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林采韻

劇末(相對)原汁原味的牽亡歌陣,搭配亡魂歌隊為父親送行,紙錢紛飛的舞台畫面魔幻而唯美,更點出了牽亡歌「勸善」又「勸亡」的真正意義,不再只是借用本土音樂元素而已,而能真正與情節扣合。此外,音樂上的「傳統曲調新詮釋」,也呼應了劇本對傳統家庭價值的翻轉。
一月
12
2023
這齣音樂劇展現躍演劇團藝術總監曾慧誠一貫的作風,以清楚的音樂劇實唱Belting演繹出介於頭音和真聲之間的唱功,比起之前大型製作《釧兒》又更自在地換位。(孫唯思)
六月
11
2018
生理性別為女性的唐美雲,因其行當為生角而演出男性角色;劇中卻必須「反串」演出旦角的蛉子,這本屬於他生理性別的人物,反倒讓我感受到某種不安。這何嘗不就形成全劇在表演系統裡最饒富趣味的性別論述。(吳岳霖)
七月
05
2017
若將舞者每人視做一個聲部而非整體六人是一個聲部,六名舞者和鋼琴家(貝多芬),分別行走在自己的軌道上,在平行空間裡他們時而交錯、分離,因此每個個體都有其獨立的結構。(林采韻)
四月
13
2016
表演36房小劇場是「優人表演藝術班」學習場域,這批目前就讀大學、研究所的青年優人回到自己成長的地方,以練習、玩空間為名,傳遞的訊息,不在於證明自己能夠做些什麼,而是放手挖掘自己可以玩出什麼。(林采韻)
九月
08
2015
國內外演員,在一段時間的相處後,已培養出一定的默契,台灣歌手聲音上的說服力,與國外「職業」的歌劇演員也能並駕齊驅,尤其是蔡文浩飾演的洛可戲份吃重,他的歌聲呈現「穩如泰山」的局面。(林采韻)
七月
30
2015
十三人樂團的合奏默契和刻畫細節的能耐,達標了嗎?的確,與過往相較,樂團的功力明顯提升,整體的音色、聲部間的交融,甚至獨奏部份,演出者展現自信,都不同以往。(林采韻)
十二月
18
2014
陳慶恩的音樂,雖然不時有精采鋪陳,但在聲音處理上,似乎可以更大膽。或許因文本已預設框架,歌唱的部分多半為獨唱,缺乏重唱等其他形式變化。譬如蕭紅與蕭軍的磨擦,應可透過重唱的設計,凸顯貌合神離的狀況。(林采韻)
十一月
12
2014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不是純情痴心的日本小故娘,而是一位在人生坎坷背後,敢愛敢恨的女子,以一己之力對抗命運的掌控。突顯這位深具個性與自我意識的女子,林玲慧音色上不以美為雕飾,力求傳遞真實的情感。(林采韻)
九月
19
2014
1920年代的酒池肉林不見了,卻被破敗的舞台、幽禁的氛圍全面反撲,節目單中號稱「希望華麗的戲服可以引起台灣觀眾的共鳴」,但那華麗的戲服和場面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時代崩解時緊抓著高貴但實為廉價的品味。(林采韻)
七月
28
2014
立足「原創平台」基礎上,三組主創人馬大都屬音樂劇創作領域的新鮮人,他們的專業仍在摸索階段,就創作的完成度而言,理當給予較寬鬆的衡量標準。但有了首次演出經驗,或許策展人可以開始加溫了。(林采韻)
六月
30
2014
整個樂團從前排至後排每位成員,都拚命三郎般努力拉奏,傳遞出榮耀與自信,遠遠把過去幾年風雨飄搖的日子拋諸腦後。這是樂團和指揮間奇妙的化學作用,也展現一種革命情感。(林采韻)
六月
19
2014
相較於國外作曲家繳交的心得報告,台灣兩位新生代作曲家的作品,說旋律有動聽,說架構有層次,說技法有巧思,獨奏樂器大量炫技的鋪陳,讓曲子活靈活現效果卓著。王乙聿和陸橒這兩位作曲家,均熟稔於國樂器的演奏,也專精作曲,勇於用新世代的眼光翻轉國樂團。(林采韻)
五月
27
2014
《英雄生涯》具有戲劇性的高潮迭起,樂曲中樂團首席有重要的獨奏片段,水藍小施心理手段,商請多爾入列與法國號團員並肩吹奏,有了「老大」當肩膀,團員少了畏懼,多了大鳴大放的動力,帶動樂團整體的自信。(林采韻)
五月
13
2014
