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來談情說愛的小生」遇上「無戲可說的辯士」《當迷霧漸散》
4月
04
2019
當迷霧漸散(臺灣戲曲中心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41次瀏覽
楊慧鈴(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語文學系博士班博士生)

選擇了以辯士作為開場/串場人物,《當迷霧漸散》從一開始就奠定了以「臺灣電影發展史」作為背景,來與林獻堂個人生命史互為對照的基調。在敘事形式上,日治時期的電影辯士與電影拍攝現場所交混出的虛構軸線,使得林獻堂的一生在舞臺上被改寫成一部生成於跨國資金合作、文化血統混雜而「百變千幻不思議」的「正宗臺語電影」。演出時空穿梭在清領時期的十九世紀末、日治時期、戰後初期到六○年代的臺灣、日本、中國之間;各個時期的林獻堂也交錯,甚至同時出現於舞臺上,企圖在當下的這個歷史時間點上,再現出作為(某種)臺灣人代表的林獻堂之《Me,  Myself, and I》(本劇之英文劇名)。

不同於火車所代表的功利效率,同樣作為西方現代文明的象徵,電影所代表的大眾文化乃是通向故事與夢想;而最貼近一般大眾的夢想大概就是愛情了,所以談情說愛的內容永遠是電影劇情的最大宗。但,《當迷霧漸散》一開始就向觀眾宣告:「我不是來談情說愛的。」而且因為很重要,所以還講了三遍(以上)。作為一個小生,不來談情說愛,那是要來幹嘛的呢?說教民族大義、國族認同?無論是假天真、還是真糊塗,作為歌仔戲觀眾最關心的永遠是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愛情歷經了十八年的生離,再相見會是怎樣的光景?可是,一開始便說了,不是來談情說愛的這齣戲、這位小生,情人的久別重逢當然不會是重頭戲。然而,講到忠孝節義這等倫理綱常,又哪裡贏得過儒家教忠教孝的本領呢?於是,作為唱出臺灣最廣為流傳的一句戲詞「我身騎白馬啊~走三關」的歌仔戲男主角薛平貴,在這裡硬生生被京劇裡過昭關的伍子胥、牧羊的蘇武與變節的李陵給搶盡了鋒頭。說好的「歌仔戲浪漫新美學」的一心戲劇團呢?還好,臺上還有出身農家的獻堂祖母羅太夫人(許秀年飾),在林獻堂之外,偕同天才童星小秀哖,一起牽引出戲內戲外的多重歷史對話,拼貼了社會史、影藝史、個人史於同一座舞臺──一個虛幻與真實並列、共構的後現代舞臺,再現了正宗臺語電影「外來與在地共生」,以及「意符與意旨不斷滑動、重組並重生的文化場域」之面貌。

看著臺上顯然連「站姿」都沒有設定好,以至於失去「定位」而顯得尷尬的老獻堂,以及面對的不是默片因此顯得多餘的辯士。令人不禁想起詹明信充滿爭議卻又非常迷人的名言:「所有第三世界的文學,講述都是國族寓言。」但,此刻我們面對的是「起得太晚的國族」,還是「來得太快的後國族」?是一如「人們無法在沒有先成為後現代的情況下成為現代」所言一般,身為臺灣人,我們「無法在不先成為後國族的情況下建立國族」?會不會,我們以為,歷史迷霧已漸散,我們已經有條件能講述「臺灣國族」的時刻尚未到來,就已消逝?我們仍舊只能繼續選擇假天真或真糊塗,方能看透這傳統戲劇所設定的忠孝節義的虛妄,並在這虛妄的理念所營造出的政治現實夾縫中,開創出一方可以安然談情說愛的日常舞臺?

歷史的迷霧究竟是漸散,還是漸濃了?

《當迷霧漸散》

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19/03/31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全劇到了結尾仍是一場迷霧,是誰的夢囈?誰的呢喃?施如芳並沒有給這團迷霧明確的答案,題為「迷霧漸散」,在那段模糊不清的歷史過後,臺灣人的命運仍在一場迷霧中,散不去的是深深的惆悵與無力感。(林立雄)
4月
11
2019
為何要跨界?為何要引進多媒體?為何要用新的形式實驗?是為了讓多元迸發出更多可能嗎?會不會反而顯得侷促、貧乏?「為什麼」之後在思考「如何做」,更是傳統劇場在思考過去、現在與未來不得不迴避的問題。(程皖瑄)
4月
08
2019
《當迷霧漸散》將不同元素互相碰撞、彼此呼應,可惜在缺乏框架而由觀眾自行組合的情況下,結構缺乏一致性。雖說不是用「歷史事實」來具體證明,而是從歷史中選擇「材料」加以闡釋;不過,事件的組合仍應依存情節來展現,非如此劇出現過多記憶穿插而導致混亂的現象。(吳旻真)
4月
05
2019
只是,迷團果真仍在,卻不是歷史本身,而是看待歷史的方法。一個不說話的人物,從字冊走上舞台,可以如何表現?晚年的林獻堂仍是一片空白,夢裡帶著我們看戲,舞台如此多嬌姿彩,唯其不可承受之輕令人咀嚼不已。(紀慧玲)
4月
04
2019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5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