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傳說草嶺古道上「虎字碑」有鎮壓妖魔之意,在《虗轉》中以人性與獸性的糾纏與轉換為「虎」字鋪墊了歷史意義,當中有殘酷人生的映現,也有對「功成名就」的反思,細數舞台上的王侯將相,何人不是雙手血腥?在此,《山月記》中「人如何化為虎」有了意象式的詮釋,或許虎從來不是那吟嘯山林的猛獸,而是人的心中對於成名的想望、以及在這條成功的道路上,啃肉飲血的獸性。(林慧真)
十二月
18
2020
《虗轉》亦頗有相類似的況味,臺灣各種說唱戲曲的曲調風格,在許淑慧的手中被揉捏成某種具前述劇種風韻,卻不等同其中任何一者的全新曲風,讓觀者有著「親切但陌生」的聽覺感受。令人驚奇的是,南北管、落地掃等各種不同的樂種被攪散之後,以戲曲的邏輯串接起來,竟會如此的勻稱合度而毫不違和。(蔡孟凱)
十二月
18
2020
故事的結局停留在上萬個當口,等待接續下一段新旅程。筆者認為《趙氏孤女》最重要的提醒是,無論原生性別為何,在得知事情真相、大仇得報後,才能以最適合自己的姿態,在毫不友善的現實社會裡,摸索生存法則,脫去過往牢籠,真正走向屬於自己的未知人生。(薛映理)
五月
12
2020
在中外戲劇作品裡,涉及女扮男裝的題材內容並不少見,但《趙氏孤女》裡的主角,從一開始的性別認同便受到外在環境的操弄與壓抑,編劇為孤女添加許多自我掙扎的同時,無法迴避的問題──復仇與性別之間,是否真的有如此大的扞格?(游富凱)
五月
07
2020
非常時期的非常演出,因應防疫措施,所有演出者甚至都戴上口罩,固定座位,以手勢代替身段走位,盡可能地保持靜態,也正好擺脫了近日讀劇演出越發花俏的趨勢,得以回歸劇本本身,更聚焦於編劇蔡逸璇試圖翻轉的性別、倫常與階級議題,所謂當代觀點如何與傳統文本開啟對話的大哉問。(白斐嵐)
五月
07
2020
《趙氏孤女》標榜是「當代戲曲讀劇」,走出排練場嘗試以特有的呈現模式售票演出。劇中語言近乎日常生活用語,固然淺顯易曉,符合「聽戲」旨趣,卻也因而沾附了濃郁的舞台劇情味。尤其是國台語交雜的使用,儘管是現實生活的投射,終究沒能留存歌仔戲/戲曲漂亮獨有的氣口聲韻;孰得孰失,頗堪深究!(劉美芳)
五月
04
2020
 
時而生猛有力超展開,讓觀眾以為在看野臺戲,但下一幕又轉回傳統生旦戲的生別離喜相逢,把觀眾拉回內台戲的氛圍,這種融合胡撇仔與傳統戲路的手法,無疑是本次《新・救風塵》老少咸宜的關鍵。(張耀軒)
十一月
22
2018
戲名雖掛二人,但實則儼如旦角戲,林美香飾演的小白菜充分發揮其所擅長的【都馬調】,整場音樂配曲亦高潮迭起,最後一台小白菜與楊乃武(王蘭花飾)二人對唱,連尬數十句【都馬】轉【七字】,一氣呵成,最為精彩。(紀慧玲)
七月
10
2012
《劉備招親》既有前輩劇種為底,加入民間即興創作,成就歌仔戲劇目的自有特色,這讓我們相信歌仔戲前此已累積了多少精彩前人遺產,而如今賴以保存則有賴如許的一批專業且具有活戲能力的演員才能致之,活戲與演員的攸戚關連莫此為要,《劉備招親》既要劇目保留,也要演員保留。(紀慧玲)
七月
0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