只見賈洛斯基以透亮的音色,不急不徐不費吹灰之力的周旋在韓德爾的音符當中,在炫技之餘,聲音的戲劇情感和臉部的表情不打折扣。〈偉大的朱比特〉測驗的是「持續力」,歌曲一上場,就是一段超過十秒鐘的長音,接著是雕塑音色的慢燉樂段,賈洛斯基以細膩的唱腔展現極佳的平穩度,自然收服了觀眾。(林采韻)
四月
28
2014
在慢搖的過程當中,樂器在舞者的懷抱中成為肢體延伸,樂師手中的樂器,不再純粹只是發聲的工具,轉為帶動肢體的觸媒。就在這搖起之間,舞者和樂師的關係愈來愈密切,兩者的界線也就慢慢模糊了。(林采韻)
三月
12
2014
台灣音樂劇人才濟濟,但是人才需要觀眾和舞台的滋養。台灣文化主管機關,不時將打造「百老匯」、打造台灣《歌劇魅影》掛在嘴邊,現實是,提供原創音樂劇的演出劇場付之闕如,當然無法像百老匯般夜夜笙歌。(林采韻)
十月
02
2013
在李小平與作曲家洪千惠的攜手合作下,擊樂試圖以各種形態進出舞台。馬林巴琴緩緩徐徐的在舞台上推移,如同一具具從戰場送回的棺木。團員化為士兵,在台上施展京劇基本功法十八棍,耍棍之際結合節奏進行打擊,具趣味性更具戲劇張力。(林采韻)
六月
03
2013
好劇本+好創意+好團隊+好歌舞,這原本應該是一場精采的演出,但結果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一比高下立見,如同陷入續集的魔咒。二部曲的差強人意,不在於舞台的簡約、金曲歌手(《很久沒有敬我了你》主打金曲歌手)的多寡、參與者的人數,而在於「態度」。(林采韻)
十月
02
2012
北市交的《丑角》與《鄉村騎士》,在國內劇場導演王嘉明以及編舞家姚淑芬的捉刀下,成功進行再詮釋,賴宣吾拼貼風格的服裝適度發揮畫龍點睛的功效。然而回歸音樂本身,歌手水準參差不齊、合唱團差強人意,所幸樂團表現穩定中求進步,最終讓全劇順利落幕。(林采韻)
九月
10
2012
林玲慧的蝴蝶夫人,有時調皮,有時可見早熟,讓蝴蝶夫人更加活脫,林玲慧走的不是純真路線,更多是對抗命運的掌控。她的歌聲不以美為雕飾,以更多真實情感,賦予角色血肉。她的歌聲以持續力和穩定度,使得每首歌曲到達其應有的效果。 (林采韻)
七月
31
2012
在《存在:靈感來自池田學的畫作》中,劉韋志動用了十位演奏家、高達140樣大小樂器,大膽進行音響試驗,藉由拼貼的手法,試圖展現日本畫家池田學筆下極度微觀和巨觀的畫作。將微觀與巨觀移植到音樂的空間中,如同細節與結構的相呼應,必需在作曲家和擊樂者兩方高度的設計與體現下才能完成在舞台上,兩方的微觀與巨觀可見表述,至於融為一「格」仍有精進空間。(林采韻)
五月
16
2012
舒伯特的《偉大》,到了哈丁的手中,凸顯的是歌唱性和流動感,而為了流動,他嘗試加速的處理,使得樂曲行雲流水,細節自然無時強化,減低了樂曲宏大的框架。他的「加速」與前輩指揮的名演相較,顯見對比,以第三樂章來說,馬舒與萊比錫布商大廈的錄音為14分25秒,哈丁的只有9分39秒。(林采韻)
三月
05
2012
「華人三傑」走的是溫良恭儉讓的氣質,猶如兩位風度翩翩的男士面對一位女強人,楊文信細膩的琴音、胡乃元內斂的表現、陳毓襄外顯的爆發力,讓三人的合作走的不是交鋒,而是讓賢的劇本。(林采韻)
十二月
30
2011
馬勒尼尼平穩代打,堪稱扮演安全牌的角色;飾演女主角阿依達的女高音卡芭圖,音色丰采皆不如她的情敵──次女高音芮那爾蒂飾演的埃及公主安奈莉絲,她在演、唱上的差強人意,也難怪男主角再怎麼唱也熱不起來。(林采韻)
十月
28
2011
戲中的清官,說著一口京腔、全身如同京劇演員的打扮,讓人忍不住要問,何時京劇與清官已畫上等號。呼應清官,在現代的劇情上,則安排了一位果汁大王,他仗著惡霸金主的姿態,完全不尊重夢想家舞團的藝術,於此又讓人忍不住再問,賣果汁的就不懂不文化嗎? (林采韻)
十月
13
2011
如今登場的《無極》,演員功夫已不能同日而語,舞台服裝設計極度用心,整體令人看得感動,但仍缺「東風」。 (林采韻)
九月
20
2011