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劉美芳

但好端端一齣京劇何以在此完全溢出了自我敘寫風格,產生如此怪奇的跳躍?令人驚詫的是演出在此便戛然告終,井邊相會後何以就不被納入「別後」範疇,徒留觀眾疑惑滿懷。創作者在書案燈前固然可以縱情馳騁意念,搬上舞台的製作難道也可如此恣意任性?(劉美芳)
十二月
07
2020
全劇服裝上雖仍一本繁複華麗風格,為強調風神寶寶的紅孩兒本色,即使喪父也不肯換下一身紅裳,又是對傳統服喪文化的強烈反叛。作品敢在兒童劇中探索生命課題,甚具企圖壯志,不斷提出質疑卻未能有融貫一致的旨趣,徒留片段珠玉。(劉美芳)
八月
18
2020
《趙氏孤女》標榜是「當代戲曲讀劇」,走出排練場嘗試以特有的呈現模式售票演出。劇中語言近乎日常生活用語,固然淺顯易曉,符合「聽戲」旨趣,卻也因而沾附了濃郁的舞台劇情味。尤其是國台語交雜的使用,儘管是現實生活的投射,終究沒能留存歌仔戲/戲曲漂亮獨有的氣口聲韻;孰得孰失,頗堪深究!(劉美芳)
五月
04
2020
為了歷史與情節的鋪陳而創造出共二十六個場次,難免有破碎之感,但是由於緊扣著「俠」的意義與生命歷程轉變,仍可看出此劇立足於歷史的真實上,意圖說明俠的意義。(蘇恆毅)
四月
23
2018
八零年代崛起的霹靂布袋戲在此基礎上加入影視電腦特效,創造擬真的畫面效果。《風雲再起—幻海星塵》將影視鏡頭概念運用於舞台現場:落崖時拉開前方屏幕,偶身在演師刻意操持的慢動作中,翻起翩翩衣袂緩緩墜落,營塑淒美的視覺感染。(劉美芳)
七月
19
2016
情節邏輯、人物性格安排上疵誤處處,才提襟袖便擋不住肘膝見露的窘境。不可見的心魔終究說不清楚講不明白,只好在終了前以幕後配唱交代「無影做煞,期待的是有影」;啥是「有影」?主體不明,只怕續集裡影子還是難以看得清楚!(劉美芳)
十二月
16
2014
此劇有意別闢蹊徑,試圖將周成自傳統尋花問柳、拋棄髮妻的惡人形象中解脫,合理化其言行舉措,為其諸多不堪的行為尋求重新詮解的可能。立意雖奇,怎奈劇情安排矛盾處處,人物的設定問題重重。(劉美芳)
十二月
08
2014
劇中人物各有立場,白素貞的堅持,許仙的躊躇,青蛇的義憤,皆若昔常故態;獨法海見勢不可為,選擇隱退不再扮演正義公理的仲裁者。轉換看待與敘述事件的角度方式,故事便有不同面目,編劇在邊際遊走卻輕輕放過精彩的多元觀點,似欲翻轉詮轉卻又為事件所縛,空留支持多元成家的冷笑話。(劉美芳)
十月
20
2014
李寶春在翁偶虹原作基礎上重排此劇,企圖整舊為新。全劇十幾場戲概依事件發展架構情節,雖然火熾熱鬧,場次則稍嫌繁瑣,不夠簡潔明暢。即使《雲羅山》曾順利於氍毹場上搬演,與今日所見必有不同。(劉美芳)
十月
02
2014
雖是多元麗彩的曲調風格,咬字牽韻皆已在地化;佐以父子精湛的椰胡與大廣弦演奏技巧,傍著聲情托腔,分寸掌控細膩。演員唱得漂亮,觀眾聽得過癮,久違的「歌仔」戲,終於「再現」!(劉美芳)
八月
08
2014
《鬼梧桐》稱得上是歌仔戲男版佯狂的〈失子驚瘋〉,【福路倒板接彩板接慢中緊接緊中慢】,特別以大段的北管音樂營塑氛圍。怎奈扮演昭揚池的還沒與樂師建立默契,該讓人看得心頭火熱的段子,只有一再重複的比劃,如何「再現」風華?(劉美芳)
七月
23
2014
(南管)與小嗓唱唸的崑曲,音域差距的窘態已無可隱;若與崑劇女小生對戲,其勢之慘烈自可想像!而本劇南管音樂設計又不採較「正曲」高小三度音的「戲仔曲」,徘徊游離在二者之間,既失正曲的典麗,又難以應付氍毹場上的節奏需求,徒然落得個難為的尷尬。(劉美芳)
四月
02
2014
宗教講究全然的遵奉信仰,廟寺道場纓絡環繞,信徒虔誠頂禮膜拜,無有不宜。劇場裡以藝術呈現為第一要務,即便是「教育劇場」,也非直宣教化,「參與者」更不是一般觀眾;即便如此,這類劇場還是必須並重藝術、娛樂與教育。(劉美芳)
三月
13
2014
撇開命題的大稻埕與茶,跳脫依傍雙小生發展情節的設計才是本劇最大的驚喜。劇中所有衝突緣起都來自女主角茶園女工翠芬:兩男愛一女,一是茶行貴公子,一是長工窮奴僕。一顆心如何酬報兩個男人的摯愛?不管論情就義如何結局,終究是由翠芬掌握著自己人生的主控權。(劉美芳)
