏時音色與時間點的微差問題,而讓演奏者能舒適地遊走於重奏間聆聽彼此,展現自我。

綜觀「琵琶雅集」近年音樂會展演,可看出「琵琶雅集」不僅保持對琵琶傳統經典曲目的追求,也推廣與鼓勵琵琶演奏家之作、並委託現代音樂作曲家創作。這些作品皆有賴於演奏家細膩具深度的演奏詮釋,儘管成員或因個人發展而風格不同,但在輪流獨奏的舞台上更直接揭露每位成員琵琶造詣或成長,或趨於精煉,或是顯著退步,如林靖婷、吳凡棋兩位後起之秀在本場音樂會展現穩健且不可小覷的實力。「琵琶雅集」兼容且多元的音樂風格,在一場音樂會中宛若多種願望一次滿足:對聽眾來說,像展示會般可藉各式曲目開拓視野;對演奏家而言,是來自四面八方、源源不絕的新挑戰;對「琵琶雅集」而言,則需思考如何在多元嘗試下去蕪存菁,成為具備優秀演奏實力、精彩琵琶作品與藝術特色的團體。

註釋

1、彈布爾(Tanbur)是盛行於中亞地區的長頸梨形彈撥樂器,各地形制略有差異。

《風》

演出|琵琶雅集
時間|2019/08/30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演奏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雙人、群舞等能量不斷的堆疊下,筆者認為《風》的輪廓已然成形,只不過那仍然是典雅而俊美的芭蕾之風,舞者與創作者的穩定都在觀賞者的意料之內,我們沿著戴鼎如鋪排的軌道,看見了許多飄逸和悄然而逝的美好,但卻未必能悄悄出走,看見不一樣的角度與面向。或許作品之中還需要更多的寂靜、空白與空氣感,隨後的舞步才能夠更加強烈?又或許是之前疫情與排練時間的影響,才導致不可避免的保留?筆者至此尚未能定論。(簡麟懿)
八月
19
2021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音樂要能以正向發展的「生態圈」成長或維繫下去,不是用禁慾和高尚達成的,而是真真實實的聲響「感官刺激」(如不用高尚的詞彙如「美學創意」的話)。
十一月
27
2022
相對當今流行的各種名家演奏,列維特的音樂表現猶如水墨畫的留白,在其中卻也有顏色的暈染,因此能讓人聽見時間的色彩。
十一月
25
2022
生命的過程本身就是沉浸在時間、空間、以及其呈載的網絡中的各種變化。作曲家將詩人的詩詞創作,透過合唱音聲呈現,轉化出生命詩歌給聽眾。
十一月
22
2022
他過度在乎「古樂」作為一套美學實踐手法的達成與否,卻忽略了身為演奏者本該有的自然稟賦與樂思流瀉。
十一月
22
2022
語言與歌謠均縈繞半島特有的閩南語韻味,不急不徐,與月琴、落山風的樂聲與體感,織就出獨特的恆春印象。
十一月
22
2022
是否是「傳統」(或稱古裝可能更精確)製作獨有的時代疏離感,讓這股力量強大的作品,在呈現時與觀眾產生了不必要的距離?
十一月
14
2022
作為首齣在北藝中心上演的西方傳統歌劇,這次演出沒有將新劇場與新設備技術使用得淋漓盡致,在整合上也有多處未能到位的遺憾。
十一月
13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