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的漂亮《漂亮漂亮》
十月
19
2016
漂亮漂亮(布拉瑞揚舞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82次瀏覽
戴君安(2016年度駐站評論人)

布拉瑞揚舞團在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演出新作《漂亮漂亮》,觀後的感覺就是漂亮漂亮!

開演前,藍白交錯的大型塑膠帆布垂掛在舞台的背面、上方及左右兩側,地板上也有一片,觀眾席上方也有一片五彩的大型塑膠帆布。在眾人不知不覺中,表演就開始了。七位男舞者腳上穿著雨鞋,身上穿的是運動褲及Polo衫,他們先是散坐在地上,其中一人先走到下舞台,面對觀眾朝前凝視,其他舞者則看著他的舉動。片刻後,他開始輕輕點頭、身體微微上下振動、雙手小幅前後晃動,並且發出斷續的歌聲。他的動作漸漸加大, 另一人加入他並模仿他的動作,第三人、第四人及其他人一一陸續加入,歌聲仍舊斷續發出,偶而其他人也會跟著唱。之後,當歌聲愈加清楚、連貫時,這七人即一起大動作的跳、唱。他們不斷重複相同的曲調,雙腳左右踏點,身體也跟著擺動,有時抬腳、甩頭,有時拍手,雖然節拍不全然一致、雖然動作有時不整齊、雖然他們唱到歇斯底里,但他們看起來仍然是漂亮漂亮的。

接著,其中一人喊出1-10的數字,所有人快速脫掉鞋子、衣服、褲子,躲進放在地上的大帆布裡,像是玩起了捉迷藏,也像是遁入了大海中,自在的游移。觀眾無法看到躲在布裡的人,到底是蹲著、坐著、站著或躺著,但是他們在移動位置後,停留的瞬間,既像是鼓起的石塊,也像是隆起的小丘。他們脫到只剩內褲,像在玩大冒險的遊戲,又像是自創的一二三木頭人。走出帆布外後,他們繞著大布的外圍追、逃、躲、藏,此時看來,似乎褪去的不只是他們的衣褲,更像是拋棄了世俗的雜念,活在自己的世界,自在過活。

之後,一人拉著帆布、繞著舞台四周、追著其他人跑,好像颱風過境,直到最後有人說:「好了,結束了」。他停止追逐,但還是拉著帆布的一角,偶而做幾個俏皮的動作,換個方向、角度,他再跑,又停下,變換不同的造型。此時,音樂聲起,所有人都捲入帆布裡,帆布外的觀者先是看到幾個不同的個別造型,慢慢變成一座大型雕像,同時,燈光也跟著慢慢變成昏暗。

舞者背後的塑膠帆布垂直放了下來,遮住了位於上舞台地板上的一排燈,造就一股朦朧的微醺之意。燈色也逐漸轉黃再變紅,六位男孩漸漸脫離地上的大帆布,走到上舞台的帆布後,隱約顯現的人影走動,對照獨留在帆布前的男孩,透露出一股濃郁的孤獨之氣。接著,上舞台的紅燈收起,白亮的光線下,獨留在帆布前的男孩將地上捲成一坨的帆布慢慢拉開。他和那塊大布奮鬥許久,抓著帆布的一角,他試著駕馭那塊布,抓著往舞台的四個角落,每到一個角落便歇腳暫停。重複再走過四個角落後,他似乎試著把帆布拉平,每當將布角拉起又放下時,便會掀起一陣微浪,又或是漣漪般的波動。帆布於此,像是生活中的各種挑戰,無時無刻的出奇招,男孩的舉動像是接納它、面對它、與其共存的安撫一切狀況。

昏暗中,兩位舞者走在帆布上,不斷發出窸窸窣窣的腳步聲。上舞台,昏黃的燈整排上升,對照地上的一排白光,儼然日夕交替之態。上舞台上方的帆布緩緩降下,降一半後又上升,上上下下好一會,那情境像極了颱風欲來之際。兩位男舞者像被捲入巨浪中的小魚,被浪潮推著前進。當他們累了,就靜靜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看著上方的帆布上上下下的移動,就像看著海水與浪花的上下浮沉。片刻之後,他們開始自由移動,此時的背景音樂有著蟲鳴鳥叫之聲,兩人玩起了遊戲,趴地、躺下,再一次,趴地、躺下,再一次,直到燈光幾乎全暗。