二月
27
2014
暢懷酣唱的發洩與跳躍,和佛家恪遵誡律格範的嚴謹形成極其有趣的對照:少了莊嚴肅穆的沉重,換取弘法的熱切共鳴。美中不足處在於戲曲演員與聲樂歌者轉喉運腔方式差異過大,不和諧感常生硬斲損演出節奏。(劉美芳)
二月
27
2014
江湖歷險翻轉了武俠的傳統書寫,更在雜然竄入的無厘頭表象下,隱隱投射青壯自我對無法完成的夢想與錯過的情感難以抑扼的淡淡輕愁,建構輕武俠、懷舊輕悲劇的調性。(劉美芳)
十二月
16
2013
河洛歌子戲團一向以製作「精緻歌仔戲」自許,縝密的讀劇排練,不苟的嚴謹態度是其一貫的理念。《海瑞打虎》的藝術成就雖遠不及故作,但劇團招牌還在,製作好戲精神不減,相信其必能蓄勢再起重創新局!(劉美芳)
十二月
05
2013
留予即興表現的空間,情節大綱無法為劇中人物性格或情節推衍鋪陳層次,每每興之所至便或此或彼,全然經不起理性的剖析,徒留當下不知所以的情感渲染!(劉美芳)
十月
14
2013
全劇結構設定為兩大脈落:一是結合歷史與傳說,另一主軸則是歌仔戲班(田都班)散班前末場演出時的後台人生。兩條主線交織呈現;可惜劇本沒能為場上扮飾與現實取捨間設計更多的對照或呼應,戲台前後終究還是兩個無關的世界。(劉美芳)
十月
07
2013
每一位演出者不論輩分資歷,不只要在原有根柢上展現專業,還得招架陌生新領域的挑戰。豫劇與歌仔戲同屬地方戲曲,有著相同生猛的自在與包容;不同劇種以迥異的語言音樂同台飆唱,竟然沒有太大的牴牾,確實是意外地驚喜。(劉美芳)
八月
07
2013
歌仔戲演出當然不能全靠七字、都馬撐場,於是「因詞創曲」衍生出許多新編曲調;然而新編是否必要,數量比例是否適切,分際難捏皆是課題。尤其諸多急於敘說「字多腔少」的新曲調,雖有一洩而下的暢快,但演員無從展見行腔轉韻的功力。(劉美芳)
七月
11
2013
哀帝不斷在色慾與情愛衝突中自我角力,挑戰著友情與愛情間無法言說的界線。可惜異男董賢對劉欣由堅拒到接納的層層鋪陳中,同志情感的描寫隱而未顯,性別成色嚴重不足。(劉美芳)
七月
02
2013
劇中的天香公主不論「被選擇」作為政治議和的棋子,或是「自主選擇」抗兄救夫喪身殞命,都缺乏清楚的意識作為,所有的義無反顧終究歸結到「落土八字命」的宿命議題。(劉美芳)
三月
15
2013
遺憾的是演出時多數的演唱選擇以對嘴的方式處理,完全背馳了每次演出文本都該是唯一獨有的劇場價值。即興的發揮本也無可厚非,但不該使用不恰當的語彙,尤其在兒童觀眾面前。(劉美芳)
三月
12
2013
帶藝從師的孟逸嗓音身形條件俱佳,文武戲都能拿得出手,行腔轉韻也能在藝師的技巧引領下發展本色。《鐵面情》第四場責夫時的【七字調】結句:「枉我為你費心神」,前四字完全展現標準廖派轉腔特色。 (劉美芳)
二月
27
2013
全劇以〈龍淚傳說〉開啟皇帝為太后之病親身歷險求珍稀奇藥龍淚的歷程,經過重重難關謎團漸解,歸結出惟有真情能療癒心病的主題。編導敘述刻意打破慣性邏輯,多次運用意識流手法不憚其煩的解釋事情根由;雖能一一為劇中人物合理化行為動機,仍不免陷入自圓其說的尷尬。(劉美芳)
十二月
13
2012
公主泣赴皇陵,一身縞素,劈叉、鷂子翻身、跪步、蹉步都成了小兒科,連耍甩髮都用上了。諸多高難度的動作安排展現了演員紮實的武功根柢;觀眾看得目不暇給,掌聲也給得毫不吝惜。(劉美芳)
十一月
21
2012
我們看到一個強調已然成熟的劇團,耗時費力完成了一場「師生聯演」。場上除了有隸屬劇團的核心成員,還有外調的專業演員、「蘭陽舞蹈團」舞者、「群藝意象」的武行人員,以及「結頭份社區發展協會」的鄉鄰百姓,展現出多元的身體素質與表演能量。(劉美芳)
十月
17
2012
藝生囿於個人現實條件不同,想要做到昔日伶童習藝「凡一顰笑一行動皆按節為之」(《清稗纇鈔》)的地步確實有所不能。三人皆是帶藝從師,本來根基既成,強欲改造難度極高。身段動作矩範清楚,尚且易於一招一式雕磨;唱腔的模仿才是考驗。(劉美芳)
十月
0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