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向真實的疏離《虛擬親密》

吳旭崧 (清華大學研究助理)

戲劇
2020-11-25
演出
狠劇場、即行劇場
時間
2020/10/31 14:30
地點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隨著社群媒體在二十一世紀初期進到大眾視野,在網路上透過分享開展連結、經營自我與他人溝通,已是當代人生活的日常。《虛擬親密》由狠劇場導演周東彥與南澳即行劇場導演艾德溫‧坎普‧艾崔爾(Edwin Kemp Attrill),歷經兩年共同開發創作,聚焦交友軟體如何形塑與重構世代的親密關係想像,作品將表演者、社群參與者與觀眾並置於演出之中,透過即時匿名聊天室、社群成員互動、現場演出與錄像等媒介,探問在社群網路演算法排列組合下的我們,內心深沉私密的渴望,以及逡巡於親密與孤獨、歸屬與疏離之間多重面向的生命景觀。

《虛擬親密》的舞台設計在兩個相對的大型螢幕中間,觀眾入場時會被邀請加入匿名聊天室,開場前兩側螢幕不斷跳出二元對立的詞組,而聊天室也持續投放二選一的選擇題,觀眾可即時查看彼此選擇的結果分布。從舞台空間與演出方式觀察,作品在標籤對立中撐開言說空間、於現場再現情感經驗的基調隱然浮現。隨著六位社群參與者從交友軟體上的個人檔案背後現身,生活中「虛擬」的交友環節,被創作者「實現」在觀眾眼前,伴隨隱去身分的選擇與問答,在場所有人共同見證他們在虛擬世界裡尋找、經歷、挑戰親密關係的私我敘事。匿名交流也創造出一個暫時性的公共空間,原本交友軟體裡的私密性,在演出當下成為坦承與窺看共構的實踐,觀眾透過手機裡的選擇題讓台上參與者自我揭露,同時自己的答案也或多或少把自己交付給空間裡所有他者觀視審閱──導演於是在真人剖白與群眾匿名之間,編織出一條共同參與的路徑,將演出幻化成大型交友現場,讓情感在故事間彼此共鳴。

演出進行到中段後,作品「及時問答─參與者自白─表演者呈現」的環節逐步確立,演員曾士益與來自澳洲的愛蘭‧比提(Arran Beattie)分別透過現場演出與影像「虛擬」再現了「現實」中人們使用交友軟體的經驗,配合社群參與者的告白,在層層遞進的問答中無可自拔地呼召出一股「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集體寂寞」,【1】當親密被虛擬言說,眾聲喧嘩後只餘無止盡的尋找與落空。

終場,社群參與者把手機留在台中央橫梗的巨型顯示器上依序離開,象徵自我扮演的工具被懸置在空間裡,虛擬終究難以成真的隱喻,情感上挑戰了演出原本透過交流梳理出的對話空間,性與親密的特殊性被高舉,孤獨再次以熟悉的修辭娓娓道來,成為現狀中最醒目的現實,針對虛擬本真性的探問與省思,似乎餘下欲言又止的悵然。

從紀錄片《你找什麼?》、2019年國家兩廳院「國家級約會計畫」,到2020年高雄電影節VR作品《霧中》,導演周東彥長期耕耘關注當代科技生活,(尤其是男同志群體)對親密關係的想像。《虛擬親密》從作者身分經驗出發,以社區劇場及田調工作坊盡可能含納更多元的社群樣貌,當各形各色的真人從交友軟體背後現出肉身,自抒創愛並存的情感記憶,虛擬在當下被重述為事實,親密彷彿活著走出App對話的字裡行間,成為一抹時下情感風景的動態素描。然而如同因為疫情只能透過鏡頭跨海共同參與演出的澳洲導演所言,「虛擬」不必然源自於科技,當現實不再等同真實,在無處安放的疏離與渴求之下,仍有諸多低聲傾訴、尚待成形的可能,值得緩步尋覓。

 

註釋
1、〈節目簡介〉,《虛擬親密》節目單。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