燈再亮起時,又走出來另外兩人,他們各自拉起地上帆布的一角,前後來回奔跑,使得帆布的波動像是海面翻滾般。隔沒多久,地上的大帆布被收走,上舞台的燈也跟著收起,只留左右側燈的投射。舞台上方的帆布拉到半空高,在弦樂聲中,舞者在地板上的動作像是被泥濘絆住而掙扎難起。有別於其他場面的輕鬆呈現,這一段似乎要進行深層喻意的表達。尤其當裸體男子出現後,數度試著跳動起來,卻摔落地上,彷彿是被現實世界困擾的青年,雖然要以真實的自己面世,卻屢屢受創。直到表徵大海的帆布再度出來,將男孩覆蓋、捲入、帶走,像是屬於大海的孩子回家去了。

最後一段開始時,場燈大亮,熱鬧的音樂聲響起,一位腳踏高跟鞋的舞者滾出一張大圓桌,將桌子架好後,其他人也穿起雨鞋,回到初出場的裝扮,一起圍著圓桌共舞,即使音樂停止了,他們仍然大步繞圓,大聲哼唱。接著離開圓桌,跟著帶頭的舞者,在舞台上四處繞走,持續哼唱。不久後,一大組人又分成兩組人,漸漸的將動作加快,歌聲也越加急促,兩組人開始相互追逐;面對面抗衡;之後又連結成一個大圓,再來到桌子旁繞圈圈。此時歌聲還是持續著,即使聲音沙啞了仍然繼續唱,而動作又更難了,加入了蹲跳等各種變化。然後,他們輪流跳上桌,盡情享受獨舞的樂趣。最後一位是將桌面滾進來的舞者,跳上桌後還帶領觀眾為他拍手打節奏,即使觀眾的拍手聲漸弱時,他還會提醒「拍子」,或是告訴大家「再三遍」,直到他跳下桌,將桌子滾出舞台。接著,七位舞者交叉牽手,一排人唱跳著回到舞台上,面對觀眾唱著跳著,漂亮漂亮地,直到燈光全暗。

《漂亮漂亮》

演出|布拉瑞揚舞團
時間|2016/ 10/15 15:00
地點|淡水雲門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不論是《阿棲睞》中舞者肉身疲態與意志展現,或是《漂亮漂亮》中舞者之間及跨越第四面牆的互動,都讓觀眾感受到舞者在眼前舞動的那份真實。就算如英國學者包爾(Cormac Power)所下的結論:劇場的各種「真實」,都是劇場手法所創造的幻象,布拉瑞揚編創手法所呈現的「真實」,不僅讓台上的舞者真實地跳著舞,更讓觀眾看到了舞者的生命經驗。(李宗興)
十二月
15
2020
高旻辰/ Aulu Tjibulangan的高跟鞋以婀娜多姿的步伐推著紅色圓桌中央移動,這個畫面既Man又美麗。我想這個畫面讓全場在座的「adru」(阿嘟們)都感覺到非常漂亮漂亮,漂亮在於舞者帶出了部落adru們共有的生命記憶與性別氣質。 (胡哲豪)
十月
28
2016
《漂亮漂亮》以大海作為方法,個體與群體的關係想必在布拉心中悄悄滑動了?於是,這些人不渡海,也不力抗大海,他們就生於海,潛入海,在海的懷抱中,歌舞著海。(樊香君)
十月
26
2016
藍白塑膠帆布轉化為另一種漂亮的質地,傳達了這支舞的精索——藝術作品如何轉化日常生活中貌不驚人(有時候甚至有點醜陋)、令人習以為常的台灣在地通俗物件,讓觀眾用新的眼光來經驗與詮釋。 (張懿文)
十月
24
2016
舞作一開始試圖構作的真實(鬆散的日常),因為表演意識明顯存在,因為物質空間意義的空缺,多少仍迴向何謂真實的質辯。尤其舞作如何連結日常寫實與心緒意象,其身體動機與敘事脈絡更令人好奇。(紀慧玲)
十月
24
2016
這個作品製造了更強烈的劇場詩意,也延續著布拉瑞揚從《拉歌》開始一貫的元素,吟唱、原住民傳統舞蹈(的變形與即興)、大量年輕男舞者的能量,此外,也有更多「人」與舞的變形,尤其是集體與個人之間的協調過程。(劉純良)
十月
20
2016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